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GMM Grammy總裁黃民輝

2005.08.01 by
數位時代
Q:當全球唱片市場同步萎縮之際,泰國歌萊美(GMM Grammy)的營運卻反向穩定成長,你認為其中的關鍵在哪? A:我們與全世界其他唱片公...

Q:當全球唱片市場同步萎縮之際,泰國歌萊美(GMM Grammy)的營運卻反向穩定成長,你認為其中的關鍵在哪?
A:我們與全世界其他唱片公司不同,也與台灣唱片公司不同,我們全部都是「自製」(in-house production),不論是製作、拍攝MTV、媒體與行銷、舉辦演唱會等,從一開始歌萊美就有這些部門。我那時資金不多,從一個廣告公司轉投資,我們因為能做廣告片,所以拍MTV不成問題,我們同時也做電視上的音樂節目,拿電視台節目來捧自己的歌手,當然也捧別人的歌手,另外再搭配演場會,除了幾個手下之外,當時我自己也投下去做,那時在想,這個行業不只是藝術,還是科學,兩方面都要配合。
我們幾乎是第一家真正尊重版權的泰國唱片公司,把版權分給給製作人、給藝人,把這個行業當作真正的事業。稍早以前,泰國也有唱片公司,只是那些唱片歌手、寫歌的人很多都是兼差。那時我開始接觸到寫歌的人,就跟他們說,如果要做這行,就必須專職,放棄其他的工作,這是很正當的行業,為何要用兼差的方式來做呢?
當時一般公司,包括歐美五大唱片,都是用企業外的自由創作者(freelancer)來寫歌,另外就是外包的production house來製作,很少自己培養全部的人才,包括製作、MV錄影帶拍攝等都是外製,公司裡沒幾個人。當時這樣的方式好像很新潮,很會利用各種資源,但我情願笨一點,負擔大一點,把一大堆人都綁在公司裡面。後來證明我是對的。

泰國最好的娛樂人才 全部都在我的公司上班

Q:這種方式好處在哪?
A:做流行產業,創意就是資產,包括經驗與思想都必須利用合作關係一起提升,無論寫歌的人,還是拍MV的人,他們都是創意工作者,必須和別人不同,作品才能突出。行銷也是創意的一部分,這些部分如果委外,經驗根本無法傳承,同時也容易遭到複製與學習,如此怎麼和別人競爭?我把最專業、最好的人才包下來,照顧好他們的版權、薪水,別人要和我競爭,就更加困難。

Q:你在二十二年前成立歌萊美,當時泰國唱片市場已有國際五大的勢力,但顯然沒多久,你就超越他們取得市場優勢……
A:我很老實做生意,賣多少就分工作者多少,我認為只要這樣,一定可以留住這些人才。同時建立歌萊美好的形象,如果公司有好的評價,只要想來做這行的,不論是歌手、詞曲創作者或是拍MV的,他們一定會立刻想到我,自然能吸引最好的人才投入。
這個行業,說穿了是people management,人的管理,所以如果我們有這種吸引力與魅力,全部想做這行的都來跟我報名,讓我先挑走了,那我就再也不會輸給誰。
我的原則是,先想key to success(成功關鍵)是什麼?這個行業裡,音樂人、歌手、創作者就是我們成功的關鍵,這方面一定要最強;第二是我不找舊的,全部找新人,找一些真正有學問與讀音樂的工作者;第三則是強化行銷,包括廣告與MV拍攝,這是我拿手的,因為我們是做廣告起家的;第四有關宣傳,當年我從台灣引進北海鱈魚香絲,成為泰國最大的零食商品,我對全國商業通路很熟悉;第五是要做媒體。我們有這五大優勢,其他唱片公司包含國際五大,並沒有做這麼多。
另外,歌手是我們一手捧起來的,我們就像兄弟姊妹一般,他們不會一成功就跳巢。有時我與台灣同行聊,我問他們:歌手有什麼好怕的?如果天天擔心歌手跳槽、擔心簽約費變高,當製作人紅起來,馬上跪在前面求他們寫歌,那麼到底做老闆的尊嚴在哪裡?
台灣有一段時間更奇怪,賣一張音樂專輯還要送很多東西,不但成本高,而且非常危險,因為留下讓你思考的東西會更多,不能讓你周密計畫,判斷產品失敗或成功的真正原因。
從開始,我們就跟人家不同,二十二年來這些老幹部全部還在,歌手很少出去,出去還會再回來,因為找不到比我們更好的環境。

Q:歌萊美已是一家掛牌的上市公司,可否談談身為一家「娛樂公司」在資本市場的經驗?
A:其實我不太懂資本市場,剛好有很多好朋友,其中一位就是現在泰國總理塔克辛,他是做電訊傳播的,那時他把自己公司帶進股票市場,取得資金後發展加快,也建議我這麼做。當時我認為自己除了腦力外,沒有實體財產,但他覺得這不重要。
另外一位朋友是泰國房地產大亨,兩位好友不斷遊說我,那時我真的是左耳聽、右耳出,有時被他們洗腦了兩個小時,回家去一個禮拜又全部忘掉,再跑回去請教他們,每個人都至少教我兩次以上。其實歌萊美進入股票市場的時間還算慢了。

