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做玻璃陶瓷宣教師,在台生態圈擴及校園 

2015.12.17 by
詹子嫻
康寧做玻璃陶瓷宣教師,在台生態圈擴及校園 
你一定聽過聽過大猩猩(Gorilla Glass)玻璃,是眾多品牌手機、平板、智慧手錶最重要的零件之一,創造出大猩猩的康寧,是一家在材料科學...

你一定聽過聽過大猩猩(Gorilla Glass)玻璃,是眾多品牌手機、平板、智慧手錶最重要的零件之一,創造出大猩猩的康寧,是一家在材料科學領域、高齡165歲的企業,是少數在台灣佈局完整的外商,設了兩座研發中心、兩座工廠,大猩猩玻璃就是台灣研發中心的主力,也在台灣生產。

康寧今年在台灣首度舉辦針對大專生的創新應用競賽,還成了美國總部的模範案例。台灣康寧總經理曾崇凱表示,微型創業是未來的機會,希望將台灣的生態圈擴張到校園。

另外,台灣科技業正在隧道裡,黑暗中摸索轉型、卻又還沒見到亮光出現的狀態,這家與台灣關係深厚、歷史悠久的企業,它在創新的想法和作法,或許值得參考。以下為專訪曾崇凱的紀實。

問:康寧在台灣的人才培育計畫?

答:康寧在台灣有新竹、內湖的研發中心、有位在中科、南科的製造基地,台灣員工超過3,500人。我們一直思考接下來怎麼繼續深耕?康寧是以創新為DNA的公司,未來是年輕人的世代,將由他們解決世界會面臨的問題,而康寧是材料公司,材料開發需要很長時間,因此康寧希望讓年輕人多認識材料,未來他們就可以運用智慧及材料,解決問題或創新。

所以康寧今年在台灣第一次舉辦大專生的創新應用競賽,我們跑了57所大專院校,面對超過1,000個學生,後來總有300組投稿、900位學生參與。這對康寧本身來說也是第一次,(以前是做中小學生的科普教育為主),獲得總部很好的評價,其他國家的分公司也有意跟進。

康寧除了要做玻璃陶瓷的宣教師,提供一對一指導,更希望培養學生說故事的能力,把冰冷的材料跟生活問題、科技結合,再把你的創意或方案說得清楚、說得感人,這是台灣學生比較缺乏的

儘管台灣電子業遇到一些挑戰,但康寧還是對台灣充滿希望,最長期的希望是豐富生態圈,以前在客戶、供應商做的很好,現在希望進一步擴大到學校。我拜訪很多供應商夥伴,他們都很渴望有新概念,校園也希望有企業的資源,可讓概念成真,彼此就可以合作創新。

台灣康寧總經理曾崇凱
圖說:台灣康寧總經理曾崇凱表示,微型創業是未來的機會。(圖片來源:詹子嫻攝)

問:對於近期大陸企業持續表態收購或入股台灣半導體的看法?

答:不要那麼擔憂!台灣應該很習慣這樣的挑戰,我們能做得是把經驗留給下一代,但必須讓孩子經過試煉,也讓大家思考為什麼一定要走代工或大型製造業?

如果我們用象限觀念來看,X軸代表資本投資、Y軸代表產出價值。我的爸媽那個年代從家庭代工做起,走向加工製造,在這階段裡沒有產出很高的價值,但重點在累積智慧,後來台灣走向專業代工,再切進價值較佳的半導體,這就進入了高資本支出、高價值的區塊。

但是,過去我們有一塊沒有走,那就是不用高資本支出、卻有高產出價值的區塊,我認為,微型創業是未來的機會,雖然要像過去做到龐大規模不容易,但發展性、多元性是可以積少成多的,不要幫下一代框未來的方向,讓他們自己闖闖看

問:台北在2014年是建城130周年,但康寧已經高齡165歲,百年企業在全球並不多見,康寧要怎麼維持創新?

答:康寧從協助燈泡、電視的量產、製造出全世界第一條光纖、再到面板玻璃等,康寧的創新見證了人類歷史的改變。創新,是維持生存的必要條件

康寧有一個很好的傳統,就是蘇利文博士(Eugene Sullivan)商用實驗室,是康寧的主力研發中心,同時全球各地也有RD研發中心,台灣就有兩個,位在新竹和內湖,依照各國的特色和商務,發展的重點也有不同,台灣主力在面板以及跟大猩猩相關,法國則與環境有關,另外在中國、俄羅斯也有。

第二個部分,康寧每年拿營收的10%做研發,這跟台灣企業相對差很多,維持創新的能量。康寧2014年度核心營收為102億美元,以10%估算,年度研發費用約10.2億美元。(編按:據了解,台灣PC品牌一年研發佔營收比重約1~3%,而半導體界,根據IC Insight報告,英特爾研發比重約22%、高通約28%、台積電約7.8%。)

第三個部分,一家企業有龐大的資源及知識,創新需要系統化管理,康寧內部有一個相同的語言,就是五階段的創新流程:一、知識建構、二、確認可行性、三、測試實用性、四、證明獲利能力、五、控管生命週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