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年輕的戰役

2005.12.01 by
數位時代
一場年輕的戰役
八年前,沒有人會想到,Google的股票市值,會等於Daimler Chrysler(克萊斯勒)、GM(通用)、Ford(福特)、Disne...

八年前,沒有人會想到,Google的股票市值,會等於Daimler Chrysler(克萊斯勒)、GM(通用)、Ford(福特)、Disney(迪士尼)四家超級企業的總和。
眾所週知,賓士發明了汽車、福特創造了流水線生產、通用豎立了現代企業的組織章法、迪士尼建立了現代所有娛樂產業的原型,而且還網羅了美國最大的媒體事業群。這四家公司是20世紀全球製造業、服務業的典型,造就出現代企管學院各種教科書的大章小節,但在21世紀的投資者心中,這一票豐功偉業不過是如煙往事而已,今天──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Google身上。
Google是一家網路搜尋公司,剛過八歲生日,它那位在矽谷的總部還是昔日視算科技(Silicon Graphic)的舊址,一點都不起眼;它的年營業額不超過70億美元,比起賓士一款S系列的轎車都還不如。經歷過網路股風暴,華爾街的投資人仍給它這麼高的估價,顯然受感召的絕不僅是「網路」、「科技」這二種概念而已,那麼──Google迷人之處在哪?

Google是開在個人電腦的7-Eleven

依我自己使用Google的經驗來看,Google迷人之處,在於它鏈結了「科技」和平凡人日常生活的「瑣碎興趣」──找訊息、找人、找商店、找圖像,甚至找自己的人氣(看看世界上有哪些人用哪些角度評價你),而在這鏈結裡,這家公司展現了恰到好處的慧黠與不肉麻的貼心。當然,拜網路之便,它可以靠著這種科技服務做遍全世界的生意,像是一家開在億萬台電腦裡的7-Eleven,只要全世界不一起停電,它35種語言的收銀機就可響個不停。
Google的迷人道理這麼簡單,那麼為什麼迪士尼想不出來,雅虎想出來後又放棄不做?這真是個創新的謎團!
我猜:創辦人的年輕心智與純真想法,扮演了關鍵角色──迪士尼是一家年營收超過千億美元的大企業,這家企業的經理人看不起「搜尋」這種花生大小的新興生意,完全合理;而雅虎的楊致遠和David Filo則是發達得太早,當業務由「搜尋」擴張到「Portal」(入口網站),各種枝枝雜雜的生意細節,便使得它喪失了創新的聚焦力量。
和老大的迪士尼與意興風發的雅虎相比,Google的佩吉(Page)與布林(Brin)則把全副心力放在「搜尋」上,當一個人用盡所有力氣去鑽一個洞,自然會鑿出一片別有洞天的景緻來。當然,這樣的傻勁造就出的失敗例子絕對比成功案例多太多,我這種「後見之明」,相信也不會有太多人欣賞。

只有年輕創新才能不蒼老

但我們毋寧要溝通的是:Google創業者所展現的生命情調,開展的是一種人人當可為之的新創業家精神──不計創業的各種可能風險和後果、重新思考那被眾人公認為定律的規則、聚焦那被所有大師忽略的瑣事、研發那最平庸市場所需要的技術,即使失敗,大不了拍拍屁股重來。
網路世界如果是一個新市場,那就是一個最平庸的市場,因為網路鏈結著每一個平凡人的日常生活,它不必靠著多元多次方程式才可破解,它需要的是一種把極致的聰明放在空心菜籃裡的新式樣關心。網路事業天生就是年輕人、叛逆者和次文化工作者所專擅的新興事業,這行業的最大危機,就是「當你開始想得和成年人一樣」。和當年的賓士、福特、通用與迪士尼一樣,Google不僅正在寫一個新世紀商業教科書的第一章,也正以上一代的成功經驗做反題(anti-thesis),站在Google新定義的「創意」方法論和價值觀之前,我們看起來真是無比蒼老。
由此觀之,百度和Google未來在中國市場的戰役就更引人注目了,那是一場更複雜的「瑣碎關心」競賽,是一場年輕和年輕的角力,值得期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