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米移動CEO許世杰:Uber以「共享經濟」包裝了規避風險的陰謀

2014.12.30 by
數位時代
Uber在全球屢屢引發爭議,在印度、西班牙、比利時、荷蘭、泰國、波蘭及台灣等地都陸續遭到政府管制。標榜「共享經濟」的創新手法,為何會讓政府如...

Uber在全球屢屢引發爭議,在印度、西班牙、比利時、荷蘭、泰國、波蘭及台灣等地都陸續遭到政府管制。標榜「共享經濟」的創新手法,為何會讓政府如此感冒?酷米移動傳媒執行長許世杰29日在個人Facebook頁面上談及Uber,他認為,Uber企圖以「網路預約叫車工具」的定位來規避法律監督,其實是將「網路平台中立性主義」無限上綱。會引起各國政府反彈,其實在意料之中。

以下為許世杰Facebook發文:

Uber 從開門第一天,所有的法律約定都很取巧的把自己定位成「網路預約叫車工具」,而不是一個「運輸服務業者」,然後把所有的運輸責任與風險推給真正駕駛車輛的人。可見Uber 並非宅男工程師的作品,而是精心設計的陰謀。

它把「駕駛」這件其實邊際價值最低,但是責任與風險卻最高的活動,讓司機們來賺,並且也讓他們來承擔。然後自己賺取邊際價值最高的部分:販賣App 規模與大量使用者行為資料的未來價值。最後還找個「共享經濟」這個名詞來包裝這個陰謀。讓一些不明就裡的白領菁英基於表面上的效率支持這個「創新」。

此外,Uber 企圖使用「網路預約叫車工具」的定位來規避各國法律的監督,其實是「網路平台中立性主義」的無限上綱。這個思維,大義就是說網路平台只負擔傳遞資訊的角色,而傳遞資訊的目的,動機,與後果,不是網路平台應該負責的。這個思維,目前在智慧財產領域是獲得支持,並且佔了上風,但是我不認為可以無限制的擴展到所有領域,並可以獲得各國政府的支持。

因為,多數商業服務機構的本質之一,就是進行消費者與服務提供者之間的「媒合」。所以,如果打著「資訊媒合/預約」名義,就可以閃躲實際營運的責任,那恐怕各國地方政府都可以解散,而各種與商業行為有關的管制法律也都可以廢除了。

依照Uber 今天閃躲各國法律的主張,改天我是否也可以做一個「性交易」預約平台,可以光明正大打敗傳統的妓院與各種類型的性產業,不僅不受法律約束,還可以享有創新之名與高市值之利?

所以,各國政府的反彈早在意料之中。當然,現在Uber 很有錢,可以請很多大律師一直打官司,甚至一路打到憲法層級。但我相信終究會是失敗的。

本文整理自許世杰臉書,已獲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專題] Uber──科技應用與政策管理的爭議代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