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0沙龍]網路X新個人主義:我們如何義無反顧地這樣工作,那樣生活

2015.09.03 by
黃婷儀
1995年8月9日是 Netscape網景上市的日子,從資本市場觀點來看,Netscape上市成功驅動了投資熱潮,掀起了90年代末的網...

1995年8月9日是 Netscape網景上市的日子,從資本市場觀點來看,Netscape上市成功驅動了投資熱潮,掀起了90年代末的網路創業潮,也讓網路成為人人都可連結的科技服務。作為新商業發掘者與促成者的《數位時代》,在歷經網路發展20年的此刻,策劃4大主題8場沙龍,聚焦討論網路的過去與未來。
在這場「i20沙龍」新個人主義系列第一場,《數位時代》創刊總編輯、現為總主筆詹偉雄邀請銘傳國小老師黃韋嘉、《四方報》創刊總編輯張正、自轉星球文化創意公司社長黃俊隆,談談自己如何義無反顧地選擇如何工作和生活。

圖說明
(由左至右:詹偉雄、黃韋嘉、黃俊隆及張正)

這個日子相對西方世界是科技結合資本市場的重要突破點,但對台灣的影響是另一層意義,1990年代之前,台灣靠代工製造業變在全球市場分工中占有一席之地,但這10年來台灣產業沒有重大發展,找不到自己在未來世界發展的角色。

「1995/8/9這一天對台灣更重要的意義是,讓年輕人擁有一雙巨大的翅膀,讓他們較早有能力跟當權者角力和對抗。我們這一個世代需要把權力交給35歲以下的年輕世代,他們20歲時就已經生活在網路世界,他們認為生命的價值來自於自我選擇、自我承擔、自我體驗、自我爆炸的結果。」詹偉雄指出,18、19世紀歐洲社會的轉折和現在的台灣很類似,從集體化過渡到個體化社會、從效用經濟轉為美學經濟。

圖說明

「台灣理想的發展圖像不應該參考中國或韓國,看看韓國經濟發展背後巨大的隱藏痛苦。」詹偉雄認為,我們應該要參考丹麥或荷蘭,強權環繞,不以富豪聞名,但每個人的幸福程度都很高。

每個人做的都是自己最想做的事,工作就是享樂。這對應到背後的社會工程,每個人都要自我實現。

黃韋嘉:不如我們來do something

圖說明

一副大男孩模樣的黃韋嘉,首先邀請現場觀眾看一段他受邀到TED分享的演講片段,影片中他自述第一次走進教室,看見小朋友都在玩橡皮擦和尺不想上課,他立刻轉換方式,用孩子的語言和他們溝通,辦了尺與橡皮擦彈跳飛躍分組比賽,還發明撲克牌遊戲讓小朋友學習因數和倍數的概念。

生動活潑的教學方式讓他的課大受學生歡迎,還有媒體到學校拍攝報導他的創新教學法,但同時也引起實習學校師長的關切,希望他不要在課堂上帶孩子「玩」,指導教授還對他「曉以大義」了一番,初嚐不被認可的挫敗,卻激發了他開始認真思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

學生時代參與學生組織AIESEC、和朋友一起研發行動購物APP、創辦不同於時下填鴨補習班的創意課後學堂、開工作室擔任小額創投天使、開發遊戲教學桌遊、向政府倡議用ubike發電、創作繪本、拉大提琴⋯⋯黃韋嘉的經歷和各種身份看似天馬行空,但其實都有脈絡可循,「創意」一直是他最關注的核心。

黃韋嘉提到,台灣的年輕世代承襲了過往集體主義的文化,同時又大量接收個人主義的資訊,卡在一個尷尬的過渡階段,他希望透過教育來找出解方:「我們應該try somthing new,教育就是一個鼓勵嘗試的過程,如果連老師都不願意嘗試,要怎麼教孩子創意?與其一直罵體制不好,不如來do something.

即知即行、不怕失敗、勇於嘗試,這就是黃韋嘉的人生方程式。

張正:移工移民和你我同樣有知的權利

圖說明

用自己的能力讓他人生活更美好,雖然除了臉書和worpress網站之外,張正不算是數位工具的重度使用者,但他無疑是具有數位時代精神的人。

張正2006年創辦的《四方報》是一份東南亞語文月刊,有越泰印菲柬/中文五種雙語版本,台灣有60萬名東南亞移工,20萬東南亞婚姻移民,是《四方報》主要的目標讀者。「對移民移工來說,有一份看得懂得紙本刊物很困難,我希望幫助東南亞在台灣的移民移工,和你我一樣(但或許永遠不可能一樣)有獲得資訊和發表意見的權利。

張正說明辦《四方報》的初衷,秉持同樣的出發點辦的移工文學獎,目的也是「希望台灣人可以透過移工移民的文學,了解他們的生活,理解他們也是『人』」。

自嘲很不數位時代的張正,對比於變遷快速的數位潮流,他做的事相對「古典」。 最近創辦的「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和東南亞書店大聯盟,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運動,希望透過送書給台灣的移民朋友,創造人和人的關係和連結。「我堅持讀者有權利在書上寫下自己的意見,留下自己的溫度、智慧和意見,這些凝結了眾人智慧的二手書應該是越來越珍貴。」張正說。

黃俊隆:讓自己對生活有感

圖說明

經紀宅女小紅、聶永真、彎彎等出版文創產業明星的自轉星球出版社,是黃俊隆2004年放手一搏的創業代表作。待過魔岩、豐華唱片和三家大出版社,自覺從小叛逆的黃俊隆29歲決定創業,從一人出版社開始打造自己理想中的出版公司。當時走上創業路,和網路崛起也有密切關係:「網路發達造就很多有個性、喜好自由,靠一台電腦闖天下的人,自轉星球就是網路社會的縮影。」

黃俊隆回顧2004年創業時,台灣的大型文學出版社仍然對出版文化有巨大的影響力,如何力抗出版主流而存活?他選擇回到思考的原點:「你的人生價值和中心思想是什麼?人生要活出什麼樣子?」他說,網路是一個為自己發聲的機會,雖然那時候還沒有網路募資平台,但自己有很多想做的事,除了想證明給別人看,在衝撞過程也得到成就感和自我實現的意義。」

雖然自承任性,黃俊隆認為在自我偏好和大眾期待之間找到平衡仍然是重要的。「創業當老闆之後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挫敗感,分析數字報表、管理庫存和員工等都需要理性思考,很容易失去出版和文化事業所需要的感性。讓自己有對生活有感受很重要,只有理性沒有感性很難發揮創造力。」他多次強調感受生活的重要性。

從出版到經紀,他也認知到專業經理人的重要性,「有足夠成熟專業的經理人,才能把藝術創作者的創造力和產值傳達給大眾,這才是一個比較成熟的市場。」

從數字到感受,從理性到感性,從個性到任性,黃俊隆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找尋不同的意義,目光始終不偏離大眾市場,同時持續做著自己喜歡的事。

@@ACTIVITYID:35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