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喬] 我在 Google 的第 i 課:彩虹

2015.06.29 by
翟本喬
翟本喬 查看更多文章

和沛科技執行長。曾任職貝爾實驗室、前Google總部主任工程師、前台達電雲端技術中心資深處長,2013年創辦雲端儲存及運算解決方的和沛科技,2014年獲得鴻海投資。

[翟本喬] 我在 Google 的第 i 課:彩虹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了各州沒有權力禁止同性婚姻,正好趕在 Pride Parade 週末前發布,這幾天臉書一片彩虹洗版。我沒打算換彩虹頭像,不過...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了各州沒有權力禁止同性婚姻,正好趕在 Pride Parade 週末前發布,這幾天臉書一片彩虹洗版。我沒打算換彩虹頭像,不過有段經驗可以分享。

Google因應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各週沒有權力禁止同性婚姻的慶祝裝飾,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Google因應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各週沒有權力禁止同性婚姻的慶祝裝飾,數位時代翻攝)

Google 有一個 LGBT 社團(編註:LGBT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因為 Google 員工叫做 Googlers,所以這個社團就叫做 Gayglers (L/B/T 的成員們不介意),不限 LGBT 的人參加,很多成員是朋友和家中有 LGBT 的人。我在美國主要住過兩個城市附近 - 紐約和舊金山,正好是東西岸兩大 LGBT 大本營,所以有非常多 LGBT 的朋友,也常參加聲援他們的活動。

Google 2006 年為 Pride parade 做的 T-shirt,翟本喬提供
(圖說:Google 2006 年為 Pride parade 做的 T-shirt,翟本喬提供)

Google 有個傳統:每次重大活動就會發行一件 T-shirt 給參加的人來紀念,後來 T-shirt 太多了就開始改做其他紀念品。我那七年領了超過一百件。附上的兩張照片是 2006 和 2007 年 Google 為 Pride Parade 製作的 T-shirt。

Google 2007 年為 Pride parade 做的 T-shirt,翟本喬提供
(圖說:Google 2007 年為 Pride parade 做的 T-shirt,翟本喬提供)

在 2008 年加州憲法修正案 Prop 8 (原註:要在州憲法中加上一條 "加州只承認一男一女的婚姻) 選戰打得如火如茶 (原註:這個創制案是美國有史以來除總統大選外花費最大的選案) 的時候,Google 的兩位創辦人跳出來宣佈捐款支持修憲的反方,也就是支持同性婚姻,所以 Gayglers 社團的領導人在員工大會上發表了一小段感謝公司的話,贏得了滿堂掌聲和喝采。這時另一方有一位先生看不下去了,也站出來發言:"這個法案只是定義婚姻這個字在字典裡的意思,公司不應該有立場。" 結果全場上千人鴉雀無聲,只有一個人突兀地叫了一聲好。

2012年舊金山 Pride parade 一景,torbakhopper 原創,CC BY 2.0
(圖說:2012年舊金山 Pride parade 一景,torbakhopper 原創,CC BY 2.0)

說實在的,Google 內部電子佈告欄上常有很多政治性的辯論,精采程度不輸 PTT,而大部份的議題都會看到正反雙方合乎邏輯的論點。偏偏在同性婚姻這個議題上,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實在都非常腦殘,最後都歸於宗教性的發言。所以當聽到了這個 "字典定義" 的腦殘發言的時候,我準備衝出去講這段話:

Do you really believe in what you just said, that it's only about the dictionary definition of a word?
編譯:你真心相信你剛剛自己說的話嗎?這只是字典定義而已嗎?

(我期待他回答 Yes,不然豈不是自打嘴巴?然後我就會再接著問:)

If you do, then I will have no doubt on your integrity, but just have doubts on your intelligence.
這段話如果逐字翻譯會失去它的漂亮之處,所以我後來是翻成 "如果你相信你剛才說的,那便是無知;如果你不相信 (還說),那便是無恥!"

不過旁邊的朋友拉住了我,他說:沒有人嚮應,就是對他最大的羞辱了。

想想也對,幹嘛浪費時間回應腦殘發言?


工商時間:"我在 Google 的第 i 課" 系列將集結成書,成為我的第二本作品。內容將比寫在臉書上的多出十倍,敬請期待。

原文出處:翟本喬臉書筆記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