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20] 企業史第一次,小屁孩王國來了

2015.08.13 by
李欣宜
為何網路公司是年輕人的天下?為何由年歲所累積的企業與市場經驗,在網路創業過程中,被看作是「負債」而非「資產」?而年輕CEO又以何克服涉...

為何網路公司是年輕人的天下?為何由年歲所累積的企業與市場經驗,在網路創業過程中,被看作是「負債」而非「資產」?而年輕CEO又以何克服涉世未深的苦澀,短期內完成上一世代半生才能成就的事業?這個「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內涵是甚麼?工作者如何擁抱網路世界的「不連續性創新」(discontinued innovation)?

歷史上第一次,企業王國由一群20~29歲的「青少年」統御。他們創立公司,發明營運模式,神乎其技地併購,為華爾街投資銀行的成年人上課。

網景的共同創辦人安卓森,創業那年也同時登上《時代》雜誌封面,才剛滿24歲;楊致遠和費羅創辦雅虎,分別是26與28歲;Google的佩吉和布林,都是25歲開公司;臉書的祖克伯申請公司登記時,年方20。

五年前,來台灣演講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不經意的一番話語,更是刺中了許多人的敏感神經:「一個多月以前我去台灣,在一個餐桌上,有一批年紀很大的企業家,頭髮都很白了,每個人都大談創新、怎麼創新;邊上有個人跟我講,台灣有希望了,我想:這麼大年紀的人還在創新,台灣沒希望了。」

延伸閱讀:[演講全文] 馬雲:我為什麼能夠走到今天,7大關鍵支撐

那一年,馬雲46歲,阿里巴巴雖然已是中國電子商務龍頭,但知名度還沒有現在那麼高,被諷刺的大老企業家也毫不在乎,事隔四年半,阿里巴巴去年九月在美國紐約證交所上市,以218億美金創造史上最大集資金額,公司總市值一舉突破1680億美元(當時台積電市值為900億美金),馬雲於年底重訪台灣,站在兩岸企業家高峰會演講台上重提舊話,觀點不新,但震撼力卻百倍於當年,尤其當台下還坐著白髮蒼蒼的台灣企業家如張忠謀、蔡明介等人時。

馬雲話說得客氣,直說張忠謀等人是他少年時的偶像,但全程半小時的演講,他從頭到尾三句不離年輕人,一言以蔽之,馬雲要世界「永遠相信年輕人,因為相信年輕人,才能真正說未來是美好的。」

圖說明

「未來,要靠年輕人創業」,這不是一句討好年輕人的口號而已,而是一個鐵錚錚的事實,放眼這十年來改變世界最深遠的企業,從蘋果、雅虎、亞馬遜、eBay、Google到臉書,這六家公司上市時,創辦人們年齡加起來平均不過29歲,但這些「乳臭未乾」青年創業的公司,改變世界的幅度,不下於任何一家財星五百大的巨型企業。

Google統合了世界上所有的知識,成為世界最偉大的圖書館,改變了人類汲取知識的型態,如今市值高達3676億美元,高踞《富比世》最有價值公司排行榜第三名寶座。而24歲參與創辦網景的安卓森,開啟了網路時代,連結世界每個角落,地球村概念儼然成形。

這些網路新創公司,帶來的影響和市值卻往往與其創辦人的年齡不成正比,形成極大反差,在企業發展史上可說絕無僅有。究竟這些在昔日IT巨人眼中看起來無異於小屁孩的企業家,如何一個個相繼顛覆了科技乃至於傳統產業?又為什麼,這些青春期創業者的公司比起傳統大企業,在世人眼中更加性感?

在其他行業,年齡與經驗的積累也許是一項資產,但在瞬息萬變的網路產業中,卻更像是一種負擔。在《創新的兩難》一書中,哈佛商學院教授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指出,許多大公司一開始都因為開發某種突破性技術被市場接受,才逐漸發展成具規模且成功的大公司,但久而久之,因大公司過於習慣既有的獲利的價值觀與管理模式,導致創新難以在大公司內部發生,這種不連續性競爭--亦即企業上一個創新所積累的知識和經驗,不僅無法催生下一個創新,尚且會阻撓創新意念的發生--的景象,在生命週期愈縮愈短的高科技市場,尤為劇烈。

即便大公司想要創新,也因為高階市場等同於獲利保證、客戶轉向高階市場以及大公司削減成本進入低階市場的困難,大公司為了維持規模與高毛利率,導致大公司很難向小市場或低階市場轉移,然而,一旦市場上斷斷續續出現破壞性創新,拼命發展延續性科技的大公司,往往毫無招架之力,不知不覺間就喪失了領導地位。

後網景年代中,網路公司幾乎都是由「小屁孩」創業,當那斯達克股市提供充沛的資金,傳統科技公司連封鎖防禦的力量都脆弱無比。

最血淋淋的例子就發生在2004年的哈佛大學宿舍裡,大二學生佐克伯(Mark Zuckerberg)在一台筆記型電腦前,創辦了改變世界的社群網站臉書,擁有14億會員的臉書已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它將人們的社交網絡給虛擬化,線下的每個招呼和相遇都變得有跡可循,而且不只如此,此時此刻你很有可能就是在臉書上看到這篇文章的,臉書不只改變人們連結的方式,更改變了資訊吸收模式、行銷理論和社會參與方式。

