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麗媚] 我們怎麼看電視?

2015.01.09 by
蘇麗媚
不久前有一個新聞,中國大陸的樂視網將主機放在遠傳電信,引發爭議。外界關注的是,是否會引發國安的疑慮。這當然是一個討論點,但我卻更關心的是,當...

不久前有一個新聞,中國大陸的樂視網將主機放在遠傳電信,引發爭議。外界關注的是,是否會引發國安的疑慮。這當然是一個討論點,但我卻更關心的是,當更多外來不需依附電信通路收費,營運商利用網際網路提供網路電視的OTT服務,進入我們日常生活時,我們自己對於文化的詮釋權在哪裡?也許在短期內看不出影響,但它的影響層面卻是相當深遠。

有幾個現象已經告訴我們,時代在急速地變化。其一,注意一下四周,越來越多人盯著手機的時間遠遠超過電視,或者他開著電視,但卻是忙著用手機跟社群互動、找資訊。電視上播出的網路畫面,對年輕世代更早已是舊聞,甚至他們自己反過來主導媒體的輿論風向,在2014年九合一大選中,我們就看到這樣力量的反撲。

其二,要說電視台沒有警覺,倒也未必,像是三立、東森、TVBS都很積極地布建網路平台。但關鍵是,在這場影音未來之戰裡面,不是把內容搬到網路上就好,或是支援電腦、手機、電視等裝置這樣的技術改善,而是內容本身的轉換,形成以內容為驅動力的新商業模式生態圈。「內容數位化」與「數位內容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展開路徑,從國外OTT服務的發展,可以看出重點是放在把各種數位的資源進行內容化,比如美國的Netflix、英國的YouView、法國的Dailymotion等業者,同時身兼內容產製者、傳播平台等多重角色。但在台灣,特別是我參與許多案子的審查,多數還是放在技術端規格的討論,或是機上盒、電視棒的應用,而不是從根本去思考新的內容獲利模式,以及如何創造出一個優質內容的生態環境。

在內容獲利模式上,坦白說,中國大陸跑得比我們更快,想得更多元。比如視頻互動娛樂利用藝人網路與終端設備(PC、NB、平板、手機),透過視頻、文字、語音直接與觀眾互動,觀眾則透過平台營運商購買虛擬禮物,贈送給喜愛的藝人。甚至許多原以線上多媒體互動娛樂為主營運的網路公司,也開始發展線下的娛樂事業,包含將視頻互動娛樂上的藝人輸送至綜藝節目、電視及電影,發展線上線下整合(O2O)的商業模式,他們所做的不是一個線上網路電視台,而是一個實境直播的新內容服務樣態。

或是像美國知名歌手泰勒絲(Taylor Swift)就將自己新專輯《1989》的首發,放到雅虎上進行線上直播,相對傳統的記者會型式,這種方式無疑更有利於自己專輯的傳播,以及和全球粉絲社群間無接縫的互動。

線上卡拉OK模式的YY語音,母公司歡聚時代於2012年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目前股價約65美元,市值達到43億美元。另一個天鴿互動則於2014年7月正式於香港上市,上市當天的市值超過新台幣270億元。在在都顯示,這樣的視頻互動娛樂新媒體經濟模式,正蓬勃發展中。

過去的電視產業是封閉的、單向的,但在數位匯流的環境之下,台灣的影音已進入全球競爭的範疇,觀眾的選擇性與自主性越來越強,外來的競爭者更是擋也擋不住,看電視已經不是看電視,從內容出發,創造衍生價值才是出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