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炎松要做語音晶片新霸主

2005.12.01 by
數位時代
黃炎松要做語音晶片新霸主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在一場由矽谷新創公司富迪科技(Fortemedia)舉辦的科技論壇裡,不但邀來到才剛被選為「亞洲下游硬體最佳分析師」第一名...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在一場由矽谷新創公司富迪科技(Fortemedia)舉辦的科技論壇裡,不但邀來到才剛被選為「亞洲下游硬體最佳分析師」第一名摩根大通(JP Morgan)副總裁陳力健,以及第二名的高盛證券(Goldman Sachs)執行董事金文衡擔任主講人,就連最近鮮少露面的聯電執行長胡國強,也赫然出現在講台上,為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跨刀助陣。 這家公司究竟有什麼魅力,讓產業新秀及老將一起捧場?原來是為了這家公司的創辦人、富迪科技董事長黃炎松而跨刀演出。

EDA教父帶領後進發展

新一代的科技人可能已經不知道,這位在矽谷有「EDA教父」稱號的華人,一九八二年在矽谷創辦專攻半導體電子設計自動化(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 EDA)的益華電腦(ECAD),開發出來名為「吸血鬼」的設計軟體,果真就像是吸血鬼一般,曾創下一年四千萬美元的業績。
一九八七年,益華在那斯達克(Nasdaq)掛牌上市,並接著與美國另一家軟體工具公司SDA合併,改名為現在大家所知道的Cadence(中文名稱還是沿用益華),這時,益華已經是全球EDA產業的龍頭。二○○○年,黃炎松更是破天荒的,成為亞洲第一個獲得電子設計自動化聯盟(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 Consortium)頒發的EDA業界最高榮譽菲爾.考夫曼(Phil Kaufman)大獎。
笑稱當時只想賺一、二百萬美元,最後卻多出好幾倍的黃炎松,一九九○年交出益華的經營權後,又跑去創辦PiE,和Quickturn Systems合併後,也順利在那斯達克上市。之後,黃炎松跑回台灣創辦思源科技,上市之後股價也是一路飆漲,最高曾來到四百元,一連串的成功,讓許多華人相繼投入EDA領域,包括新思(Synopsys)的創辦人陳志寬、以及Axis創辦人蔡孟彥等,這也讓黃炎松在矽谷半導體圈裡擁有「教父」的地位。
「這家公司是我投入時間最多的一次,」已經六十歲的黃炎松形容這次創辦富迪的心情,「今年已經回來台灣五、六次,過去從來沒有這麼頻繁過。」從EDA軟體轉行到晶片設計,自嘲不懂技術的黃炎松,「我的最大貢獻,就是要員工把願景(Vision)寫下來,白紙黑字,貼在一進門的地方,除了大家都看得到外,我還要求每個員工都要會背。」

排隊領救濟金刺激鬥志

與黃炎松對談可以發現,一般人常說的「輸贏」,在他口中就變成「贏輸」。決定接掌富迪後,很多人都在看好戲,說他一世英名會泡湯。毛澤東曾經說過:「即使只能穿內褲,我都要做原子彈。」以前非常敬佩毛澤東的黃炎松說:「我也有這種決心,繼續贏下去!」 黃炎松這種永不放棄的毅力,其實正是他征戰矽谷多年還能保持鬥志的關鍵,也來自於他早年創業時的淬鍊和體悟。
出身台南鄉下,黃炎松父親以開布莊、幫人做衣服維生。小時候不愛讀書,總愛打架,高二時的留級事件,讓他突然驚覺不能再這樣玩下去,於是開始念書,最後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交通大學。在美國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讀完博士班後,先到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工作,之後跳槽到顧德(Gould)。但萬萬沒想到,在顧德工作時,整個小組竟然遭到解散,過著必須領失業救濟金的不堪日子。
三十七歲壯年失業、有著一個四歲與一個兩歲小孩的黃炎松,雖然在妻子的要求下,站在長排的人群裡面,一個挨著一個排隊領救濟金,但心裡想的卻是創業,「我不是想賺錢或成就感,只是單純地認為到老了之後,可以不用被迫工作,也不用擔心被解雇,」他緩慢而沉重地說。 為了這個簡單的理由,自覺一個人力量不夠的他,找了過去同在顧德被解雇的同事,組成五個人的創業小組。沒有資金的他們,曾異想天開地坐在別人公司門口等著要錢,後來實在沒辦法,只好回去找老東家顧德,好說歹說才拿到八十萬美元。然而在沒有任何退路下的五個人,就靠著這八十萬美元,一手創造益華電腦的美麗未來。
就在黃炎松事業如日中天時,他的妻子卻因為罹患癌症去世。遭逢喪妻之痛的他,整整過了兩年半的渾噩生活,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沒有心情上班,成天晃來晃去。事後回想起那段經歷,讓這位「教父」對生命有了不同的體悟,「也因為這些人生起伏,在他身上同時培養出低調、樂觀的實在性格,」長期待在矽谷的資深媒體人李喬琚說。
走出喪妻陰影後,「教父」決定重返戰場,只是這回他選擇不當先發投手,反而擔任起救援任務。一九九六年,富迪科技(Fortemedia)在矽谷成立,由於創辦人夏偉誠是黃炎松在交大的學弟,為了鼓勵他創業,黃炎松拿錢出來投資,當個快樂的股東。富迪成立之初,以設計語音晶片(Audio Codec)為出發點,但因市場逐漸萎縮,經營績效不好,公司規模也一直停留在當初創業的兩人。
四年後,夏偉誠決定轉型到語音訊號處理技術(Voice Interface),但因為公司缺乏領導人,所以就跑去找黃炎松,希望他能出面擔任。「當時NOVAS(思源科技美國分公司,當時黃炎松擔任董事長)的經營狀況很好,」夏偉誠說,「除非他自己願意,否則很難請得動的。」

