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泡沫?知名創投Tim Draper:矽谷最少還有兩三年好光景

2014.09.29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科技泡沫?知名創投Tim Draper:矽谷最少還有兩三年好光景
科技圈到底有沒有泡沫?就在經緯CEO張穎的公開信流傳遍每一個角落的同時,Benchmark的Bill Gurley、Andreessen H...

科技圈到底有沒有泡沫?就在經緯CEO張穎的公開信流傳遍每一個角落的同時,Benchmark的Bill Gurley、Andreessen Horowitz的Marc Andreessen都相繼發表言論,對創業公司大舉燒錢的舉動發出過警告。樂天的矽谷似乎分成了兩派,一派像Gurley和Andreessen那樣憂心忡忡,而另一派則堅稱現在和99年泡沫破滅時完全不一樣,比如Peter Thiel和Tim Draper。

作為矽谷最有權勢的家族,Draper一家可以說見證了整個矽谷的興衰。而一手創辦了知名風投機構DFJ的Tim Draper,則是Draper家族的第二代。從早期的Hotmail、Skype,到現在的Tesla、Box,後面都有Tim Draper的影子。他的兒子,也全力投身到比特幣生態的投資中去。對經歷過dot-com時代的他來說,現在的矽谷,究竟有沒有泡沫呢?

在矽谷高科技創新創業SVIEF大會上,Tim Draper接受了PingWest的採訪。年近56歲、穿著西裝的他,講話時,還是會忍不住揮動手腕,露出上面戴著的Pebble手錶來(對,他是Pebble的投資人)。


(圖片來源:DFJ

「我從不認為科技泡沫會在人們討論它的時候出現。」Draper的回答很明確。他說,現在還有很多成功的空間,所以「至少還會有2-3年的好光景(good year)」。但是在PingWest追問他2-3年之後的情景時,他則表示,可能會變得略有消退,會更穩健(moderate)。

Tim Draper說,現在與1999年dot-com泡沫最大的不同就是,現在的科技發展範圍已經擴大了無數倍,自由市場到處都是,已經蔓延到了全球,而不像當初那樣,孤立地存在於矽谷和波士頓一些地方。訊息的自由流動、地理國界的逐漸消亡、全球化……這些都將帶來大得多的機會和空間。「想想以前,(科技圈)可能就是一個10萬人左右的孤立的社群,但是現在,自由市場上的500萬人都可以開始自己的生意、做一些新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是有趣的生意,它會在全世界範圍內以超出你想像的速度蔓延開來,比起以前都要快得多。」這樣讓更多的科技公司有空間存活並發展下來。

而對很多投資人提及的現在的創業公司高估值泡沫,Tim Draper也很樂觀,他說,「我們在中間的位置,不是太高,也不是太低,但是我們在上升之中。」

除了科技泡沫之外,矽谷正在談論的另一個話題就是中國科技公司的崛起。對於這點,可能很多人不知道,Tim Draper與中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創立並掌管的DFJ在1999年就進入了中國市場,也是百度的早期投資人之一,並在中國還有著DFJ Dragon, DFJ Compass等機構。

對於阿里巴巴IPO引起的「中國熱」,Tim Draper也表示,這種事情將會發生的越來越多,「現在一些中國公司擁有美國公司想都沒有想過的技術。這真是讓人激動。這意味著不光會有中國Copycats會從美國吸取創意,美國也有Copycats從中國吸收創意,好的點子跨國界流通,這會對哪一方都好。」

當然,整個採訪還有一些其他有趣的地方——比如如果你想知道Elon Musk給Tim Draper的學生提出了怎樣的創業建議,不妨閱讀一下問題實錄:

關於泡沫

PingWest:你覺得現在的矽谷有泡沫嗎?

