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紀錄片《自造世代》導演蔡牧民:不應該去防範盜版,而是要創造一個方便購買的管道!

紀錄片Maker《自造世代》,從5月24日首映至今仍持續被邀約放映,短短兩個多月已公開放映超過50場,申請放映的場次多達200多場,遍布全球24個國家,挺進7個國際影展,包含北歐最大的影展CPH:DOX,以及設計領域知名影展A Design Film Festival、San Diego Design Film Festival、Architecture & Design Film Festival等等。

群眾募資、一台數位單眼相機、一個行李箱、數位發行、小成本製作,看起來跟電影業很遙遠的概念,卻是製作人楊育修及Muris繆思團隊的蔡牧民、賴佩芸、項藍用創業精神製作數位電影的創新解答。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自造世代導演蔡牧民(左)、製作人賴佩芸(右)。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自造者運動,看似都是一些很傻的小玩意,短期內的影響或許微不足道、曇花一現。但如果它真的發酵了,演變成嶄新的模式呢?我們能不能從中擷取什麼?這是值得期待、傾聽和想像的。」

自己動手做、創造第三波工業革命,是紀錄片《自造世代》想傳達的自造者(Maker)精神。導演蔡牧民說,台灣目前從代工思維轉型,希望包裝Maker思想,用大眾可接受的方式,給迷惘的社會一些答案。

用Maker、創業精神拍電影

製作《自造世代》的過程,楊育修、蔡牧民、賴佩芸和項藍4個人也有Maker精神,蔡牧民形容,「我們像獨立樂團,行銷、群眾募資到發行影片,全都自己來!」

深知傳統電影界與科技脫節,在舊金山藝術大學念書的蔡牧民和賴佩芸,受到臨近矽谷科技創業的洗禮,在製作紀錄片的過程中大量運用創新、創業的精神。一般紀錄片要花2-3年時間製作,楊育修和繆思團隊只花了11個月,拍攝成本更精簡到100萬元台幣。

數位電影顛覆傳統:獨立製片、群眾募資、數位發行

拍攝前製作業,團隊有一半時間花在研究到底什麼是Maker精神。製作人楊育修把電影計畫書寫得很薄,他說,「我想做個反思,以往都認為計畫書愈厚,價值愈高,然而只要列出需要的資源,再充滿彈性的因應各種計畫即可。」人脈幾乎都是由楊育修幫忙牽成。

紀錄片製作過程,由蔡牧民掌鏡,用數位單眼拍攝影片,只需要3-4人就能完成,蔡牧民指出,「不像傳統拍片要找一整個劇組,現在只要一個行李箱,就能帶上所有拍片器材!」後製作業交給賴佩芸剪輯,拍完先剪一段影片當作群眾募資的前導影片,再繼續完成作品。

他們也善用Kickstarter群眾募資試市場水溫,拿到第一筆資金。第一部影片《設計與思考》在群眾募資平台募了1萬8千元美元,第二部《自造世代》募到3萬2千元美金。群眾募資的好處是,可以接觸國際市場,也認識許多Maker。也因此找到《醉後大丈夫》的好萊塢配樂幫《設計與思考》製作配樂。

目前,兩部影片的收費模式有三種:申請公開放映、官網購買數位電子檔及實體DVD。不走電影院,也不放書店等通路,只做數位發行。《自造世代》電影HD數位版將於9月12日正式上線,目前也在推動校園巡迴放映活動,讓自造者的概念從教育開始深耕。

賴佩芸形容,「我們是自產自銷的文創小農,反而可以把每個環節控制得很好,跟粉絲直接互動。」她解釋,不放一般通路是因為通路有上架的決定權,還要找代發商幫忙上架,幾萬張的小規模無法獲利。

到目前為止,《設計與思考》已在全球40個國家播映,放映約達500場,也在Google、Microsoft、Target等企業內部播映。賴佩芸說,「數位發行是長尾效應,製作完2-3年間,一直有人寫信來要求公開播映。」上映後至2014年,只算數位發行的電子版下載,累積收入約有50萬元。

相信消費者,創造使用者付費的社群

Wired前總編輯Chris Anderson在《自造世代》裡說:

「很多人好奇,如果把自己的設計開放出來Open source,要怎麼避免複製和盜版?答案是無法避免!我們的版權反而允許大家複製。但他們複製不了我們的"社群"!」

在台灣,數位電影缺乏數位發行的管道。只要在Maker官網付費購買,就可以下載紀錄片的電子檔案,繆思團隊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怕不怕別人盜版?」

蔡牧民對此想得很透徹,他說,台灣沒有付費購買的消費習慣,無法違抗消費者的習慣,身為一個發行者和創作者,不應該去防範盜版,而是要創造一個方便購買的管道,讓消費者願意付錢,相信消費者!

接連兩部紀錄片,已經在網路上蘊釀出使用者付費的社群,蔡牧民舉例,「如果有1000個真實的社群粉絲,1年願意花100元美金支持的話,一年就有300萬台幣收入,這才是數位時代的做事方式。」

為什麼一畢業就創業,並用創新方式做紀錄片?蔡牧民說,「創新有時蠻孤獨的,但不可能的團隊做不可能的事!」楊育修和繆思團隊創造出製作電影的新方式,很大膽也很冒險,他們用精實創業的精神拍電影,堅持不熬夜拍片,數位發行也顛覆以往通路的概念,正在用Maker動手做的精神,為年輕導演開闢新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