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國年輕人 一起拚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和中國年輕人  一起拚
Profile 丁學文 新加坡中星資本董事總經理、合夥人 1956年次,美國康乃爾大學財經研究所畢業。經歷:1993-1998年荷蘭銀行、...

Profile
丁學文 新加坡中星資本董事總經理、合夥人 1956年次,美國康乃爾大學財經研究所畢業。經歷:1993-1998年荷蘭銀行、匯豐中華投信/1998年擔們統一投信副總經理/2000年阿波羅投信總經理暨首席基金經理人/2002年美商中經合集團董事總經理/2004年台橡公司首席行銷長/2005年新加坡中星資本董事總經理、合夥人。著有《幸福.投資.333》(與妻子年代主播周玉琴合著)、《前進未來,你練好中國功夫了嗎?》等書。

現在去中國發展還有好機會嗎?從九○年代末期中國經濟開放以來,「中國求職熱」幾乎都沒一刻降溫,當中國的機會大門為你敞開時,究竟該投入懷抱,還是揮手拒絕呢? 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標準答案,端看個人的職場規劃而異,但是對於去年十一月初剛接下新加坡創投公司中星資本(Censtar Capital)台灣區負責人職務的丁學文而言,一九九七年第一次到中國,受邀講課之餘,就已經嗅到中國經濟大成長前的騷動,他認為中國經驗將會是他職涯規劃裡不可或缺的一塊。「中國是一個不斷激勵人成長的市場,我一直告訴自己有機會一定要去試試,」丁學文回憶說。到了三年前,他終於等到前往中國的機會。

鎖定目標,勇敢爭取機會

二○○三年之前,在台灣投信產業打拚已經十年的丁學文,是個掌管二百多億新台幣的投信公司總經理兼首席基金經理人,因為口才好,能夠把複雜的投資技術與每天股市大盤的變化,用淺顯的語言讓市井小民聽懂,曾經是股票市場裡的「名嘴」。
在投信公司期間,丁學文偶爾也有和中國金融業者接觸的機會,但是受限於法令規定,再多的接觸也還是停留在「交流研討」的層面,再加上台灣金融業受限於產業規模,再成長的空間勢必有限,丁學文開始深入了解資本市場的「上游」,也就是國外大型創投基金的資本運作模式,而鎖定創投業做為職場下一步。
「外界一直以為我靠著跳槽才有這樣幸運的機運,」丁學文透露,他是個鎖定目標就一定要達到的人,為了要踏入向來偏好具有IT專業背景人才的台灣創投業,丁學文費了很大一番功夫,積極地向獵人頭公司(headhunter)表達對於創投業的興趣,才得到了面試的機會。 加入美商中經合集團之後,丁學文有更多機會接觸大陸科技發展的相關投資工作。雖然去年在亞洲最大合成橡膠業者「台橡公司」前董事長黃育徵的盛情邀約下,丁學文暫別了創投業擔任台橡行銷長,但是經過十個月,他發現:「創投業實在太好玩了。」再加上國內私募基金熱潮的掀起,在新加坡政府基金的大力邀請下,丁學文再度回到創投業,而這次真正的戰場便是瞄準中國大陸。

願意嘗試,時間永不嫌晚

「現在的中國市場已經和八、九年大不相同了,」丁學文說,過去他一直自認為很專業,但是在中國接觸了不同階級、各領域的專業工作者後,丁學文形容自己的心情幾乎是歸零,學習新事物的熱情再度被燃起。就像他曾經在北京辦公室面試一位交通大學畢業生,對方一開場便滔滔不絕地說起自己的專長,氣勢十足。丁學文為了挫挫他的銳氣,便問他:「你都沒有出國留學的經驗,要怎麼和外國投資人打交道呢?」只見年輕人馬上從身旁的背包裡拿出兩本厚厚的書說,他大學時期就找了原文書來翻譯,證明自己不但具有國際視野,英文能力也沒有問題。丁學文頓時愣住了,不得不對眼前的中國年輕學子刮目相看。
「想想以前,我們是被請來講課,但是現在是來這裡和別人一起學東西,」丁學文坦言,才不到五年的光景,台灣專業經理人要在中國市場裡找到薪資高、職稱高的工作機會已經不多了,因為隨著許多跨國企業大舉任用當地人才,台灣人的機會相對減少。「但是這不表示台灣人的優勢盡失,在國際觀、專業素養上,台灣人還是略勝一籌,」丁學文說,尤其是在面對多元企業文化的環境裡,台灣工作者的觀念較為先進,對於改變的速度適應力也比較強。 「現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裡的辦公大樓,常常是徹夜燈火通明,」丁學文說下班的路上,看到那些不熄燈的辦公室裡,有來自中國各地的年輕人正在為自己的將來打拚,「好像二十多歲的拚勁又回來了,」丁學文說,中國大陸正在複製二十年前台灣經濟起飛的場景,就像當年他踏入投信業時,投信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年輕人只要肯做,不用擔心自己沒有好的職位、沒有晉升的機會。 顯然,今年將滿四十歲的丁學文,在中國找到開啟人生下半場的新動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