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社會運動

2014.03.20 by
詹峻陽
「318佔領立法院」如火如荼地上演著,這幾天,許多年輕的朋友們都提到,他們的臉書被大量洗板,不斷地有對於服貿協議正反兩方的朋友在動態消息牆上...

「318佔領立法院」如火如荼地上演著,這幾天,許多年輕的朋友們都提到,他們的臉書被大量洗板,不斷地有對於服貿協議正反兩方的朋友在動態消息牆上貼出各種動員資訊、消息懶人包、報導或議題觀點。作為一個數位時代的網民,我們不禁感到某種程度的幸福;那種幸福感來自於透過各種不同數位平台或管道,我們可以同時容許正反資訊散布的言論與通訊自由,並且相較於前人,我們無須擔心生命威脅

這幾年,台灣與中國或全球的連結,不斷地隨著各種社群媒體平台或遠或近地連動著。我們觀察到2008年末從網路個人板的批踢踢兔(telnet://ptt2.cc)所發起野草莓運動、2010年冬,突尼西亞透過WikiLeaks, Twitter傳播,反對網路審查與控制言論,並進一步影響北非與中東地區甚至中國的茉莉花革命、2011年,由新浪微博裡傳來令人驚心動魄的溫州動車追尾事故的即時訊息、2013年暑,由批踢踢實業坊(telnet://ptt.cc)數個看板間累積人氣,最終作用「1985行動聯盟」成功聚集超過25萬人的「萬人送仲丘的白色十字」等等,我們不斷地見識到資通訊與數位科技的發展,即時訊息的傳播與動員力量。

本次「318佔領立法院」更讓我們對於數位時代的社會運動大開眼界。台灣學生與各界,運用智慧型手機、各種筆記或平板電腦,透過行動網路或各類有線、無線網路,使用LINEWhatsAppCubie等各類即時通工具聯繫,批踢踢實業坊Disp BBS等平台辯論集結而成網民言論、hackpad, Ustream即時實況影像或文字直播立法院議事場內部情況、Google文件雲端編輯平台散發彙整參與運動現場所需物資訊息、現場看到許多物資透過線上購物與快速到貨進行即時補給、透過bitly分流確保各種平台的流量均衡,社會運動者或老師們透過Facebook粉絲團散布消息,網路媒體透過Google Hangout進行實況線上論壇轉播討論,乃至於透過CNN的iReport公民新聞平台對國際直接發送即時學生運動報導等,顯見各類不同的網際網路工具、服務、平台與社群媒體已經開始融入我們的生活,不僅協助人們溝通、資訊傳播,也正在改變我們的未來。

雖然去年底南方朔在蘋果日報評論,提及近代美國學者認為目前的社會政治依靠的現有的實際結構與實力,而不是虛擬世界無法發生作用的表達自由,因此政客們縱使在數位線上虛擬世界裡的言論支持度極低,但是他們仍可透過在實質社會存在的組織結構與實力為所欲為。但不可否認地,近年來資通訊與網路科技的通訊服務與言論平台的發展,讓數位時代下的新生代展現出截然不同的社會運動動員模式,並且在本質上實現了一種新型態公民運動的可能。然而,如何虛實整合,將線上言論社群,凝聚為長期的、穩定的、真實的組織結構或社會力量,將會是我們觀察這些公民行動的重要指標。

然而,我們還是擔心政府以各種管制的名義控制這些數位時代的神經。相對於中國,在台灣的我們縱然稍稍無須擔心上述這些網際網路服務或平台被政府控制言論的風險,但我們依然面臨實體世界裡電力供應活動空間的被控制,與數位平台上電視、廣播與電信通訊網路控制在少數企業或集團的窘境。人們總是擔心害怕,通信網路被這些利益團體操弄或控制、塞車甚至斷線的風險。在這樣的時代裡,作為數位時代的子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享受這些服務業者以「通訊中立」與「平台中立」的原則持續提供的服務,讓我們的國家與社會更美好。

 

[作者]
詹峻陽為資訊社會領域學者,長期關注資通訊科技產業、社群媒體領域與其使用者行為等發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