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新生] 新旺集瓷傳承家業、傳承鶯歌的未來

2015.03.26 by
李雪如
[品牌新生] 新旺集瓷傳承家業、傳承鶯歌的未來
以陶瓷聞名的鶯歌,隨著工廠外移,中國大陸、越南市場低價競爭,鶯歌的窯場剩不到10家。由第四代接手的新旺集瓷,以一款熱銷的變色杯突圍,昔日窯場...

以陶瓷聞名的鶯歌,隨著工廠外移,中國大陸、越南市場低價競爭,鶯歌的窯場剩不到10家。由第四代接手的新旺集瓷,以一款熱銷的變色杯突圍,昔日窯場變身為結合展售、體驗的複合式空間,為鶯歌陶瓷打造了有別以往的全新風貌。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身為第四代的新旺集瓷營運長許世鋼,以手中的變色杯為品牌變出不一樣的未來。圖片來源:林衍億攝影)

走進門市,空間裡瀰漫著一股濃郁的烘焙香氣,色彩繽紛的杯盤、以台灣景點為意象的馬克杯、茶具、陶瓷雕塑,彷彿藝術品般分區陳列。再往裡走,中島料理台正在製作餅乾,陶藝教室裡民眾則在體驗捏陶的樂趣。這裡不是誠品書店又新開的文創空間,而是新旺集瓷位於鶯歌老街的旗艦店。

「這是阿公那時候留下來的泥漿槽。」新旺集瓷營運長許世鋼指著地板上的玻璃說。新旺集瓷的「新旺」,正是許世鋼祖父的名字。這個由舊廠房改建的門市空間,地板上有三塊玻璃,底下分別是深度達3.8公尺的泥漿攪拌槽、儲水槽和沉澱槽,讓人不禁遙想鶯歌陶瓷業的昔日風華。

鶯歌因為南邊尖山堆所產的黑土和附近的永昌赤土,造就了當地陶瓷產業的興盛。1950年代的全盛時期,鶯歌陶瓷廠多達500家以上,有6、7成居民都靠陶瓷吃飯。新旺集瓷從曾祖父那代開始從事窯業,第二代搭上了經濟起飛的順風車,從飯碗轉型金鋼磚、瓷磚等建材生產,在1990年代到達頂峰,到了第三代更是獲獎不斷。

為尋根而自創品牌

然而就和其他傳統產業一樣,全球化的競爭是鶯歌陶瓷必須面對的宿命,後來因為原料都從中國進口、燃料成本提高,加上中國、越南工廠的低價競爭,許世鋼的父親也先後到中國、菲律賓設廠。可是到外地設廠的優勢並沒有維持太久,新旺的生產線開始延伸到家用產品,生產與瓷磚形狀相近的大小烤盤。接觸外銷市場後,許世鋼發現新旺過去生產規格單一化的產品,競爭力不比專做家用產品的廠商,成本優勢也不如周遭的中國廠,於是建議父親結束中國的生產線。

真正觸動許世鋼自創品牌的,還是尋根的念頭。2003、2004年許世鋼回到台灣,發展觀光將近10年的鶯歌老街,因為中國貨充斥遇到瓶頸,「很多朋友說鶯歌老街都是中國貨,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對鶯歌陶瓷的背景文化、發展歷程並不了解,包括自己家從事陶瓷業原來已經這麼久,可是從來沒有人去說關於鶯歌陶瓷的故事。」許世鋼說服父親將陶瓷廠改建成陶藝教室、博物館,以寓教於樂的方式傳承在地文化,拉近民眾與陶瓷的距離,也嘗試開發一些特色商品,一邊摸索一邊前進。

許世鋼以「集瓷」自創品牌,希望匯集陶瓷愛好者、設計師,透過設計與創新,融合在地的台灣元素,為鶯歌陶瓷帶來新氣象。目前在鶯歌門市裡,除了集瓷品牌的商品,也販售其他品牌、陶藝家的作品,挑選的都是台灣品牌、台灣製造的陶製品,現在比重約為3:7,許世鋼希望未來能提升到自創品牌與其他品牌的比例各半。近來新旺也嘗試和新竄起的陶藝家開發聯名商品,透過舉辦展覽了解市場反應,再從中挑選較受消費者歡迎的作品進行生產。

