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麗媚] 第一名的禮貌運動

2014.09.19 by
蘇麗媚
[蘇麗媚] 第一名的禮貌運動
前不久,一則不算大的新聞引起我的注意,根據Millward Brown 2104發布的AdReaction研究,全球32個市場中消費者的多媒...

前不久,一則不算大的新聞引起我的注意,根據Millward Brown 2104發布的AdReaction研究,全球32個市場中消費者的多媒體使用行為,台灣每日平均使用智慧型手機上網的時數為世界第一,多達197分鐘,較全球平均數值的142分鐘高出55分鐘。另類台灣之光的背後,其實提供了滿多有趣的思考線索。

線索一:科技帶給我們的,究竟是便利還是新的制約?多數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會議中,台上報告者講得起勁,底下與會者也滑得起勁,這樣的會議真的有達到溝通的目的嗎?又如原來應該了解傾聽的公民責任,變成太忙碌忙著反應自己,少了反應時差(情緒直接),擴大了自我,也擴大了人之間的分歧及分裂。

這讓我想起香港知名文化人梁文道曾說過,生命是有限時間組成,如果我們花了那麼多時間在滑手機,會不會錯過生命中很多美好的事?不分時間、情境都在滑手機,虛擲了自己的生命,也浪費了別人的時間。

我在想有沒有可能提倡一種新禮貌運動,吃飯時好好吃飯、開會時好好開會、該跟家人講話時就好好地溝通。禮貌不是一種規定,而是人與人之間的尊重。

線索二:我們需要短暫快速的刺激,還是深層的思考?最近很多朋友都感嘆,台灣社會越來越淺薄了,事情看熱鬧的成分,遠大於事件背後的意義。例如ALS冰桶挑戰,在國外,它是一個兼具熱鬧與公益的好事,到了台灣,怎麼變成一齣名人娛樂?有時候在想,也許是Facebook這類社交平台按讚太容易,我們只想追逐一種被看見的滿足感,而非對於人或世界的狀態感興趣。我們忙著透過不斷地表達自己,證明自己存在,甚至只選擇順從自己認同的訊息來源,久而久之只聽見自己的「迴聲」,在布滿鏡子的屋子裡,只見到自己。我擔心的是,當年輕的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之中長久下去,會不會忘了怎麼去思考?

線索三:如果回不去,裡面有什麼創新的可能?既然手機早已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麼一定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事情不一樣。

我好奇地找了一下資料,發現有些創意真的還不錯。例如在美國,既然行人愛滑手機,在顧慮交通安全的情況下,乾脆開滑手機專用道,減少意外的發生。我也看到新加坡對於新的網路社會,開始思考如何透過某些機制,去避免駭客、網路霸凌或是匿名風險的問題。在台灣,雖然也開始關注這樣的問題,但很多時候仍是用一種最便利行事的方法來因應,例如過馬路滑手機要罰300元,看似有了解決方案,不過執行上有極大的困難。而且從人性來看,越是強力禁止,反而招出更多挑戰。

台灣既然拿下了第一名,這背後也暗示台灣人有很好的應用環境,可以測試許多新的模式。當我們在抱怨環境不好的時候,不要忘記,我們自己就是建環境的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