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寫的程式,就是不一樣!

[2014年10月號雜誌精選] 一向以為電腦就是男生的世界,甚至索性就把沉溺其中的男生稱為「阿宅」。而當回顧過去、放眼未來,卻又不盡然是如此。1842年,第一個寫出演算法的人,就是名叫Ada Lovelace的女生,未來女生寫程式更是天經地義的事。她,可以把冷冰冰的程式碼變得故事化、視覺化、時尚化。

「我自從會走路就開始跳舞了。」今年6月的Google I/O大會中,Google找來許多優秀的女性程式設計師,分享程式設計的故事,其中舞蹈家珂布(Miral Kotb)的故事感動許多人。珂布因為罹患癌症,無法成為頂尖舞蹈家,但她沒有放棄,還把舞蹈和程式設計結合,創造了百老匯知名的芭蕾舞團iLuminate。

除了挖掘更多女性程式設計師典範,也有不少人致力於打造適合女生寫程式的環境,把一行行程式碼變得故事化、視覺化、時尚化。如日本作家渡邊就把各種程式語言的特性,轉換成一個個日本美少女,舉例來說,Java就是一個性格木訥的女孩,她的家境不算好,爸爸Sun則是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但不擅理財。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妮爾(Lyssa Neel)也開發了一個個時尚小配件Linkitz,讓女孩們可以一邊學習程式,一邊利用這些造型時尚的小配件裝扮自己,提升學習程式的動機與樂趣。

女性學程式為什麼重要?

「這是企業成功的關鍵。如果到現在我們還不教女性如何寫程式,那不久之後,美國將落後於世界其他地方。」接受《時代》雜誌採訪的Google X副總裁史蜜思(Megan Smith)如此說。為此,Google開始執行一項稱為Made With Code的計畫,拿出5千萬美元的資金推動女性學程式運動。不僅是Google,Twitter也鼓勵員工參與美國女性學程式組織Girls Who Code,幫助更多的女生順利學會程式設計。

美國許多組織大力推行女生學程式運動,有著商業與社會面雙重意圖。商業意圖上,在美國總就業人口中,女性工程師數量遠遠低於男性,男女比例不均。《時代》雜誌指出,到了2020年時,美國勞工部門估計有140萬名電腦科學的職位缺額,但目前從美國電腦科學系畢業的人才,連上述缺額的三分之一都無法補足,因此占據總人口一半的女性就是重要的職缺來源,但現在美國的電腦科學學位中,僅有12%的學位是由女性獲得。美國若能大幅度增加女性程式設計師的數量,也就能增加美國科技公司的競爭力。

而在文化層面上,女生寫程式將能減少性別上的數位落差。其實男性與女性在學程式的先天本質上,是沒有差異的,是後天文化機制把女孩的程式學習機會排除在外。如同法國女權運動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一書中所言:「女人不是天生命定的,而是後天塑造出來的。」因為過去家族中母親或女性親屬學習程式的比例很少,因此對於女性來說就缺少一個可學習的典範。或父母認為學程式是男生的興趣、工作,因此沒有提供女生學程式的機會。

女性程式設計楷模帶動風潮

其實女性對於程式設計曾有著卓越貢獻。1842年,第一個寫出演算法的人,是一個名叫Ada Lovelace的女生;1952年,Grace Hopper贏得「Cobol之母」的尊稱。

但不論是Ada Lovelace或 Grace Hopper等人,距今都有60年以上的時間斷層,對於現在的女性來說,影響力已經相當有限。「我們需要更多的新楷模,讓更多的女生跳出來,講述自己在程式學習這件事情的樂趣與熱情。」推動女性學程式組織Rails Girls創辦人尤琳可絲(Linda Liukas)認為。

對台灣女性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急需一個個成功的女性楷模,讓年輕女性認知到,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程式設計也是一個可能的工作選項,有了「選擇的自由」,是台灣推動女性學習程式運動的重要關鍵。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女生學程式活動Rails Girls在台迴響熱烈,女生們聚精會神地認真聽老師講解。圖片來源:林衍億攝)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4年10月號《數位時代》「爭霸!全球硬體創新軍火庫!」,全國7-11、誠品等各大書店熱賣中,或可選擇線上訂閱。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5期)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