另一方面,許世鋼也投入企業禮品的市場,初期設計了幾款馬克杯,藉由網站招攬客戶。當時正值故宮推動「Old is New」行銷計畫,新旺集瓷所設計的貴妃胖胖杯讓人印象深刻。此外,經濟部針對鶯歌陶瓷推動的輔導計畫,包括設計、訂單媒合、參與國際設計競賽,對新旺集瓷也有不少幫助。2009年獲得金點設計獎,品牌知名度便逐漸打開,也為新旺帶來不少收益。

變色杯變出市場

時尚產業流行復刻,許世鋼也從鶯歌過去的歷史找到與現代的連結,看起來像變魔術一樣的變色杯,就是其中一例。幾年前,許世鋼在協力廠商架上發現以前外銷的杯子,設計雖然看起來普通,但倒入熱水後卻會有裸男、裸女出現。許世鋼從中得到靈感,將變色技術運用在產品開發上,以蝴蝶為圖樣設計出第一款「斑斕蝶影變色杯」,變色後的蝴蝶看起來像在翩翩飛舞。

後來新北市政府委託新旺集瓷開發伴手禮,許世鋼運用同樣的變色技術,將平溪天燈、九份街景和野柳景色印在杯身上,只要倒入熱水,就能看到仿如九份夜晚華燈初上或平溪天燈升空的景象,讓外賓驚豔不已,也因此受到媒體關注。不少民眾看到報導,紛紛打電話詢問新北市府能不能買到市長的伴手禮,新旺集瓷也因此獲得授權繼續生產。

許世鋼以新北市景點為基礎打造「遊變台灣」系列,陸續推出鶯歌、烏來、貓空、日月潭等地的變色杯。其中,台北101大樓授權開發的變色杯,每星期至少賣出100個,3年來,遊變台灣系列已經銷售超過4萬個。變色杯不僅是著名代表作,也為新旺招攬了不少生意,台灣、上海、廣州等地都有企業找上他們開發專屬的變色杯。

不過,新旺集瓷的產品可不只變色杯這一樣,許世鋼的目標是開發全系列的生活用品,讓鶯歌陶瓷走入台灣人的生活中。除了以月餅為原型設計的「點心臺」系列茶杯、茶壺,還有兩款陶鍋已進入量產階段,許世鋼祖父當年自行開發的丹青碗也將重新生產,搭配復古的腰子盤推出餐具系列。時下年輕人愛喝咖啡,許世鋼從自己和朋友的經驗中找到切入點,針對黑咖啡、濃縮咖啡等不同喝法,設計出不同容量的咖啡杯,就連拉花用的杯口大小都特別講究,不只是要求造型好看,更強化產品的功能性。

從瓷磚建材突然急轉踏入生活用品領域,許世鋼坦言,行銷、生產都遇到不少困難。雖然政府鼓勵企業打品牌,可是在地的中小企業往往很難找到行銷的利基點,想要做到法蘭瓷、王俠軍那樣的程度,更有一大段距離。

目前鶯歌供應鏈已經朝專業分工發展,工作模式和許世鋼的父親、祖父那代大不相同,產品設計好以後,許世鋼的父親與師傅必須先做開模、釉色等前期研發的工作,再交由協力廠商生產。只是現在師傅以中、老生代為主,願意投入的年輕人不多,或者學得了一、兩年經驗就自立門戶,技術人才尋覓不易,也是新旺集瓷所面臨的一大挑戰。

對於新旺集瓷未來的發展,許世鋼心裡一直有個目標:「一般提到台灣陶瓷品牌,都是想到法蘭瓷,但它的生產基地還是以中國為主,當初成立新旺集瓷,除了想把地方文化傳承下去,也希望新旺集瓷將來能發展成鶯歌的代表性品牌。」身為陶瓷世家的第四代,許世鋼正以自己的方式開創鶯歌的未來。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咖啡香、餅乾香,客人隨興坐在吧台聊天,來到新旺集瓷,就好像回到家一樣。圖片來源:林衍億攝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