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柯文哲社群軍師Qsearch,再打進智利創業前百強

2014.12.12 by
吳韻萱
以Facebook搜尋解決方案起家、現提供Facebook精準行銷的Qsearch,創業11個月來已陸續在新加坡Echelone 2014、...

以Facebook搜尋解決方案起家、現提供Facebook精準行銷的Qsearch,創業11個月來已陸續在新加坡Echelone 2014瑞士SSW資策會Asia Beat等創業競賽拿下優勝或冠軍;11日又從全球2448間公司脫穎而出,打進智利經濟部主辦的「智利創業」(Start-Up Chile)前百強,為該競賽舉辦12屆以來唯一的台灣公司。

據該單位報導,該競賽共收到超過2400個團隊申請,來自美國的團隊比例佔最高(21%),其次依序為智利(20%)、阿根廷(14%)、印度(8%)及愛爾蘭(5%)。在創業內容方面,最多的是IT及企業軟體(25%)、電商(10%)及媒體與廣告(9%)。報導也特別提到首次有台灣團隊參加並擠進前百強。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Qsearch在資策會主辦的2014 Asia Beat奪冠,圖為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呂正華(左二)頒發冠軍獎座給QSearch成員郭毅驊(右一)、杜元甫(右二)以及李天羽(左一)。照片來源:資策會提供)

但Qsearch近來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協助新科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選戰中,以社群議題分析、提供精準數據,進而作為決策參考。「柯文哲很務實,若沒有實際數據說服他,要他做這件事很困難。」Qsearch共同創辦人周世恩說,團隊提供的是網路數據的「即時報告」,看有多少人正在討論特定議題,並為柯辦提供社群策略的下一步參考。

周世恩表示,Qsearch的社群行銷方案,剛開始是幫助品牌做市場調查,這樣的特性用在選戰上剛剛好。「每個候選人都是一個品牌,針對這個品牌能做話題監控,也能對目標族群做很好的調查。」

經過後續數據追蹤,Qsearch發現品牌的個性及形象不可少,觀察到柯文哲真實的一面,就是「表達很直接」。「我們給他的任何報告,他都會很仔細去看,也會問下一步該做什麼;我們就會與柯辦內部的『公民引擎』團隊去談後續的活動。」周世恩說。

前陣子,有報導指出Qsearch成員助柯辦挺過「MG149」危機,柯辦內部甚至不知道有這支團隊的存在;周世恩回應,Qsearch的角色是提供「說服的資料」以供團隊參考,而非「決策」,說「助柯辦挺過MG149」並不精確。公民引擎的目的,也是要捨棄以往攻擊對手的方式,透過正面訊息打選戰,在MG149風波期間,Qsearch的確也為了重新找回來自年輕族群的訊息,經歷苦戰。

「後續因選戰漸趨激烈,年輕族群的訊息也被攻擊的訊息壓過。我們試圖在雙方交鋒空檔,試圖讓柯團隊可以多打正面的方向,以正面方向贏得選戰。」Qsearch行銷企劃郭毅驊表示,網路其實像放大鏡,你是好的,就會被放大;你是假的也會被放大,很符合年輕族群要求真理的訴求。

Qsearch發現,對手的攻擊頻率約10到15天一次,便抓緊此空檔,建議柯辦發動正面宣傳「反攻」。為什麼不用負面話題打回去?郭毅驊說,「一旦採取負面攻勢,議題很容易失去控制,且容易被媒體牽著走;正面宣傳才能保持原則。」

台灣的選戰打完,南美洲的選戰「Case」竟也找上門。Qsearch共同創辦人暨CEO杜元甫說,台北並非首個使用大數據打選戰的城市,早在歐巴馬選總統時就曾使用過。在台灣的南美洲學生得知Qsearch用社群分析助柯文哲打選戰,便想將這套系統引進自己的國家,因南美洲小國的政府結構與台灣類似,社群媒體也和台灣用的一樣兇,目前正在洽談為某個南美洲國家打選戰。

從2011年,埃及民眾用Facebook掀起革命、推翻穆巴拉克政府;到今年台灣的白衫軍,由39位年輕人號召25萬人上凱道;還有318太陽花學運的啟發,無不用社群媒體作工具。Qsearch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有可能影響世界的,「我們的時間觀與別人不同,收入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活下去、做大的計畫。我們希望把大數據變成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力量,以全世界的心聲幫每個人做決定。」杜元甫說。

Q1.目前團隊的業務擴及範圍?

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緬甸、泰國、印尼、南美洲兩個國家。

Q2. Qsearch自創業以來已贏了至少三個創業競賽,勝出的關鍵是?

身為學習型的組織,每一次與各地客戶的合作經驗都是寶貴的一課,例如從新加坡、印尼等地帶回來的經驗,都可以互相交換。知識加上經驗加上科技,就是我們的秘方。

我們從創業以來每個月都有收入,而且逐月都在成長。我們上台是在報告成就,清楚自己是要來找投資人的,注意力雖然放在評審身上,但訊息是給創投聽的。贏不贏其實不重要,若是在這個競賽沒有找到我們想找到的人,就算贏了比賽也算失敗。

創業要清楚目標在哪裡,像我們雖然機會很多,也放棄了很多。原本我們有機會可以去美國的創業加速器「Plug and Play」,但會分散團隊注意力,所以不去,這算是痛苦的決定。

Q3.對台灣創業圈的觀察?

美國的創業精神不太適合台灣。美國最典型的創業者是賈伯斯,因為叛逆所以可以成功,但亞州成功的案例大都是守規矩的反而拿到資金。在亞洲,很叛逆的團隊往往三到四個月就消失了,我們一定要找出亞洲特有的創業方式。

你可以把鯉魚放到海裡去,但鯉魚會死掉。亞洲有很多美國沒有的美德,可惜台灣的社會壓力都是負面的,若能以正面力量做為驅動力,效果不比美國差,可以把台灣打造成亞洲的矽谷,雖然同樣的效果,但過程我們要自己摸索。

Q4.接下來的目標?

我們現階段的目標,是成為台灣唯一的Facebook PMD(Preferred Marketing Developer),接下來六個月我們要為Facebook把目前的新應用開發完成。另外還要加強社群精準行銷的自助服務,讓更多人可以自主操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