Tim Draper:我從來不認為科技泡沫會在人們討論泡沫的時候出現。所以我們很可能還是有很多成功的空間。我覺得我們還會有2、3年的好光景。(Q:只有2、3年嗎?)在那之後,可能會消退一些,會變得更加溫和。

最棒的是,現在世界變得這麼開放,到處都是自由市場。科技以前就孤立地存在於矽谷,可能波士頓有一些,紐約還有一點點。矽谷是因為科技的供應者們和消費者們都在那裡,所以科技是來自於工程師,又回到工程師中間去。但是現在,整個世界都打開了。地理邊界在消退,我在Google、你在百度,我們可以看到同樣的東西、接收到同樣的信息,你可以發現什麼是下一個最大的機會,然後像我一樣輕鬆的猜測。那麼多的人都在開始猜測下一個機會、著手做自己的生意了。所以我們現在就是一個全球的社群,我們會變得更好。

想想以前,(科技圈)可能就是一個10萬人左右的孤立的社群,但是現在,自由市場上的500萬人都可以開始自己的生意、做一些新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有有趣的生意,它會在全世界範圍內以超出你想像的速度​​蔓延開來,比起以前都要快得多。這意味著分銷正在商品化。我們將可以讓所有的商品、內容、影音……所有的一切,都在世界上以更快的速度傳播,我們將可以用自己手中的錢來投票來決定我們想看什麼。情況只會越來越好。

PingWest:現在科技公司的估值是不是太高了?

Tim Draper:公司的價值和太多東西相關了。它最終還是回到現金流量折現法(discounted cash flow method)上來。如果你相信有的公司在未來5-10年內會值幾百億美元,但是現在只值10億美元,然後你就會把公司的價值上調。有的投資人不會做功課,然後就在那裡叫喊說,嘿,阿里巴巴要上市了,我們就買些股票,看看會發生些什麼。這就是賭博。所以人們總是在一些時刻非常興奮,然後加大投資,股價就會上漲,因為人們太興奮了。一般來說,你應該只投資那些公司,你覺得是非常好的、長期的公司,因為人們預測的長度不會超過一兩年。所以你應該看看未來五年內的情況。

PingWest:那麼創業公司的估值呢?會過高了嗎?

Tim Draper: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的價格很高,但是如果你在一年後找到那些創業公司,那麼估值就會是它們應當的樣子了。當他們在Demo Day上時,會那麼興奮,但是當他們一年之後花完投資之後——就像職業籃球運動員,一年掙幾千萬美元,全部花完了,但是當他發現他要付稅的時候一樣——他們就傻眼了。

當創業者是很難的,而且,很多好的創業者不會給他們公司太高的估值,因為趨勢就是一切。如果你給你的公司太高的估值,並不是說你就能拿到那筆錢,你也只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投資,然後你的估值走低,你的投資人會生氣,你的僱員會覺得財富貶值而離開。如果你的價格在太早的時候抬得太高,很多糟糕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最好的創業者會讓自己的估值在合適的範圍內,然後繼續前行。

PingWest:所以你覺得現在大部分創業公司的估值都是在合理的範圍內麼?

Tim Draper:這不一定。如果創業公司從一個投資會議回來,剛剛拿到Term Sheet,那麼它的估值就可以很高,但是如果相反,那麼估值就無所謂了,他需要現金。整體來說,我覺得我們在中間的位置,不是太高,也不是太低,但是我們在上升之中。

PingWest:現在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都有投資者警告他們旗下公司的創辦人,說要注意現金流,因為冬天可能要到來。你覺得呢?

Tim Draper:我覺得,給那個建議給所有的創業者們,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有的生意需要控制現金消耗速度,但是有的就需要趕緊擴大規模。你不能一概而論。

關於中國

PingWest:怎麼看待阿里巴巴的IPO?

Tim Draper:阿里巴巴有段時間讓場面變得很難堪,但是我很高興它起來了。我不是阿里巴巴的股東,我是百度的,而且很高興是。很高興看到美國對於中國公司有這麼大的投資興趣。這對很多中國公司來說都是好事。很高興阿里現在是公開並且透明的了。我在中國和馬雲見過面,他是一個很有雄心的人。

PingWest:馬雲說他在美國融到的錢,會用回美國身上,比如收購美國公司等。

Tim Draper:我們走著瞧。這是一個持久戰。

PingWest:你怎麼看待今天大會上的中美創業公司PK?