Q:跨國五大唱片公司至今仍積極想尋求與歌萊美合作,遲遲未達成共識的原因為何?
A:主要是文化上差異,在泰國我們做的很好,五大根本幫不上我們的忙,甚至要我們提供幫助;我們去國外,他們也不想幫忙,難道要我到他們國家去打他們嗎?老實說,目前還找不到跟五大合作的synergy(綜效)在哪裡。

我根本不懂音樂 但是我能判斷哪首歌會賣

Q:流行音樂市場幾乎沒有規則,你覺得投入這產業,最重要的關鍵之處是什麼?
A:我喜歡音樂,但我不懂音樂,老實說——我連唱歌都不會,唱國歌都還得要靠朋友提詞,去卡拉OK都是唱最小聲的一個,我的歌手與員工也都勸我不要唱比較好,太恐怖了,我也覺得不要給別人聽見,免得傷害到公司形象(大笑)。我喜歡藝術,好比室內設計、畫、建築、花,音樂我可以聽出它好在哪裡,它的美麗在哪裡,因此我能夠分析:哪一首歌一定會賣。 開始與製作人合作時,彼此的壓力都很大,因為他們懂音樂,我也很緊張,該用什麼話來批評較恰當。到最後選了折衷方式,比方說一張專輯有十首歌,五首歌要聽我的意見安排,另外的五首我就不管,由製作人自己發揮。然後試試看一段時間,如果我的判斷市場反應好,就應該接受我的洗腦;如果我說錯的話,我就閉嘴。結果我運氣很好,常常贏,到後來,反而變成他們很依賴我。
我的life style一直跟著音樂成長,因為我有四個孩子,從十一歲到十九歲,他們在車上聽什麼歌,我可以觀察。我的孩子很喜歡音樂,懂得研究分析,也會批評,我常和他們這些年輕朋友接觸,讓我的音樂想法更新,另外則是跟不同的藝術朋友聊天。

盜錄下載不是問題 各種版權都握在我們手裡

Q:歌萊美目前已是全泰國最大的娛樂事業集團,隨著公司的發展與版圖擴增,經營方向與管理模式是否隨之調整?
A:以前的每張唱片,從一開始企畫的概念,都是由我開始,進了股票市場之後,我停了一段時間,也懶惰了一段時間,後來還是有興趣。我每天只工作三小時,執行的工作已不做了,目前的角色是類似「創意總監」,有些時候會改一些模型。 大約在五、六年前,我曾把公司改組成十個小公司,幾乎每個部門都獨立成公司,因為那時管理學流行一個re-engineering management的概念,這個概念強調不分工,而是每個機制把所有產品整整齊齊全部做完,但每個小部門不要超過一百人。但這種方式後來散掉一些力量,最後我把它整併由十個變成五個,中間再安排一個管理中心。
我常常更換管理模型,同時併購一些公司,把不同的機制不斷貼上來。現在我把集團分成兩個獨立公司,有關音樂、電影製作的,成立GMM Grammy;有關媒體的,成立GMM Media。目前我們已有五本雜誌、電視節目、五~六個廣播電台,在外地有七~八個廣播電台。還有一個出版通路公司,這家公司在泰國有三百家零售店,未來電子e-business可以擴展到網路商務。現在缺少的,就是電視台與報紙,最近想先買報紙,如果再加上這兩部分,媒體部分就更完整,沒有漏網之魚。

Q:你不擔心諸如網路下載或MP3等數位新科技,會侵蝕唱片部門的業務嗎?
A:全球唱片市場之所以萎縮,是因為它們被盜錄、被下載、被MP3分享軟體所侵蝕,但我們這邊沒有這種問題,因為大部分國外的唱片公司沒有得到全部的版權,它或許只有錄音權,只能賺CD的錢,甚至連伴唱帶、演唱會、詞曲版權也不是他們的。但我們的版權從錄音、詞曲、混音全部都有,管理版權也握在手中,包括藝人經紀以及舉辦演場會都是自己做,再用自己的媒體去行銷,KTV的版權也是我們的。我們現在已開始做KTV的部分,估計這以後將是最賺錢的部分。一首歌的收益有很多種,這就讓我們減低被下載所造成的損失。
歌萊美每年都擬定營運策略,非常清楚,這部分由我先擬定想法,大家坐下來聊,同事們多像兄弟姊妹,與我合作二十年以上的很多(這邊不能亂送年資獎金,超過十年以上的工作者太多了)。今年最主要的業務重心就是藝人經紀,我們會很認真地做,分成五個部門,第一是尋找歌手,第二是演員主持,第三是模特兒,第四是展場與活動代言,第五是運動行銷。除了娛樂外,還要做媒體。買英國利物浦足球隊的合約還在談,可能下個月會再開會,目前還沒定案。
我的期望是創造泰國最大的one-stop-shopping藝人經紀公司,把全部所有泰國藝人資源都掌握在手中,同時可以跟亞洲其他地區做交流。我們目前已是泰國最大的內容供應者,所以全球其他娛樂事業若想進入泰國市場,想找產品代言,幾乎都得和我們合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