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和新竹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無錫和新竹
小時候,每年元宵節猜燈謎,總有這一題「金銀銅鐵,打中國一城市」,答案是無錫。雖然無厘頭,但印象一直在。最近一位好友到上海來,正好聊至國學大師...

小時候,每年元宵節猜燈謎,總有這一題「金銀銅鐵,打中國一城市」,答案是無錫。雖然無厘頭,但印象一直在。最近一位好友到上海來,正好聊至國學大師錢穆,一時興起,我們就搭車到無錫,去探訪這位在中外文化衝擊和戰亂中成長的國學大師幼時住所。 到了無錫市區,一打聽沒人知道錢穆老家所在。計程車司機熱心指出,他知道明朝東林黨舊址,以及《圍城》作者錢鍾書老宅。就這樣,我們跳上車,去看東林書院、錢鍾書及另外兩位名人老宅,只花八塊人民幣車錢,表都沒跳一格,因為都在市區內,而市區很小。 無錫是江南一個小城,與揚州和蘇州一樣,自古讀書風氣盛,歷代中進士和狀元的不少,目前還保留一些沒落宅第做見證。這讓我想起讀大學時的新竹,城市也小,但有傳統,走到城隍廟附近的進士第,也有這種感覺。

製造廠進駐帶動消費文化

無錫一如新竹,也在發展電子工業帶動經濟。進市區前道路兩旁都是廠房,從數位相機、電腦周邊到晶片製造都有。兩個從傳統跨入現代的小城,都選擇在市郊畫一塊租界,辦起製造業,市中心則留給麥當勞、肯德基和百貨公司等象徵更高生活水準的服務業。
或許消費文化更容易融入生活,科技文化則要更長時間。我在新竹念書時,清華、交大、工研院和科學園區和新竹關聯不大,當時流行「三五族」說法(週三、週五晚回台北),遠東和中興百貨則已是市民生活的一部分。
發展電子業為無錫和新竹帶來更多收入,但是文化積累是否增加,很難說。現在提到新竹,第一印象就是科學園區,很少外地人知道那裡還有古奇峰、十八尖山、清泉、觀霧和內灣,就像無錫許多當地老宅都想拆掉改建成二十層公寓,這種香港特色鴿子籠房,對住慣一層樓平房的居民來說叫做進步。

科技要幫助歷史文化傳承

身處這種價值斷裂的社會,如何調適,我很好奇,中國大多數城市都以發展為優先,傳統等於包袱。這也是我的朋友想研究錢穆的原因,他一輩子處在各種文化衝突中,晚年在台北還因占用公舍名義被趕出住所。
第二天,打聽到地點後,我們叫了車過去,一到才發現只剩一堆瓦礫。我們找到一位錢氏家族後人,老先生告訴我們,那房子年久失修,又沒人住,在幾年前拆掉,但地還留著,現在一年國內外有幾十人來訪。
老先生所住房子很簡單,沒有暖氣特別冷,但在裡頭我看到一台電腦和光碟。他告訴我族譜和錢穆事蹟都已上網,其他人要研究就很方便,不用再跑過來。傳統和現代不一定有你無我,用心就能找到平衡點,新竹的東門城規劃也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