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全球成功率最高的募資平台Pozible:因為我們最貼心

2015.05.26 by
李欣宜
[專訪] 全球成功率最高的募資平台Pozible:因為我們最貼心
根據Mass Solution的報告,全球募資平台發展迅速,2014年全球市場規模增長167%,募資總額達162億美元,預估2015年將會達...

根據Mass Solution的報告,全球募資平台發展迅速,2014年全球市場規模增長167%,募資總額達162億美元,預估2015年將會達到344億美元,其中北美依然是最大市場,亞洲第二。募資平台已成為較不具資金優勢的新創與個體戶達成目標的重要管道,除了可以募集資金幫助發起人完成目標,還有根據贊助人的回饋修改產品測試市場水溫的功能。

而不意外地,Indiegogo與Kickstarter仍是目前全球前兩大的募資平台,去年Kickstarter上的募資總額已超過10億美元,Indiegogo緊追在後,但鮮少有人注意到排名老三的Pozible。Pozible成立於2010年,去年平台募資總額不過2700萬美元,就規模而言根本難望募資平台兩大巨頭項背,但Pozible有項紀錄卻是Kickstarter與Indiegogo都望塵莫及的:全球成功率最高的募資平台。

Pozible Logo

第一家接受比特幣支付的募資平台

根據KrowdsterPozible是全球前五大募資平台中專案募資成功率最高的一個,平均成功率有56%,反觀Kickstarter只有34%,Indiegogo更只有8%。除了高成功率,Pozible也堪稱最創新的募資平台,它是第一家接受比特幣付款的募資平台,也是第一個推出自助式募資專案(Self-Host)的募資平台,它允許募資者將Pozible上的募資專案架在自家網站上,給予募資者更多發揮創意的彈性空間。

而另一項第一則來自Pozible的創辦人,在前五大募資平台中,Pozible的創辦人陳綱(Rick Chen )是唯一的中國籍,他大學畢業後去了澳洲念數位媒體設計,五年前有個朋友想要自己釀啤酒卻沒有錢,陳綱於是與愛爾蘭朋友Alan Crabbe合力架設了Pozible替朋友籌錢,沒想到發展至今已成了澳洲最大、全球第三大的募資平台,並於去年正式殺入中國眾籌市場。

由於發跡於澳洲,不同於科技味濃厚的Kickstarter與Indiegogo,Pozible上最常見的募資項目反而是藝文、食品與公益活動,陳綱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笑說:「澳洲人特別懶散,下班後就去海灘曬太陽,科技項目比較少。」連有機豬肉、放山雞和蛋塔都可以在Pozible上募資,例如在墨爾本近郊就有一名農場主在Pozible上募得44000澳幣(約合100萬台幣)用以改建肉品冷藏室與肉品處理設備,支持者可以獲得火腿或香腸等回饋物品。

Pozible創辦人陳鋼
(圖說:Pozible共同創辦人陳鋼是全球前五大募資平台中,唯一一個華裔創辦人。照片來源:麥曉曦攝。)

去年正式進軍中國市場

但從去年3月開始,看準中國科技創業風潮熱,Pozible開始走出澳洲,進入中國眾籌市場,希望搶在Kickstarter與Indiegogo兩大巨頭之前進入中國市場。陳綱表示,進軍中國後一年來Pozible成長了660%,其中有25%來自非中國地區,意即很多支持者都來自海外,這是Pozible與其他中國募資平台最不同的地方。

相較於在中國經營許久的募資平台如點名時間和京東眾籌,陳綱認為Pozible最大的優勢是發跡於海外,無論是英文文案、公關還是行銷,都有歐美專業顧問團隊替中國募資者搞定,而且Pozible是中國唯一可以收受國際信用卡的募資平台,「我們的優勢是我們已經是成熟的國際圈,反過來打中國,但我比其他外國人更懂中國這個市場,雖然我也不敢保證我會打成功,但至少我比其他人更懂這個市場。」陳綱說。

因為最貼心,所以成功率最高

但外界最想知道的還是為何Pozible上的成功率如此之高,是Indiegogo的7倍之多?陳綱給的答案很簡單:「我們是最貼心的募資平台。」不同於一般募資平台純粹扮演平台角色,Pozible除了是平台,還一手包辦行銷、公關甚至是產品設計顧問,在其他募資平台,這每個環節背後都是一家家專業服務公司,但Pozible卻一肩扛下,而且不額外收費。

一般募資者把專案放到募資平台上後,通常募資平台就任由其自生自滅,但Pozible會親自打電話問候每一個募資者,主動出擊為募資者解決問題,平均每個團隊會接到Pozible一到兩通電話。「我們每天會排10通電話打過去問他們,有沒有什麼問題啊,籌資過程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幫的,你現在在做什麼項目我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這也是我們在澳洲可以居高不下的原因,我們很貼心的。」陳綱說。

Pozible提供免費的募資行銷服務和募資成功心法,就相當於YouTube有一天不只給你放影片,還告訴你影片要怎麼拍比較容易被病毒傳播,這種看起來無異於做公益的事,Pozible為什麼願意做?陳綱坦言這樣做其實很辛苦,但這就是他們比其他募資平台成功率高的秘密,「因為我們比較小,我們不努力的話就比不過人家。」

因為小,所以最創新

因為自知小,Pozible沒有選擇去北美跟兩大巨頭直接對打,而是發揮地緣優勢先搶進中國,建立起自己的堡壘。陳綱認為中國的眾籌平台比較像是電商而非眾籌,電商雖然是眾籌的基因之一,但卻不是最精華的部分,因為電商是單向對話的過程,用戶在整個過程中沒有參與到募資者的製作流程,Pozible希望把用戶帶進來,讓用戶覺得他們與產品一起成長,產生粉絲效應。

因為小,除了積極開發中國市場,Pozible也力圖在其他方面創新,做Kickstarter和Indiegogo不敢做的事,例如率先在2013年採納比特幣支付款項,又或者是推出自助募資專案,這些都是Pozible領先其他募資平台的地方,規模比不上敵手,只好以速度與創新取勝。

一成不變肯定不行,眾籌現在才剛剛發展,之後肯定還會有2.0或更新的型態,他會進化,這些措施都是我們的嘗試,我們比較小,我們的優勢就是我們不用擔心太多的批評,只要國際上有任何批評,全都是針對kickstarter和Indiegogo,批評不到我們,前面有他們兩個頂著啊,我們在後面反而可以大手筆地去嘗試,失敗了也沒有關係。」陳綱說。

Pozible投影片
(圖說:陳綱認為,相較於電商,募資平台的雙向對話特質比較明顯。照片來源:李欣宜攝。)

進軍台灣支付疑慮多

陳綱表示,台灣的創新能力強,在國際募資平台上時常可見到台灣充滿爆點的項目,Pozible早有進軍台灣的計畫,但他坦言,由於台灣的第三方支付機制尚不明朗,讓他對於在台灣落地有些疑慮。「做眾籌平台支付很重要,台灣的網上支付都要去ATM什麼的讓我搞不定,就沒有考慮在台灣落地,我們暫時沒有辦法接受來自台灣支付的款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