Tim Draper:這個現象發生的越來越多:中國公司擁有美國公司想都沒有想過的技術。這真是讓人激動。這意味著不光會有中國Copycats會從美國吸取創意,美國也有Copycats從中國吸收創意,好的點子跨國界流通,這會對哪一方都好。

當我第一次見到李彥宏的時候,美國差不多有20個搜尋引擎,而中國幾乎沒有,我對他說,你看,這些人做了這些產品,而他說,我會把中文加在這些技術之上。現在百度開始創造自己的產品,在全球的範圍內,有些東西甚至被Google借鑒,這很有趣。

矽谷最棒的地方就是開放,人們有創意,會告訴別人,然後根據別人的反應來調整我的創意。這是在測試。不用擔心Copycats,因為你們會在市場上做的更好。

關於創新

PingWest:你怎麼看待創新的定義?

Tim Draper:創新,那是基於每個人都知道、全球都知道的事情,然後再往前跳一大步,然後說,我們將會做那個。最好的創業者,要像Elon Musk那樣宣稱我們將要去火星上。大部分人會說,那太瘋狂了,但是很多優秀的工程師們會看著他說,那我們要怎麼去那裡呢?然後開始思考。當你這麼看事情的時候,你會發現人類可以做那麼多事情——他們會把我們帶到火星上的。他們找的出辦法來。

所以當創新發生的時候,你需要有些人把你帶出來,說這是一個大問題,但是從來沒有被解決過,我會解決它,然後我需要你的幫助。那就是創新的美麗之處。我希望我的Six Californias(即Tim Draper希望把美國加州分拆成六個州的計劃)也是一樣,創造一個有選擇的環境,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

PingWest:現在幾乎所有的公司都號稱自己是XX領域的公司,這也是創新嗎?

Tim Draper: Uber其實是我們用群眾外包的方式、來在那個時間和地點、為那個人提供最好的服務。所以它實際上是面向內容的群眾外包的方式。比如說運送服務Favor,最開始它就是一個在30分鐘之內為你送上一個墨西哥肉捲,但是現在它開始運輸所有的一切了。所以,它的核心就是,人們找出最有效率的運送方式,你可以通過軟體來做,或者是人機互動等。這是很了不起的。

PingWest:你覺得下一個Big Thing會是什麼?

Tim Draper:比特幣會是下一個Big Thing。比特幣會改變訊息、通訊、媒體等等。改變所有的一切。現在那些產業,都必須和網路競爭,網路讓那些傳統產業都進入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突然之間,每個人都可以製造電影等。比特幣是同樣的道理,它可以改變投行、銀行、轉帳、信用卡等等。我認為那些脆弱的行業需要進行變革,從VC行業開始,上述行業甚至公司的法務等等都會因為比特幣而改變。它太讓人激動、太讓人激動了。就像十年前的電動車一樣讓我激動。1

比特幣已經開始改造人們的日常生活了。有的人買了一棟房子,很多咖啡店也開始接受,還有電商,它正變得更有用,而且很多比特幣公司都在建造相關的基礎設施。

你給創業者的建議會是什麼?

Tim Draper:我會給你Elon Musk在Draper University上給我的學生一樣的建議。當我學生問他,你會給一個剛剛開始自己創業生涯的人甚麼建議呢?Elon Musk說,「不要去做(Dont't Do It)。」為什麼這是一個好建議?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創業者,它會是你創業路上的一個減速帶;如果你不是,那麼這個建議可以讓你避免讓自己陷入太多麻煩。

我開始了Draper University,因為有人說,創業是沒有辦法教會的。於是我就想,如果我要做,那麼我會怎麼做?然後我開始想,對於創業者來說,你要生存(Survive),所以我們有了求生訓練;你要思考未來,所以我教授未來而非歷史;再次,我們要在前所未有的程度上去挑戰他們,我們要讓他們體會丟臉的感覺,這對他們是好的——如果你可以丟臉,然後恢復過來,這是創業者很好的品質之一。所以我們讓他們做一些會讓他們丟臉的事情,比如給他們四個小時,讓他們拿到一份工作的offer,或者每天都要公開演講等等。

我們已經培養了很多創業者,所以接下來要看他們做的怎麼樣。我們才做了兩年半,我們有兩個創業者已經拿到了超過100萬美元的融資,我們有250個成員,來自超過30個國家,一半來自美國以外的地區,年齡差不多都在18-28歲之間,他們創辦了60個公司。這是我的實驗,讓我們看最終結果會怎麼樣。

本文出自PingWest,作者為肖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