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明~「台灣擁有發展生醫產業的大好機會,

2006.02.15 by
數位時代
許世明~「台灣擁有發展生醫產業的大好機會,
身為一個在美國醫學界功成名就的台籍科學家,許世明長期從事病理免疫診斷之研究,他的論文被引用的次數超過一萬二千次,在一九九○年代他還被列入諾貝...

身為一個在美國醫學界功成名就的台籍科學家,許世明長期從事病理免疫診斷之研究,他的論文被引用的次數超過一萬二千次,在一九九○年代他還被列入諾貝爾獎得主名單,許世明是唯一一位被列入此名單內擁有中華民國國籍的科學家。將近十年前,許世明決定回台,除了打算奉獻所學,他想要實現一個他在美國的前半個人生都沒有機會實現的「夢想」——從頭帶動台灣生物醫學產業的發展。
對台灣而言,生醫產業似乎遙不可及,甚或有些人懷疑到底有沒有生醫產業?根據景順集團舊金山健康護理產業資產組合經理麥約倫(Mike Yellen)指出,在人口結構邁向高齡化、新興市場崛起和醫療技術的進步之下,生醫產業或健康護理產業絕對具有穩健且長期的市場需求。
目前身為新竹生物醫學園區籌備處執行長的許世明則指出,投顧公司SG Cowen Securities曾經分析亞洲各國生技產業的競爭力:台灣名列第一、次為新加坡,積分遠超過中國大陸與韓國。若從臨床醫學研究來看,以論文被引用次數的高低來排名,台灣為世界第二十名;在亞洲,僅有日本與澳洲領先台灣。若以臨床試驗的論文數目來比較,台大醫院僅次於澳洲昆士蘭大學為亞洲第二。

生技公司通則
研發大量外包學術機構

新竹生物醫學園區是許世明的醫學「伊甸園」,佔地三十八公頃,就在新竹高鐵六家站附近。二○○三年行政院正式核定「新竹生物醫學園區計畫」,預計投入二百三十七億的經費,希望藉由此計畫,整合生技公司、國家醫院和學校,為台灣生醫產業啟動聚落效應,促成生醫產業的發展。
許世明強調,「生醫園區一定要擺脫過去新竹科學園區的作法,不能只以製造、代工為主,而忽略了與學術界的合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台灣多數的生技公司資本額都不到一億,光靠自己埋頭苦幹絕不是辦法。根據他手中的資料,目前在經濟部登記的生技公司共有一○八家,平均資本額約為一億五千萬元,扣除台醫、太景等少數幾家十億級的生技公司,平均資本額立即降為八千萬元,而一千萬元以下更佔了一半以上,有五十三家之多。
他表示,以歐美生技公司為例,每年所投入的研發經費比例,約佔公司支出的四○%以上,多數與學術界密切合作,「公司大小或許不重要,重要的是台灣有多少生技公司重視與學術界的合作?」
許世明說,「一個生技產品的開發與市場,必需要經過R-D-A三個步驟,R代表研究(Research),D代表發展(Development),A代表應用 (Application)。」
產品原則上不脫R-D-A三步驟,但是生技產品在前半段,常常需要學問、知識與技術。「台灣的生技公司在有限的資金和人力之下,一定要學習歐美大型製藥公司,將幾近一半的研發外包給大學、醫院或其他有特長之生技公司。分工合作,才能在最短時間,以最有效的方法來開發產品,推上市場,」許世明表示。

台灣競爭強項
IT優勢和高醫療水平

許世明認為台灣擁有深厚的生醫潛力,只要能有效的整合,即可發揮最大的整體效能。然而去年年底新竹生醫園區的預算才在立法院慘遭刪減,卻讓許世明感到相當沮喪,「台灣絕對有發展世紀產業的本錢,但成功的機會取決於國家的政治決心、執行力和嚴謹度,」許世明接受訪問時嚴肅地指出。
誠如英國科技大臣聖斯伯力(Sainsbury)所說:「對台灣而言,直接躍進生物科技的頂端是困難的。台灣過去並沒有顯著成功的案例。生物科技對創新性科學的倚賴程度,遠超過工程製造技術。」許世明認為台灣不是完全沒有機會,但必須在新藥研發、試驗、與上市過程等價值鍊,找到合適可行的切入點,就像台灣之於全球半導體產業和電腦產業般。
事實上,他認為以台灣所擁有的資訊電子產業為基礎,選擇生技產業項目時,可先從醫療器材作為轉進的第一步。科技諮詢顧問公司Frost & Sullivan也認為台灣可考慮發展個人醫療所需要的工具或器材,而不一定要選擇馬上切進治療領域。許世明認為這樣的策略其實和以色列十分類似,以往以色列也是以資訊電子產業為主,但在政府主導下,目前創投資金均已轉入生醫科技。
「像可穿戴式生物訊號感測器,結合台灣的紡織產業,除了應用在病患和老人身上,甚至可以應用到嬰兒、小孩、孕婦或任何人身上」,許世明更說,「醫療器材在微形化、資訊化、便利化與新材料引進利用下,勢必成為步入老年社會追求的必需品。」將台灣IT產業的優勢和高醫療水平結合,建立一個以人為本的「e-health」生醫園區,一定可以成就台灣下一世代的發展機會。
許世明指出,台灣的醫療研究與服務水準在亞洲數一數二,每年三百多人接受器官移植,其中腎臟和肝臟移植,病人存活率與美國相當,甚至有超越美國的情形;而其他手術或各種治療效果也很優秀。台灣醫療服務應可以建立口碑或品牌,創造一個吸引亞洲其他國家醫師來台進修學習的環境;當這些醫師返國之後,將可協助台灣醫療服務產業推向國際,間接也促成台灣生技產業的發揚光大(含醫療器材產業,因為醫師會習慣使用台灣所製造的醫療器材)與在亞洲的領導地位。

