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圍牆, 文化創意工作者 才會願意進駐

2006.01.15 by
數位時代
拿掉圍牆, 文化創意工作者 才會願意進駐
Profile 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英國上議院議員、芬斯貝里區(Finsbury)爵士 1951年生,劍橋大學英文博...

Profile
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英國上議院議員、芬斯貝里區(Finsbury)爵士 1951年生,劍橋大學英文博士(1979)。擔任英國文化部長(1997~2001)期間掌控1兆多英鎊的預算,在職務上進行廣播、電影、彩券、觀光、運動以及藝術等改革,為藝術預算增加80%、運動預算增加100%。曾擔任倫敦文化集團主席,以及在影子內閣擔任多項重要職務。

「英國發展「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的成績有目共睹:一百萬人受僱於相關產業,產生出一千種不同的事業類別,每年產出超過五百億英鎊的產值,以及二百三十億英鎊的附加價值。這個超過台灣半導體業產值兩.五倍、總值高達四兆二千萬新台幣的經濟活動,其幕後推手,就是前英國文化部長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曾經擔任英國首相的「鐵娘子」柴契爾夫人有句名言:可以沒有政府,但不能沒有工業設計。身為第一個公開承認自己同志身份的英國政治人物,一九九七年史密斯入閣擔任文化部長時,正值這個昔日工業大國必須轉型的重要時刻,而發展「創意產業」就是當時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亟欲推動的計畫之一。
創意產業大幅增加GDP
責任重大的史密斯,在擔任文化部長的五年裡,掌控了一兆多英鎊的預算,進行廣播、電影、觀光、運動以及藝術等改革,他主張文化不應區分高尚或低俗,政府也應該維持中立,搭建一個平台讓創意在上面滋養。「酷不列顛」(Cool Britannia)的構思,就是在他手上成形、實現,讓「創業產業」每年為英國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貢獻五%,這數字已超過所有的製造業,而且每年還以一五%的速度增加中。
現在的倫敦,已經不是以前工廠林立的「霧都」,「倫敦眼」(London Eye)、「千禧橋」(Millennium Bridge)和「千禧頂」(Millennium Dome)——這一系列風格鮮明的創新型建築,已是現代英國的重要標誌。在史密斯旋風訪問台灣的短短三天裡,他看到台北市民的美麗,但也看到台北與「自然環境」的溝通缺乏。以下是(數位時代雙週)與史密斯的訪問內容: 三個E一個A的創意價值

Q:在你擔任英國文化部長期間,為推動「創意產業」做出許多驚人的貢獻。可否幫我們說明,你如何定義「創意產業」?
A:我所定義的「創意產業」,是指那些從個人的創造力、技能和天份中,獲得發展動力的企業,以及那些透過對創意知識的開發,創造出潛在財富和就業機會,並促進整體生活環境提升的經濟活動,這其中包括廣告、建築、新聞、時尚、電影、音樂等非常多豐富的內容。雖然要推動的工作很多,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這些內容一定要具有容易接近(Access)、表現完美(Excellence)、教育(Education)以及經濟效益(Economic value)等四種功能。

Q:可以幫我們進一步解釋這四種功能嗎?
A:其實簡單來說,「容易接近」就是要確保最多數的人,能夠獲得高品質創作藝術的機會;「表現完美」是說站在輔導立場的政府,所花費的每一份資源與金錢,都必須用在最新、最難被大家關注到的事務上面;「教育」部分,就是學校裡的正規教育,或是政府、民間開設的課程,不會扼殺創意的火花;最後的「經濟效益」功能,則是確保創意產業裡的經濟與就業狀況,都有受到政府的認可,並從旁提供輔導。

