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與WTO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全球化與WTO
今年以來,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的民意支持度節節下降,加州居民對他不滿意的一項罪狀赫然是:加州再也買不到好吃又便宜的櫻桃,原來最優質的櫻桃都外...

今年以來,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的民意支持度節節下降,加州居民對他不滿意的一項罪狀赫然是:加州再也買不到好吃又便宜的櫻桃,原來最優質的櫻桃都外銷到日本和台灣了。同時間,台灣也為了水果是不是應該外銷到大陸的事情炒得不可開交。 水果問題即使不是序曲,也埋下了伏筆,時序進入歲末,在香港舉行的第六屆WTO部長會議,爆發了劇烈的衝突。南韓農民在香港高調的抗議攫取了全世界的目光,台灣的工農運團體這次也不缺席。 抗議團體到底在針對什麼?富國對窮國的剝削嗎?稻米進口嗎?這些問題恐怕一時難以釐清。WTO可說是「全球化」的縮影,簡單來說,WTO就是制定國際貿易規則的組織,由世界上一百四十九個選擇加入WTO的國家,共同來決定遊戲規則,當然其中各個國家的影響力相當懸殊。 因此WTO在制定規則時,常常出現富國和窮國的爭執,通常是窮國希望不要有貿易壁壘,可以藉著低廉的人工,讓商品挾著價格優勢,盡情輸入富國。不過所謂窮國和富國,會因產品而有不同,以電子產品為例,台灣的產品價格並不昂貴,原則上不希望有貿易壁壘。但是如果是稻米,台灣可能算是富國,靠著補貼以及高關稅,才沒有讓便宜的東南亞稻米源源不斷進口。 科技產業是全球化受益者 但是在世界的貧富地圖上,台灣已經躋身富人之林,如果時間回溯到三十年前,台灣的抗議者可能是反對富有國家的貿易壁壘,反而是支持農產品自由輸、出入,因為農民可以藉由出口,以提升生活水準。 但是南韓和台灣的政府官員,即使再疼惜本國的農民,可能也無法太強烈反對農產品自由進口,因為這兩國的電子產品,是有能力製造的國家中成本最低廉的,政府長年以免稅獎勵等手段大量出口,賺取白花花的金子,以整個經濟體而言,南韓和台灣還是貿易自由化以及全球化的受益者。 因此,這次的WTO便在這些富國也終於讓步的情況下結束了,對包括台灣的這些國家農民,都造成強烈的衝擊。有解套的方式嗎?有,如果選擇退出WTO,台灣的農民將如釋重負。但是台灣長久以來賴以維生的出口,也會一併下台一鞠躬。前方的途程的確有兩個方向,但是每個方向都註定有人痛苦。全球化還是不全球化,That's the question。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