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金改方向對但口號錯

2005.11.15 by
數位時代
二次金改方向對但口號錯
台灣企銀公開標售,搞得沸沸揚揚,據報載,最後在員工反對下,原先以大約每股十元得標的玉山金控黯然放棄。 媒體和立法委員猛力抨擊政府不該把公家...

台灣企銀公開標售,搞得沸沸揚揚,據報載,最後在員工反對下,原先以大約每股十元得標的玉山金控黯然放棄。
媒體和立法委員猛力抨擊政府不該把公家資產「送」給財團;政府派出來說明二次金改的官員還是一再強調:明年底以前金控減半的目標不改。但是原先公營行庫民營化的作法,可能改由公營行庫直接合併來避免輿論撻伐,於是出現了合庫合併農銀的消息。 其實這些人全部錯了,玉山金控顯然不是一般定義的財團,卻少有人發現媒體和立法委員借題發揮得太離譜。

台企銀是問題,不是禮物

所謂玉山金控以小吃大,政府「送」資產給財團的指控其實並不合理。企業的真實價值並非以資產計算,而是以市值來計算,雖然以小搏大在國際市場上司空見慣,但是這個案例中,玉山金控如果成功買下台企銀,玉山的市值約在六百億元,台企銀的估計價值,僅約四百億元,根本不是以小吃大。至於「送」給玉山的說法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如果玉山的大股東原先擁有玉山市值的一○%,價值約六億,合併後只會擁有新公司的六%,價值還是六億,同時影響力會隨股權稀釋減少。
其實市場的專業外資投資人多半認為台企銀並不值四百億元,而參與競標的其他所謂「財團」也紛紛退出,當傳出玉山金控即將併購台企銀時,玉山的股價狂跌,但是當併購案破局後,股價反而止跌回升。一點都看不出台企銀是政府「送」給玉山的禮物,反倒像是一個燙手山芋。

不改將喪失國際競爭力

目前對銀行業的批評紛至沓來,有的抨擊銀行將服務區分為一般客戶以及較賺錢客戶,然而為什麼沒有人批評健保只提供基本給付,要口袋麥克麥克的才能住單人病房? 因此,許多對二次金改的批評,多半出自於社會主義的思考,如果真的希望台灣的金融業,比起郵政以及健保更社會主義化、更沒有差別待遇,這些批評都可以站得住腳,但是台灣的金融業將難以具有全球競爭力。
例如也有人提出讓台灣的金融環境向德國看齊,但是事實上德國的金融環境秉持社會主義精神,是全球最難經營的市場之一,知名的德意志銀行積極地進行全球化,卻恨不得逃離德國市場,德意志銀行的本益比也被德國市場拖累,是全球大型銀行中最低的。
回頭來看,如果台灣的金融業還是希望能有國際競爭力,還是必須持續進行改革。台灣的二次金改,因為錯誤使用口號「金控減半」,因而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其實二次金改應該解決的是「球員兼裁判」、以及「未達規模經濟」的問題。
「球員兼裁判」的衝突,其實就是先進國家金融業民營化的主因,台灣還是可以有三百家銀行以及五十家金控,但是最好減少公營銀行的數量,以免球員兼裁判,造成對公營和民營銀行的差別待遇。例如許多公營行庫,因為公庫存款而享受低廉的資金成本,但是也因為員工具有公務人員資格而提高了經營成本,這些都對市場造成扭曲。
其二是「未達規模經濟」,台灣市場的問題,在於所有的銀行都沒有自己獨特的面目,許多人提出「大不一定好」的觀點,並且督促台灣金融業先國際化,再擴大規模。但是在國際市場上比較,台灣的銀行差不多只跟中國大陸的城市商業銀行一樣規模,所謂國際化只是夢想,因為鮮少有國際人才願意在世界三百大以外的銀行工作。
另外一個問題是,台灣前十大銀行市場占有率都差不多,市場難免混亂,許多立委表示美國有千百家銀行以及金控,話是沒錯,但是忽略了一個事實,美國是以證券化及資本市場,建立了全國性大銀行以及地區小銀行兩層的體制,台灣的問題不在於銀行的總家數,而應該是有大有小,有大型國際化的銀行,也有小型深耕社區的銀行。
因此二次金改方向可能大致正確,但是宣傳的目標及口號卻是大繆不然,難怪老是惹來麻煩。

價值和價格存在認知謬誤

前世界銀行經濟學家華而誠曾提出,銀行民營化還是要進行,只是不要只考慮投標者的價格,還要考慮其所帶來的策略價值。這種看法是正確的,台灣的民營化,既然是在解決球員兼裁判的問題,最好不要還有公營行庫,但是恐怕在台灣進行民營化,還是只能以價格為依據,因為囿於台灣的政治現實,所謂「策略價值」言人人殊,每個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 回顧過去數年,公營行庫的缺乏競爭力不證自明,近年來的新業務,像是信用卡、聯貸案,都由民營銀行獨占鰲頭,採用公營事業民營化,可以達成充實國庫的效果,同時也可以稀釋所謂「財團」的持股。如果不做任何事,民營銀行持股不被稀釋,但是仍然會藉由內生成長,不斷增加市場占有率,並且減損公營行庫的價值。
看著吧!即使是現在砲聲隆隆的在野諸公,一旦三、五年後擔任財政部長,一定也以釋股方式,來解決台灣的金融問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