劫貧濟富到劫富濟貧

2006.03.15 by
數位時代
劫貧濟富到劫富濟貧
縮小貧富差距,是去年共產黨第十一個五年發展計畫的重點,也是剛結束的北京兩會討論議題之一。隨著今年全面取消農業稅、加大對於農村建設投資、以及偏...

縮小貧富差距,是去年共產黨第十一個五年發展計畫的重點,也是剛結束的北京兩會討論議題之一。隨著今年全面取消農業稅、加大對於農村建設投資、以及偏遠地區學童學費全額補助,看來是玩真的。
「讓一小部份人先富起來,」是八○年代改革開放時的名言,以目前沿海城市來看,目標已達成,而順著這個邏輯透過建設大城市,創造大量基層勞動工作(公共建設、蓋房子和幫佣),吸收農村過剩人力的做法,則面臨修正。
這種模式導致上億人口從農村湧到城市,對戶籍管理和治安是很大挑戰,而他們在城市所受的次等待遇(工錢經常拖欠、居住和飲食條件差、小孩無法就學),讓被剝削感更為嚴重。

中國農民被剝削感非常嚴重

有一句話說,「中國的現代化由農民買單。」他們承擔國家主要稅收,但是不享受醫療保險和退休年金,中國加入WTO時受衝擊最大的也是他們,等於是劫這群貧農去救濟城市的富民。農村基層幹部的不當徵收土地和私吞政府補助款,是農民痛苦的另一來源。根據外電引用中國政府數字,去年中國農村共有八萬七千次抗議衝突,顯示情況相當惡化,迫使中央政府放棄五年逐步取消農業稅作法,一步到位。
縮減貧富落差從表面看是社會議題,骨子裡還是財經議題。把一塊錢投資在城市和農村,那裡能產生的外溢效果更高?過去幾年,主張前者的意見蓋過後者,因為把農村建設好,也難以吸引外資並創造就業機會,中國必須從農業社會過渡到工業社會,而不是擴大發展農業。
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農業在中國一直沒有起色,造成農村沒落和農民生活條件下滑,並不全是對農村投資不足所致,說到底仍是產權問題。中國的土地所有權屬於政府,農民只有使用權,這個使用權又很難轉移和交易,使得採行類似美國的大面積農場耕作方式無法落實,農民也缺乏投資意願,不想購買高價耕作機或開鑿灌溉用水道,因為不確定錢花下去之後,那天村長就編理由把田徵收回去。

農地產權是否改制,影響未來經濟發展

這也牽涉中國政府最敏感的神經:產權問題。目前它仍無意放鬆,只願把部份城市經費轉到農村,劫富濟貧。但是,套句秘魯經濟學家索托的名言:「世界上的窮人之所以窮,不是因為沒有資本,而是手中的資本沒有被活化(activate)。」
當資本家都能加入共產黨,民營企業的第一桶金原罪也不再被追究時,農地產權改制與否,將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穩定因素,或者動亂來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