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還是「火燒連環船」

2006.03.01 by
數位時代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還是「火燒連環船」
眼看二次金改就要失敗,金融市場好戲卻來了。官股四合一不稀奇,新橋(New Bridge Capitals)投資台新也是單元劇,最精采的是兆豐...

眼看二次金改就要失敗,金融市場好戲卻來了。官股四合一不稀奇,新橋(New Bridge Capitals)投資台新也是單元劇,最精采的是兆豐金表態投資台企銀,中信金說買進兆豐金,不甘寂寞的媒體更爆出國泰金同時握有中信金和兆豐金的股份。
這齣連環好戲,前後兩個都還正常,是「大併小」,但是中間這場中信金打兆豐金主意的戲碼,卻是反常的「小併大」,讓市場懷疑其中虛實,但是直到久未露面的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挺身而出辯護,大家才看出原來只有這個「小併大」最實在,兩個「大併小」只是虛虛實實,虛者居多。

論心機,各有盤算非外人能懂

首先是兆豐金對台企銀的投資,許多人覺得在兆豐金旗下兩家銀行合併兀自相持不下時,不太可能購併台企銀,因此忽略這個交易,然而對鄭深池而言,最重要的是蟬連兆豐金的董事長,因此購併台企銀可以作為「毒藥丸」,嚇阻有意競爭兆豐金的人馬,同時也可以作為暗助己方人馬的活棋,因為台企銀如果真的併入兆豐金,可以設定有利台企銀的換股比例,讓自己人迂迴得利,演出「木馬屠城」的特洛伊好戲。
接下來國泰金對中信金和兆豐金的持股,可能只是「近可攻,退可守」的考量,因為國泰金透過旗下國泰人壽持股,不但由來已久,而且對台新金、第一金及玉山金都有投資,應當是財務性投資,否則不會如此分散,同時自從中壽投資開發金之後,使用壽險業資金來併購的難度大增,毫不遮掩購買各種金融股的國泰金,策略性思維的色彩較淡。
反而是中信金的動作最耐人尋味,因為關於鄭深池和中信金聯手的傳聞已經在市場上流傳以久,中信金透過「假外資」回頭投資兆豐金的流言也甚囂塵上。雖然許多人質疑中信金的實力,但是這種說法忽略了舉債融資的可能,以及兆豐金、中信金的獲利能力,中信金在雙卡風波中受傷不可謂之不輕,之後更大量以特別股及債券來籌資,並沒有拿來大規模打呆,實力仍非同小可,同時兩家金控每年獲利三百億元,可以透過設計回流到辜家手中,如果再加上外資及兆豐金的「內應」,要拿下兆豐金何難之有?金融業高槓桿的特性,為這起「以大吃小」的交易,提供無限可能。

論輸贏,沒人有絕對勝算

何難之有?到處。即使沒有國泰金的干擾,還有富邦金、元大證券等子彈充足的金融機構,設法取得中信金的股票,畢竟中信金比兆豐金總價便宜多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危機,是「以小吃大」交易的最大風險,中信金不會不懂,因此用外資等方法來迂迴轉近;更大的風險倒是著眼於「近可攻,退可守」而投資於這一連串名單中任何一家金控的投資人,如果兆豐金夠狠,以高價吞下台企銀作為毒藥丸,那就成為一場「火燒連環船」的妙計,因此任何一個有心人,都必須和兆豐金先打聲招呼。沒有默契的人,還是看戲就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