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害怕2.0?

2006.10.01 by
數位時代
誰該害怕2.0?
大家都愛談Web 2.0,包括總統府前的倒扁民眾,都愛套用這一個概念,稱這次台灣群眾由下而上自發性的街頭抗議為「民主2.0」版本。 Web...

大家都愛談Web 2.0,包括總統府前的倒扁民眾,都愛套用這一個概念,稱這次台灣群眾由下而上自發性的街頭抗議為「民主2.0」版本。
Web 2.0顛覆了傳統媒體的遊戲規則,掌握資訊傳播力量的工具,不再是握在自詡為文化人、媒體人或知識份子的上層階級手中;相反的,普羅大眾運用網路free的分享概念,反而擁有更高與更快速的傳播影響力。
民主2.0也是這樣,透過民眾自發性的捐錢上街頭運動,反而擁有比過去反對黨、政客與傳播媒體更具批判性的力量。Web 2.0已經夠讓傳統媒體經營者害怕了,如今又來個民主2.0,這種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其威力實在是夠讓人震撼的了。
傳統媒體被稱為第四權,而行政、立法、司法則是民主時代所講求的三權。上一世代整整花了一世紀的時間,才確立民主為普世價值,如今2.0時代來了,在二十一世紀開頭不到幾年,就徹頭徹尾推倒了四種權力的遊戲規則,這種威力豈不讓人困惑與迷惘呢?
問題是,我們需要害怕這股2.0的力量嗎?從我一個媒體工作者角色來看,我基本上是額手稱慶,鼓掌歡迎這股力量來報到的,因為這基本上是一場劣幣淘汰賽。

由網路發起的監督力量

還記得我剛當記者的時候,每每看到資深大牌記者為了搶占報紙頭版頭新聞,下筆寫文章時,極盡灑狗血與辛辣之能事,甚至刻意選取資訊、玩弄平衡報導的把戲,扭曲了新聞應善盡客觀公正報導之職責,卻捧紅了自己的身價,不但寫書成為暢銷作家,還能上電視台臧否時事,儼然是個媒體大明星。
如今,網路上隨時有一群看不見的大眾,十目所視、十手所指,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與檢驗媒體新聞的正確性、公正性與客觀性,傳統新聞人不再能運用媒體暴力,片面地餵養讀者新聞,因為消費端的讀者可以透過部落格、透過Web 2.0,發起前所未見的撻伐與反制力量(例如我寫的這篇〈新聞解讀〉,就會在《數位時代》新網站上被網友檢驗著http://www.bnext.com.tw/。 同樣的,民主1.0時代的政治人物,靠著操弄媒體、運用權謀,塑造出選票裡的高人氣,並因此站上權力的最高峰。但這並不代表自己就能受到民主遊戲規則的任期保障,因此可以不受約束地任滿下台。
錯了,只有心態不正確的媒體經營者、新聞工作者、以及政治玩家與投機客,才會害怕2.0式的群眾運動。對高度敬業、高度崇尚民主內涵的多數新聞與政治工作者來說,2.0的時代,不正是公道自在人心的時代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