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離不開的就是「韌性」!

2016.01.18 by
36氪
36氪 查看更多文章

36氪是中國領先的科技新媒體,報導最新的互聯網科技新聞以及最有潛力的互聯網創業企業。

編者注:影響創業成功有很多因素。但是最根本的因素是人。成功的人需要具備很多素質。但在這些素質裡面,Fred Wilson最看重的是堅韌不...

圖說明

編者注:影響創業成功有很多因素。但是最根本的因素是人。成功的人需要具備很多素質。但在這些素質裡面,Fred Wilson最看重的是堅韌不拔,愈挫愈勇

企業和企業領導的韌性是我最欽佩的素質之一。韌性的意思不是說不撞南牆不回頭。很多創業者在種子輪和A輪都犯過這種錯誤。這對誰都不好。

我是指創業5-10或者10-15年的那段時期,在你找到適應市場的產品很久以後,在你融到第一個100萬很久以後,在你收到第一張支票很久以後,甚至在你第一次實現盈利很久以後的那段時間。

圖說明
圖說:Fred Wilson,為Union Square Ventures共同創辦人,曾經投資Twitter、Tumblr、Foursquare、Kickstarter。照片來自:Heisenberg Media via flickr, cc license

我參與投資過的每一家成功的公司都經歷不如人意的時候,一旦某件重要的事情花的時間太久(一個重新建構的項目,一筆重要的生意,一次融資),不知不覺間就會疑慮叢生。員工開始失去信心,媒體變得殘酷(有時候是應該的),而你必須hold住這一切。「你」是指創辦人、CEO以及/或者領投者和董事會成員。

Hold住的責任大部分都落在創辦人和/或CEO身上。在這段時間裡投資者和董事可以幫很多的忙,但是也可能會在你傷口上撒鹽。創辦人、CEO和董事會協調一致能夠讓這段艱難的日子過得容易很多。如果他們之間不協調,但結果會是毀滅性的。

下面我會用幾個故事來說明我的觀點。

前幾天我們的投資組合SoundCloud宣佈終於跟唱片業最大的版權持有商環球唱片達成了授權協定。TC的Ingrid Lunden指出:

2014年8月,SoundCloud推出OnSoundCloud的時候簽訂了第一筆合作協定。2014年11月,它跟華納唱片簽訂了第一份大單。跟Merlin—代表著20000個獨立廠牌的協定是在2015年6月達成的。

Ingrid沒有說到的一點是最終促成這些交易的談判早在1年前的2013年就開始了。所以SoundCloud已經跟唱片業談判了3年多才拿到版權,讓他們得以做此前從未做過的事情。

Alex Ljung對此說了以下一番話:

看看SoundCloud你會知道,這是第一次有人以這種規模去做一件事。我們的平臺有超過1億張唱片,每月播放超過1000萬藝術家的作品。我們是真的想搭建一個能夠對各種創意敞開懷抱的平臺,這是前所未有的。沒有現成的解決方案能夠為這個授權。我們必須跟整個唱片業一起來創造此前未有過的東西,而這需要一點時間。

一點時間?也許很長一段時間更精確些。

過去3年,有關SoundCloud的說法不外乎它已經深陷泥潭,說混音等派生內容已經被下架了,說唱片公司強迫藝術家從該服務撤走內容。

這些說法都沒錯,但真正的說法是SoundCloud正在經歷一個困難而且複雜的過程,透過跟(按照特定方式運作了很久的)現有唱片業的合作來開發音訊內容新的商業模式。然而,熬過了這段時間之後,SoundCloud的用戶群和收聽時長已經變得越來越大,它本身也已經成為全球最頂級的音樂app之一。

在這段時間裡(雖然還沒完),SoundCloud的領導層,Alex、共同創辦人Eric,還有整個高階主管團隊團結一致,保持著業務的向前發展,建立起了一隻有力的管理團隊,並與董事會進行溝通協調。我相信,這段經歷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了。

另一個故事是Return Path,從2000年開始我就跟這家公司合作了。

Return Path的創辦人兼CEO Matt Blumberg曾開發然後再賣掉多個做得很大的郵件服務給企業。Matt已經有3、4次實現了盈利,但每次他都選擇孵化和開發新的業務,然後又開始負債。

他至少3次從我們的瀕死體驗中活了過來,當時公司情況已經很糟糕,我們都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月了。但每次他都讓公司起死回生,往往是在董事會的幫助下。

正是在Return Path這裡我瞭解到了董事會充分參與協調一致的價值。Matt早早就把董事會團結在一起,加上有運營經驗的外部董事的有力支持,他一直都在利用董事會來幫助度過艱難的日子。Matt還在Return Path內部建立了有力的企業文化,經常被認為是美國最好的工作去處。

Return Path給我的經驗是,如果你有一支互相信任的團隊,有一個同樣熱忱和協調的董事會,你就能夠熬過艱難時期,起死回生。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我懷疑Return Path還能不能走到今天。

另一個例子是Foursquare。也許沒有一家USV的投資組合公司像它這樣背負了「失寵的熱門公司」的名聲(Twitter是例外)。但Foursquare現在還在這裡,他們已經做成了非常實在的生意,發展也不錯,有著非常光明的未來。他們從一個幾乎讓公司倒閉的行動中活了過來(2年前做出的拆分app的決定到現在每天還被批判)。他們的融資過程被媒體曝光的程度相信沒幾家公司能夠容忍。

經歷這種種的創辦人Dennis Crowley和他的團隊承受住了這些打擊,跌倒了爬起來繼續前進。他們開發出了最新的位置檢測技術。他們有一個定位API我認為是企業用得最多的定位API。他們不斷改進和演進最佳的當地語系化移動搜索體驗以及最有趣的本地社交體驗。他們還打造出真正的業務,是可持續的,有吸引力的經濟。

你可以隨便評價Foursquare,沒關係,過去也有人說過那些不友好的話,但說話不能把人噴死,它還活著,活得好好的。很少人明白這一點,但是接近公司的人知道。那就是堅忍不拔持之以恆的創辦人和領導及其公司的鮮明印記。

創辦和經營公司並非易事。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會變得越來越難而不是越來越容易。所以才需要韌性,才需要相信自己和你的團隊以及公司。身上有這股氣質的領導在我心目中會有特殊的位置。

本文授權轉載自:36 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