看好語音技術再次創業

愈聽愈有趣的黃炎松,覺得夏偉誠提出的技術很有發展性,因此接下重擔,當起富迪第三號的員工,「我的目標不是做到領先(Leading),而是要做到主宰(Dominate),」黃炎松張大眼睛告訴夏偉誠。
黃炎松接手後,第一目標就是找錢,想盡辦法讓公司活下來。與矽谷創投關係良好的黃炎松,先找到通環創投(iGlobe)拿出五百萬美元(約一.六億新台幣),之後吸引到聯電(UMC Capital)的注意,前後兩次投資總共拿出八百萬美元(約二.五六億新台幣),持有二○%的股權,其他像通訊晶片大廠Marvell持股約一成,裕隆、新加坡政府旗下的創投基金也都是股東。另外,黃炎松透過個人關係,也拉攏到李建業(發明CDMA技術)、劉英武(曾任益華電腦營運長)、以及交大學弟李廣益(思科全球網絡設計部總監,創辦的TransMedia被思科以五億美元併購)等人進入董事會。
有了錢做為後盾後,黃炎松開始放膽四處找人。首先他透過通環創投的介紹,認識當時在美國新力(Sony)工作的張銘。中國大陸出生的張銘,在DSP演算法的技術上,曾經發表過八十幾篇論文,「他絕對是大師級的人物。」另外,一年半前,黃炎松與當時在華邦任職的許偉展聯絡上。在黃炎松的眼中,當年與胡國強同在S3 Graphics任職的許偉展,是混合訊號(Mix Signal)處理技術的第一把交椅,但卻苦於沒有舞台發揮,「我可是花了半年的時間,才把他從華邦弄過來。」

站穩汽車電子市場

資金與技術都備齊的富迪,在黃炎松接手兩年後,就開發出第一款語音信號處理晶片。最近更推出以兩個晶片打造而成的迷你陣列麥克風,可免除周邊的回聲和噪音干擾,還可切入最熱門的語音辨識新領域,「這就像動物都有兩個耳朵一樣,這樣才能分辨位置,辨別干擾源,」黃炎松邊描述邊比劃著。
這些獨特的產品,很快就引起汽車業者的興趣,二○○二年,接到韓國汽車大廠起亞(KIA)與現代(Hyundai)的大單,目前在韓國的市占率已經高達七○%。去年,富迪與摩托羅拉(Motorola)合作開發免持系統,做進英國車廠捷豹(jaguar)的S-Type、XK-Type與敞篷三款車型。「這是摩托羅拉第一次與外廠合作,」富迪市場開發經理鄧居義說,「不僅如此,他們還將我們推薦給歐洲高級車廠,一起合作下一個計畫。」日本豐田(Toyota)明年將在東南亞出售的Camry上,也搭載著富迪的產品。今年富迪營收預計達到一千五百萬美元,較去年成長兩倍。
「要做到主宰,光是汽車還不夠,筆記型電腦與手機是下一個目標,」黃炎松說,「現在的富迪是求市占,毛利我不在乎。」這位永不放棄的矽谷「教父」,能不能再度上演EDA傳奇,現在是檢驗夢想的重要關卡。 Profile 現職:富迪科技董事長 年齡:60歲 學歷: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電子工程碩士、美國聖他克拉拉大學電機博士 經歷: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顧德半導體(Gould)研發經理/創辦益華(ECAD)、PiE Design System與思源科技/2000年獲電子設計自動化聯盟頒發的EDA業界最高榮譽Phil Kaufman大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