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博仁] 矽谷及亞洲創業趨勢的改變

2014.09.17 by
鄭博仁
作為全世界極少數同時專注在矽谷及大中華區兩大市場的早期投資人,我最近發現,中國跟矽谷的創業者在思考創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變化,中國的創業者不...

作為全世界極少數同時專注在矽谷及大中華區兩大市場的早期投資人,我最近發現,中國跟矽谷的創業者在思考創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變化,中國的創業者不再僅僅只想要將美國成功的模式複製到中國,他們在跟投資人溝通時開始會說這不是美國的某個成功模式,這是屬於中國式的創新;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矽谷,矽谷的創業者不再僅僅只關注美國的創業團隊及市場,他們現在也非常重視亞州及中國的創新,有些團隊甚至會拿亞州及中國出現的創新模式做為他們想要創新領域的對比。

中國過去幾年在資本市場出現了包括奇虎,唯品會,天鴿,YY,獵豹,途牛,聚美優品這些數十億美金市的上市公司,另外也產生了包括91,Tango,等這些超過數億美金以上的併購案例,中國優秀的創業者不再只是「copycat」,反而強調產品及商業模式的原創性,透過對國際市場創新的嗅覺以及自己對中國市場的了解,創造出真正適合中國自己的創新模式。

移動即時通訊軟體(Mobile Messaging Service)是亞洲式創新的最佳代表,西方社會把移動即時通訊軟體當作純粹通訊的工具,但在亞洲卻能產生出三個世界級公司,包括中國的微信,日本的LINE以及韓國的Kakaotalk,這些公司所創新出包括貼圖、遊戲及移動購物的商業模式,是西方社會過去完全無法想像到。Line 在2013年底宣布每個月來自貼圖的收入高達1000萬美金,而其總收入的60%則來自遊戲。而Wechat也在幾個月前推出「微店」,搶食線上購物大餅。亞洲公司在經營通訊軟體上的多元策略和強大的商業模式,也讓歐美通訊軟體Tango、Kik等開始效仿,紛紛將遊戲加入其產品。

實時社交視頻(live social video platform)可以說是中國式創新的最佳代表,從全球第一個成功商業化實時社交視頻並且到香港上市的天鴿集團(HK:1980),及具有上百萬同時在線並成功到美國上市的YY(NASDAQ:YY),都是由素人表演者所創造出的龐大實時社交時評網絡,這些社群的共同點就是聚集的上億的具有才能的素人表演者在LIVE的視頻平台上大膽的表現自己的才藝,然後鼓勵觀眾購買虛擬寶物產生實時的互動,這對於習慣於在社交網絡用廣告模式實現商業化的西方世界來簡直不可思議。像最近被亞馬遜以10億美元買下的Twitch,就是屬於遊戲類的即時影音社群,每月活躍用戶高達5千萬人,為的就是看達人玩家過關斬將。

此外還有軟硬整合,穿戴式及IOT,包括最近從Y-Comnibator第一名畢業的Bellabeat,全球賣的最好的運動穿戴設備Zepp,還有kickstarter及Indiegogo上成功募資的項目,裡面特別是在硬件,材料,IC,設計甚至到製造都有相當多中國及亞洲的創新,沒有這些創新很多西方產生的商品及商業模式如iPhone可能就不會這麼快出現。當然還有小米手機,越來越多的矽谷創業者對小米產生了濃厚興趣,小米用創新的思維將硬體產品、系統軟體、雲服務整合然後透過社交媒體創造出全球獨特的商業模式,並以手機為入口創造了全新的產業鏈體系。

過去在互聯網時代的創新基本上是以美國為領導者,但是我認為未來的MEGA TREND包括移動互聯網,特別是移動即時通訊平台及移動購物,穿戴式設備,軟硬整合及O2O,全世界的創業者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機會,但卻也都不能單打獨鬥,西方和東方的互動將會比過去10年增加上百倍,甚至上千倍,我認為the world of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 community will not only just be flat, but will also be extremely connected.

本文作者鄭博仁為心元資本創辦人、天使投資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