醫療產業火紅
台灣靠新竹生醫園區一拼

許世明同時也表示,國際合作其實是新竹生醫園區的另一挑戰,第一要務是能在亞洲出人頭地,否則連存活的希望也很難,更別說能否成功了。目前新竹生醫園區已經與美國費米實驗室合作,另外,陸續也將與梅育醫學中心、安德遜癌症醫院、IBM和奇異醫學公司合作,希望能成為國際上最頂尖的生醫園區。
儘管醫界有不同的聲音,目前新竹生醫園區的研發重點已選定以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為主軸,許世明表示,除非集中火力在特殊治療領域,結合醫學應用,才有可能勝出其他國家。像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度等國,醫療產業已逐漸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新潮流。根據Frost & Sullivan資料,預估二○一○年到新加坡醫療旅遊的人數將超過一百萬人,相關費用更渴高達三十億美元。「如果,我們的立法院,還不瞭解生醫產業的重要,繼續刪減預算,國際大廠和國際醫學中心可是不等人的,當他們前往亞洲其他國家落腳時,台灣想要發展國際化醫療是有困難的」許世明痛心地說。
雖然預算有所刪減,新竹生醫園區內的國家醫院仍將於今年夏天動土,預計二○○八年建造完成,加上創新育成中心和研究大樓,希望能在二○○九年一月正式開幕。許世明說,國家醫院將是一個具有人文關懷的醫院,結合醫療和休閒觀光,「和台灣目前所有的養老村想法也都不一樣,地處偏遠的台灣養老村規劃,會讓人覺得恐慌。所有的先進科技在國家醫院裡都非常transparent(透明),也就是讓病人融入其中,而沒有感覺。」
生醫產業是協助人類活得久,但活得更有尊嚴、且過得更快樂,讓人即使到老也能活得很有品質,許世明說,這樣的產業,值得他像唐吉訶德般義無反顧地投入。

許世明小檔案

許世明,1967 – 1974年就讀於台灣大學醫學系,現任台灣大學醫學院免疫學研究所教授和新竹生物醫學園區籌備處執行長。
經歷:
台大醫師、美國布朗大學醫師、美國國家癌症中心研究員、美國德州大學休斯頓醫療科學中心病理與實驗醫學系副教授、美國阿肯色大學醫學中心病理學系血液病理學與免疫病理學系主任、台灣大學醫學院病理學科與病理研究所主任、台大醫院副院長
成就:
許世明長期從事病理免疫診斷之研究,有許多創新發明,論著發表於國際著名學術期刊近三百多篇,甚獲國際重視。在1990年初,美國兩份重要科學雜誌《Current Content》和《Scientist》曾就80-90年代最具影響力的100名科學家作分析研究,這100名科學家最基本的條件是其論文被引用超出7,000次以上 (1991資料),許世明是「唯一」被列入此名單內的中華民國國籍之科學家,曾被譽為二十世紀90年代可能得到諾貝爾獎之人選。截目前為止,許世明的論文之被引用已超出一萬二千次以上。

生物科技vs. 生物商業

生物科技:在《生物科技大未來》(The Coming Biotech Age)一書中,作者理查‧奧利佛定義生物科技產業包含:醫藥保健產品、醫療器材、農業生物科技、生醫實驗室器材與材料,環保科技、生醫新材料,以及使用生物科技製程的工業生產。
生物商業(Bio-Business): 天然保健食品、美容保養品、精油、藥膳、機能飲料…這些產品大部份並不需要利用生物科技製程,只能算是「生物商業」。生物商業與「生物」或「科技」多少有關係,但多數生物商業產品門檻低、實質效益尚未證實,更有不少替代品,因此競爭激烈,產品壽命短淺。

國家生醫園為什麼落腳在新竹?

世界幾個知名的生技園區,都是結合大學與大學醫院的力量而建置的,日本發展的Technopolis﹝科技城﹞園區,則以交通方便為考量。選在新竹竹北成立國家生醫園區的理由有:(一)未來從台北搭乘高鐵到園區,費時不過二十分鐘左右,比起從台大醫院要到南港之中央研究院還快;(二)往來桃園中正機場方便;(三)站區的土地鄰近有台灣頂尖的大學(台大新竹分校、清大、交大)和研究單位(工研院),(四)鄰近著名的國際的新竹科學園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