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名大學生之死,看中國P2P借貸平台野蠻成長的代價

2016.03.24 by
翁書婷
「聽說跳樓摔下去會很疼,但是我真的太累了,兄弟一場,真的很感謝大家以前對我的照顧,對不起大家。」根據中國媒體《新京報》報導,來自河南,化名鄭...

「聽說跳樓摔下去會很疼,但是我真的太累了,兄弟一場,真的很感謝大家以前對我的照顧,對不起大家。」根據中國媒體《新京報》報導,來自河南,化名鄭旭的大學生在3月9日跳樓結束一生。鄭旭年僅21歲,沈迷運動彩卷,向網路貸款平台借錢賭博慘賠,累積60萬元人民幣的欠款無力償還而自殺。

「校園貸款平台,為何不考慮學生的償還能力,如此輕易地給學生們借貸?」鄭旭父親向《新京報》記者控訴。而鄭旭的錢,並不是從正當管道借來的。鄭旭身為班長,有同學父母的身份證與電話號碼等資料。他用班上20多名同學的照片與資料為人頭申請,偽造簽名,突破網貸平台的身份驗證關卡,順利拿到錢。

圖說明
(圖說:這名自殺的大學生,在百度貼吧分享了自己沈迷足球,賭球輸錢的經過,希望看到的人能引以為戒。圖片來源:百度河南建業貼吧。)

6家以上貸款平台都沒有發現這個詐欺身份,連安侯企業管理公司(KPMG)公布的,金融科技創新100強排行榜第4名的分期付款平台「趣分期」也被騙。

「中國P2P網路借貸平台(下稱P2P網貸平台)的風險管控寬鬆的恐怖。許多人隨便弄張大頭照,透過Email信件,幾個小時後就通過身份檢核,但歐美的Landing Club或Zopa等平台認證要等2-3天。」曾任遠東商銀個人金融事業群副總經理,同時也是台灣P2P網貸平台業者瑞保網科執行長楊瑞芬評析。

跳樓案反映出的風控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儘管所有的P2P企業都在強調風控,事實上P2P網貸平台風控一直在紅色警戒線邊緣。」中國央行《2015中國網貸運營模式調研報告》寫著。

如曾獲《中國新聞周刊》評為「中國最有責任感的網路金融企業」的P2P網貸平台e租寶,2015年年底被中國警方證實,非法吸金500億元人民幣,高層主管全被抓,90萬名投資人血本無歸。

「因徵信與催收系統的不完整,中國是很不適合發展P2P的地方,但該產業卻野蠻成長。」楊瑞芬說。2011年,P2P網貸平台數量僅50家,5年後,P2P網貸平台已經突破3500家,光是二月全中國成交總額就突破1000億元人民幣 。

P2P網貸平台龍蛇混雜,為此,本來沒有控管業者的中國央行,在2015年7月出手管理欲終止亂象,央行指出未來平台將不能做資金池(指平台本身不能存放投資人資金),也不能做擔保。

台灣風險控管佳,雷同事件不易發生

中國以P2P網貸平台在金融科技領域闖出一片天,就在P2P網貸平台規模越來越大,上市公司將越來越多的同時卻也邁入「付出代價」期。一個倒閉的平台,後面跟隨的是數以萬計的使用者,他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楊瑞芬認為,中國大學生自殺事件,很雷同於2005在台發生的「雙卡風暴」,而台灣自雙卡風暴後,金融圈非常重視風險控管,雷同事件在台不易發生。

台灣問題和中國相反,怕法規太嚴格

相比對岸野蠻成長,台灣浮上檯面的P2P網貸平台不到5家,還稱不上產業。金管會不禁止業者做P2P網貸平台,日前也透露五月可能會公布法規。

業者擔心法規太嚴格,讓P2P新創玩不下去。「針對P2P產業,金管會應該透明公開訂定『專業』門檻,而非資本額門檻。如風險控管就是很重要的專業,不要像第三方支付法規那樣,訂個資本額門檻,只讓有錢人可以玩,其他人玩不下去,對產業發展沒有幫助。」楊瑞芬認為。

梅驊認為,台灣金管會很小心看待使用者的權益與義務,和中國的自由無管制狀態不同。「台灣不能只看到中國發展自由的這一面,就一直罵金管會腦筋很死都不會動。」

梅驊建議,台灣可以從從貸款利率上限、平台申請資格、債權管理與投資人投資額上限等層次來管理網路借貸相關行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