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HWTrek執行長王仁中:深圳是我們不能缺席的點,更是不能放棄的地方

2015.06.11 by
翁書婷
[專訪] HWTrek執行長王仁中:深圳是我們不能缺席的點,更是不能放棄的地方
台灣新創團隊HWTrek(Hardware Trek)宣布完成A輪共400萬美元的融資。領投者為美國中經合集團,其他投資人為聯想控股子公司聯...

台灣新創團隊HWTrek(Hardware Trek)宣布完成A輪共400萬美元的融資。領投者為美國中經合集團,其他投資人為聯想控股子公司聯想之星、京東集團與東京創投Global Brain。除了引進中國投資者,HWTrek七月將新增深圳辦公室,強化和中國南方資訊產業夥伴之間的關係。HWTrek執行長為王仁中(Lucas),是一個智慧硬體協同製造平台。廠商透過HWTrek找到上下游供應供應鏈與製造解決方案,協助廠商克服從想法誕生、小量測試、量產到運送的問題,讓產品在時間表內上市。

圖說明
《數位時代》專訪執行長王仁中先生,請他與我們分享募資經過與深圳辦公室的規劃。

Q:HWTrek完成首輪400萬美元募資,可否與我們分享募資的前後經過?京東與聯想等股東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王:募資花半年左右的時間,是A輪資金,這次募資由美商中經合集團董事長劉宇環支持領投,吸引京東與聯想的注意。最大股東仍是創辦團隊,第二大股東則是美商中經合集團。

京東與聯想面對物聯網時代,積極整合上下游供應鏈與培育創業生態圈,京東與聯想都有硬體創業孵化器或加速器,因此HWTrek未來會協助京東與聯想旗下團隊產品代工製造。為了佈局物聯網,京東與聯想大量投資相關團隊,但我們是少數被京東與聯想投資的台灣廠商。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參與投資的日本股東Global Brain,裡頭有日本政府資金,日本政府希望藉由HWTrek開放式平台,讓日本品牌活化起來

這次募資也洽談了台灣投資者,但他們投資意願不高,除了因為台廠認為自己非常瞭解製造業,也是因為台灣製造廠還不願意花大資源賭未來,這些廠商物聯網與穿戴裝置相關的營收貢獻度也不大。

Q:400萬美元的資金的主要用途是什麼?

王:資金主要用來做網路平台與協同工具的改良優化與推廣。現在平台上有900個專案,9成來自歐美團隊,台灣團隊比較少的原因在於,台灣團隊認為自己出身硬體廠,製造能力強,但我想說,管好一個工廠和出來創業是不一樣的事,台灣團隊要專注在軟體與服務開發,硬體製造找合作伙伴。台灣團隊的核心能力絕對不是做出一個硬體,而是服務。

以穿戴式廠商Fitbit為例,Fitbit每6至9個月,就會推出新產品,如現有Fitbit flex、Fitbit Zip、Fitbit One、Fitbit Aria體重計等產品,不只有手環,FitBit不是智慧手環廠商,而是運動服務商。

Q:七月將增設深圳辦公室,對HWTrek來說是一個重要轉折點嗎?為什麼?

王:全世界都知道深圳的重要性,面對全世界的新創團隊,深圳是不能夠缺席的點,更是不能放棄的地方,HWTrek台灣與深圳都要佈局。深圳代工製造業的優勢是速度快與價格彈性大,以產品價格來說可以低到台灣1/3左右,而且可以極小量生產,如500個PCB板也在做,但台灣大多要1萬或10萬個左右。

台灣一直有人喊「供應鏈改革」,卻沒有人在談客戶需求是什麼?過去代工廠顧客中有80%是大品牌,20%是小品牌,但現在50%來自中小品牌與新興團隊。這些顧客的下單模式、產品生命週期與台廠熟悉電腦與手機產業很不一樣,台灣製造體系對此變革反應不夠快,現在當紅的穿戴式裝置,很多不是台灣代工製造,就是個證明。

這樣的變革和成衣製造生態鏈的變革有雷同。Zara與H&M這些服飾品牌呈現「短,多,快」特質。衣服樣式很多,出新貨的速度很快,價格也不高,讓消費者多次購買,穿幾個月後就丟掉。新模式把舊成衣品牌打得很慘,而這些新品牌的成功,代表背後供應鏈生產製造方式的大改變。

Q:請問深圳和台北辦公室的業務上的差異為何?

王:兩邊辦公室的人員配置是5:5,深圳與台灣是互補,不是競爭關係。深圳廠商適合接小量訂單,對新產品反應速度快,但對品質的要求沒有這麼高。台灣廠商適合做複雜度高,整體需要重新設計,要求品質與精緻度的產品,舉例來說,中國正流行的PM 2.5空氣偵測器,裡頭精密的空氣品質偵測模組適合找台灣廠商,其他適合交給深圳製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