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推手黃士傑現身說法:台灣人才不輸國際,我們要有信心走出去!

2016.03.18 by
曾靉
「這是我第一次在媒體面前曝光,請大家高抬貴手!」DeepMind成員、AlphaGo主要設計者「Aja」黃士傑笑著說。今日,是他第一次在Go...

「這是我第一次在媒體面前曝光,請大家高抬貴手!」DeepMind成員、AlphaGo主要設計者「Aja」黃士傑笑著說。今日,是他第一次在Google台灣辦公室公開亮相。

3月9日到15日,在Google人工智慧AlphaGo與南韓棋王李世乭的世紀對弈中,最受媒體矚目的,除了最終4:1的比賽結果外,還有這位負責落子的台灣資工博士黃士傑。

圖說明
(圖說:AlphaGo主要設計者「Aja」黃士傑。照片來源:Google提供。)

在這五場對弈中,黃士傑總是面無表情、五場比賽中沒有中途離席過、總計只喝過幾口水。南韓棋王李世乭稱讚他十分貼心,面無表情是怕影響到自己的情緒。

身為業餘六段棋士的黃士傑,其實與圍棋結緣得早,他當過圍棋老師、在博士班時期還曾開發圍棋人工智慧 Erica,打敗了當時最強的圍棋人工智慧 Zen,這個系統可以算是AlphaGo的前身。

AlphaGo是人類千年研究結晶

黃士傑提到,在1997年深藍電腦打敗西洋棋王後,複雜程度更高的圍棋成為人工智慧的一大挑戰。因為圍棋除了計算,還牽涉到人類的直覺。

這次AlphaGo為什麼有所突破?關鍵在於與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結合。AlphaGo有兩個主要的網路,第一個是策略網絡(Policy Network),第二個是價值網絡(Value Network),這兩個網路,正是AlphaGo能打敗職業九段棋士的關鍵。

第一,策略網絡。策略網絡能夠減少搜尋的廣度,例如現在有360個棋步,AlphaGo只要分辨出前20個最好的,就能撇除掉剩下的340個可能。這部分與人類的直覺相近,藉由學習人類2、30萬張棋譜而來。第二,價值網絡。意即當AlphaGo搜索到一個點時,它能夠判斷盤面,告訴你現在誰佔優勢,它減少搜尋的深度,不用搜尋到底,只要搜尋幾步就能判斷優勢或劣勢。

黃士傑也特別提到,AlphaGo的網路是人類累積千年的心血結晶。

「他不是一個排除了人類的研究成果。研究是一直在進步的,正如同棋士也是一直在進步,AlphaGo吸取了所有人類學習的結晶。」

他說明,這次在賽前AlphaGo並沒有特別針對李世乭的棋譜做特別的訓練,AlphaGo對上任何人都是一樣的運算模式、也無法事先預估勝率,只能針對當下的局面做判斷。

不過,當雙方的對弈進行到第四局,AlphaGo跳出投降視窗時,自己其實也默默為李世乭開心,覺得是一次圓滿的結果。不過,現在DeepMind團隊工程師正在研究抓bug,試著釐清為什麼當李世乭下出「神之一手」時,讓AlphaGo判斷失準。

「我自己也下圍棋,我看過大部分的棋譜。比賽的時候我盡量不要影響他。若是處於優勢的時候,不要笑,所有我用的時間就是AlphaGo用的時間,我用的時間越少越少就好。」黃士傑說。

台灣人才不輸國際,我們要有信心走出去

1997年,擊敗西洋棋王的IBM深藍電腦,主要開發者是來自台灣的許峰雄。近20年後,光環則再度落到黃士傑身上。究竟台灣在人工智慧領域有什麼優勢?

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表示,台灣在人工智慧的基礎其實非常的強,但台灣網路服務的規模比較小,若沒有大量資料很難支撐人工智慧的發展,因此現階段的應用機會也比較少,但台灣的技術能力絕對無庸置疑。

黃士傑也說,過去在師大博士班的經歷對他來說非常重要,對博士班林順喜教授十分感謝,讓他有很多出國歷練的機會,打下非常深厚的基礎。「我覺得台灣的研究人才真的不輸國際,只是資源比較少。」

圖說明
(圖說:黃士傑說,台灣人才其實不輸國際,重點是要有信心走出去。照片來源:Google提供。)

目前,DeepMind團隊約有200人,其中有4位台灣成員,其他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有法國、印度、英國、中國,這些人都非常的有自信,他們不怕、他們想要出去闖蕩,這種精神跟台灣人比較不一樣。

「我們其實不弱,重點是要有信心能夠走出去,打出一片天!」——黃士傑說。

DeepMind下一步:不只是圍棋,要佈局醫療、機器人

眾所關注的,還有DeepMind的下一步。黃士傑提到,未來,DeepMind有興趣的也不只是圍棋,而是要進一步把人工智慧的技術應用在實際層面,包括醫療、機器人領域,終極目標是要「讓世界更好」。

另外,在專攻圍棋遊戲的AlphaGo之後,是否有可能進一步挑戰策略型遊戲星海爭霸、英雄聯盟,也是內部正在討論的選項之一。

至於未來AI的發展,會不會如同科幻電影中一般全面失序?黃士傑說,目前全球AI發展還在初期,還是機器學習的狀態。例如AlphaGo沒有感情、不會生氣,它沒有辦法主動性思考、自己解決問題,距離可以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有一大段。「AI是中性的,科技沒有好壞,就看未來怎麼使用它。」黃士傑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