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 幾點下班?

2014.07.18 by
鄭國威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知名理財與時事部落客李柏鋒的一篇新文章〈別再做比較簡單...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知名理財與時事部落客李柏鋒的一篇新文章〈別再做比較簡單但是錯得離譜的事情了好嗎?〉,最近在網路上熱傳,該文對新北市打算延長公立國小課輔時間到晚上7點一事,提出一針見血的批判,認為這完全是本末倒置。政府不去解決加班的問題,卻計畫讓更多公立國小老師得加班,表面上看似解決了問題,卻沒有把機會成本考量進去,也永續了台灣習慣老闆對勞工的壓榨。數十萬覺得中肯到不行的讀者按讚支持,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我這個讚按得有點心虛。

商業廣告常出現這樣的訊息:「加班工作累了嗎?來罐提神飲料!」、「中午又沒吃飯造成胃食道逆流了嗎?來喝包胃乳!」看到這類訊息,我就覺得納悶,就如同李柏鋒那篇文章的標題一樣:怎麼都是一些延續錯誤的補償性作法?真正該被解決的問題難道不是不要一直加班、不要中午忙到不吃飯嗎?然而,我這帶點憤怒的納悶也是心虛的。

因為我周一到周五,每天工作時數起碼12個小時,通常是更長。周末假日通常也都在8小時以上,這還是指真的放假在家,別提我許多假日是有活動要辦、要參加的。身為一個苦哈哈的創業者兼苦哈哈的非營利組織工作者,過著跟我類似生活的人,我認識好多。我,就是那個沒辦法去接小孩,得靠安親班幫忙顧小孩的家長。我就是那個中午會忙到沒時間吃飯,甚至可能整天都沒吃飯的工作者。

因為參與的項目實在有點多,有時接受訪問,對方問我:「是怎樣能夠做那麼多事情呢?」彷彿期待我能說出一些很厲害的訣竅,但我能回答的只有:「就不睡覺。」真的,沒什麼方法。我不知道要改變台灣媒體產業的沈痾有什麼更快的方法,就算有,也不是我這種沒資源、沒地位的人能夠使用的,我跟我的同事只能拚命做,做許多人看不上眼的事情,試圖影響更多的人。

但我以自身的工作情況為例,若要達到按時上下班,我可以肯定的是,絕大多數我跟我同事如今達到的小小成績,跟由此而出現的小小改革希望,都不會存在。甚至在台灣這個對沒背景的新創網路媒體團隊並不友善的環境之下,我們可能早就鳥獸散。

這麼說,不是要合理化超時工作這件事,我了解特殊案例跟個人狀況不該做為範本,但我們現在就是活在這個不合理的國家,我們無法突然做合理的事情。既然我們都知道這個政府會一直做錯的事情,那就不能也不必期待它會突然因為一些批評就開始走上正軌。

如果要創造改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比不合理更不合理,看看能否矯枉過正,讓我的下一代活得稍微合理一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