然而在臉書草創期,企業大老們都以為這只是個給菁英大學生發洩高漲賀爾蒙的約會網站,而祖克伯的前一個作品Facemash更是孩子氣十足,他駭進學校的學生名冊系統,隨意放上兩張女學生的照片,公開邀請校內學生來評價誰比較正,即使幼稚,但這種將社群需求網絡化的思維卻十分先進,而這正是小屁孩創業家的特色。

已故紐約大學媒體學教授波茲曼(Neil Postman)在1982年出版《消逝的童年》一書,即已敏感到:因新傳播科技的出現,「資訊年齡」與「生理年齡」將出現分道揚鑣的斷裂,傳統觀念認為,人類心智的成熟,與年歲所經歷的生命經驗多寡成正比,但「電視」的出現,催生出極度早熟的「兒童」,因為大量的影像刺激與資訊曝露,青春期少年的眼界與世界觀,甚至遠比他們的父母廣闊而世故(當然也承受更多悲愴和衝突),因而,往昔吾人認為應該為小孩和成人世界間建構一道防火牆所保護、讓純真有條不紊熟化的「童年」,自此消失了。

對當年的波茲曼而言,「童年的消逝」不免傷感,但從企業競爭的角度看,由電視機前轉向螢幕網頁前、十倍速早熟的八○後小屁孩,已全然為「不連續性競爭」埋下了地雷引信,當網路的理念對成年人還是難以理解的無字天書時,年輕人卻已將它當成陽光與空氣,是每日生活的一部分,當大人們還在琢磨「Yahoo」的五個英文字各自代表著什麼意思時,另一個難懂的六字公司「Google」已統領新江湖。

祖克伯的故事即為一例,連他本人都曾經說過:「我想要強調年輕又有技術能力的重要性,年輕的人就是比較聰明。不然為什麼大部份的棋藝大師都在三十歲以下呢?」

對台灣電子產業的大老們而言,他們恐怕一直要到2012年臉書成為美國史上最大宗網路企業IPO案後,才驚覺到這名穿著帽T牛仔褲的28歲小夥子,已經創造了一個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的帝國。

回顧佐克伯的成功之路,時代的巨輪無疑地也滑向年輕人這一邊,網路基礎建設的成熟和社交網路的概念漸被接受,為臉書的成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佐克伯身為一名沒錢沒勢的大學生,卻得以在學校宿舍內一手架起臉書,關鍵原因在於開源軟體社群的興起,打從一開始,佐克伯就使用完全免費的開源碼MySQL建構臉書的資料庫,以及用開源PHP程式語言設計臉書的運作方式。開源、API或SDK這些對上一輩來說彷彿謎語的術語,正是青春期創業家開疆闢土時不可或缺的利器,臉書並不是特例,當初幫助佐克伯以一己之力打下臉書基石的工具,早已透過網路的力量散播到世界各地,無國界地開出創新的花朵。

圖說明
(佐克伯在Facebook總部主持對外QA活動/圖片來源:Facebook)

回到台灣,我們看見的卻不是小屁孩的力量,而是一班鬢髮也星星的老企業家們仍然主導科技產業。根據中華徵信社的研究,美國前三百大企業的執行長大於60歲的比例只有27%,但台灣卻佔了40%,70歲以上的執行長佔了20%,整體看來,台灣產業幾乎清一色老態龍鍾。

再看近年來台灣當年引以為傲的硬體代工產業日薄西山,雙A傳奇不再,面板雙虎鋒芒盡失,昔日股王宏達電股價跌破百元,種種衰敗跡象令人不禁質疑,台灣的上一代企業家們,是否也陷入了克里斯汀生所說的「向下移轉的麻木」泥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便曾針對接班人一事表示:「如果要找最好、最有經驗的人,也不會比我更好。」

若台灣科技業大佬還以為這些小屁孩過去20年來掀起的網路革命,尚未波及到硬體產業,那麼再要不了多久,這些稚氣未脫,卻手握顛覆性武器的小屁孩創業家,將會毫不留情地迎面殺來。

自造者(Maker),就是下一波即將顛覆硬體產業的小屁孩創業家,自造者藉數位製造工具與網路社群之力,打造出一個個前所未見的硬體,而且,一個比一個年輕。

如今囊括全球消費用無人機市場一半江山的大疆無人機,創辦人就只是一名26歲的香港科技大學研究生汪滔;一再改寫Kickstarter募資金額紀錄的智慧手錶Pebble,當年首登募資平台募得1020萬美元時,創辦人不過才25歲。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曾指出,國內許多知名企業其實手邊現金流多得超乎想像,但就是不願意投資新創,給年輕人機會。

也許我們可以反過來看,二十年浩瀚發展的網路產業,相對台灣企業大老們,仍是一個謎樣的世界,他們沒有摸索地形、建構地圖的能力,更沒有動手操作的勇氣,每按一個電腦按鍵,對他們而言,有如幼童站上懸崖邊上般恐懼,缺乏切身領會的「知識圖譜」,如何能作出一毛錢的投資?

當年輕人理解了他們,自然也就不必期待。沒錯,在祖克伯面前,台灣成群的白髮人耽溺在另一個「童年」中,拒絕它的消逝。

@@ACTIVITYID:35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