Q:這樣聽起來,「政府」在推動創意產業時,應該保持哪種立場?
A:政府要扮演的就是科學與創新的投資者、促進者和調節器。很多國家的政府,因為掌控預算,所以喜歡「建議」個人或企業應該如何走,但我認為這非常不對——絕對不要干預他們的創作空間。過去,我利用英國樂透彩的收入成立「國家科學、科技與藝術基金」,從旁幫助藝術家做財務規劃、安排工作場所與藝術教育。英國的新聞力量很大,很多報紙都會用言論的力量監督與要求政府,有時候報紙不喜歡政府某項藝術補助案,他們就會大肆批評。這個時候,只要政府做到剛剛提到的四種功能,就應該站出來大聲捍衛自己的決策。我知道這很難,但絕對是必要的,唯有如此,才能保護剛剛發芽的創意。 讓大夥願意坐在一起動腦
Q:那你在推動初期,有遭遇到任何困難嗎?
A:當然有。雖然那時大家都知道,我們長久以來在設計、藝術擁有的力量,但就是沒人願意坐下來,仔細思量這些經濟活動的價值、影響力及趨勢。另外,大家也不相信,「創意產業」真的能夠即時為英國帶來經濟貢獻。所以我做了兩次大規模的(創意產業圖錄報告)(Creative Industry Mapping Document),雖然調查過程辛苦,很多人也不看好,但最終還是讓大家相信:「創意產業」真的能夠創造經濟價值。

Q:你覺得台灣是否面臨產業轉型的壓力,就像是你過去上任文化部長時所遇到的問題?
A:目前我還感受不到台灣面臨這個的問題。不過台灣的經濟成長如此迅速,發展瞬息萬變,只要過去賴以維生的產品,開始出現成長遲滯時,「創意產業」就會變得重要。台灣擁有很多美麗的歷史傳統,而且是個多元的社會,擁有資金、人才與發達的資訊,這對於發展「創意產業」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只要台灣或台北願意發展,未來非常有潛力。

Q:因此,你可以建議該從哪些地方做起?
A:我舉個例子。今天早上,我從飯店離開要去台北市立美術館,經過河邊時發現,河岸都被圍牆給隔絕了,實在沒有道理設一道牆,把自然環境跟市民生活隔開,這對於城市創意的培養,會是一個阻力。我想說的是,政治或社會的領導人,在發展「創意產業」時,必須要先打造適合居住的城市,文化創意工作者才會願意群聚在這裡,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觀念。 當然,教育也是重要的一環,如果學校把教學重點放在背誦、算數技巧、拼寫等能力時,會讓創意被壓抑,久而久之,社會會變得缺乏活力,這是普遍存在亞洲社會的問題。GNP(國民生產毛額)的增加,固然對一個發展中的國家而言是個好消息,但是如果沒有「文化創意」在裡面綜合,那並不代表我們活得有意義。

酷不列顛(Cool Britannia) 「酷不列顛」是18世紀愛國歌曲《Rule Britannia》的雙關語,被當時的英國媒體用來形容1997年布萊爾(Tony Blair)領軍的新勞工黨(New Labour Government),取得執政權之後的英國。年輕的布萊爾上任首相時,英國的經濟狀況非常差,為了改造老舊的英國,布萊爾把發展文化產業做為「重新塑造英國的摩登品牌形象 」的關鍵一步,其中最具象徵性的舉動之一,就是把代表傳統、歷史的「國家遺產部」改名為「文化、新聞和體育部」,而史密斯就是首任部長。媒體會用「酷」這個字,有兩種說法:一是因為布萊爾年輕,而「酷」這個字普遍存在於年輕人口中;二是因為《新聞週刊》(Newsweek)曾經以「coolest capital city on the planet」(全地球最酷的首都)來形容倫敦。由於史密斯成功改造英國,威爾斯(Whales)與英格蘭(England)也曾分別出現「Cool Cymru」與「Cool Caledonia」的形容。

倫敦眼.千禧橋.千禧頂 「倫敦眼」(London Eye)、「千禧橋」(Millennium Bridge)和「千禧頂」(Millennium Dome)是「摩登倫敦」裡最具象徵性的建築。 「倫敦眼」又稱為「千禧輪」(Millennium Wheel),是英國航空出資於1999年打造而成。有32個太空艙造型的大型乘坐艙,是全世界最大的摩天輪。 「千禧橋」是一座橫跨泰晤士河的吊橋,專門供行人使用,可同時容納5000人,費時半年打造完成。 位在格林威治半島的「千禧頂」,為慶祝千禧年而開幕,是全世界最大的巨蛋型建築。去年被電信營運商O2拿下贊助權,因此已經改名為「The O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