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矽谷史上成長最快的儲存公司 Pure Storage創辦人Scott Dietzen:喚醒20年原地踏步儲存產業的時候到了!

2016.04.22 by
詹子嫻
只要世界持續運轉,每天就有許多的資訊需要被記下、被保存。近年來,雲端儲存在個人消費市場大受歡迎,對企業、資料中心來說,除了雲端儲存之外,還有...

只要世界持續運轉,每天就有許多的資訊需要被記下、被保存。近年來,雲端儲存在個人消費市場大受歡迎,對企業、資料中心來說,除了雲端儲存之外,還有一大趨勢就是從硬碟(HDD)轉到以快閃記憶體(flash)或固態硬碟(SSD)的All flash架構,而且All flash儲存的新技術由不少新創公司來領航,其中一家就是矽谷的Pure Storage。

Pure Storage創辦人戴禪(Scott Dietzen)是連續創業家,創立過Transarc、WebLogic、Zimbra三家公司,Transarc是做分佈式交易與檔案共享系統,WebLogic主攻Java、web應用伺服器技術創新,Zimbra則是開放源碼的電子郵件平台。而Pure Storage已在去年10月於美國風光IPO,目前市值約29.7億美元。

Pure Storage創辦人Scott Dietzen。(圖片來源:蔡仁譯攝)
圖說:Pure Storage創辦人戴禪(Scott Dietzen)。(圖片來源:蔡仁譯攝)

在企業機房或資料中心,硬碟儲存因受限讀寫(I/O)速度瓶頸而影響效率,因此採用flash/SSD新儲存技術成為熱門的話題。「你可以看到資料中心除了儲存之外的設備都按照摩爾定律(Moore’s Law)在發展,每兩年速度翻倍、價格減半,相較於20年前,這些設備效能提升了千倍,唯獨儲存還停在原地!」戴禪說得直白。

被視為EMC、IBM的新威脅

正因如此,他在7年前成立Pure Storage,專攻All flash儲存解決方案,要改變這個原地踏步20年的產業,趨勢正好走到了他這邊,由於Flash記憶體大量被應用在智慧手機,讓價格不再高不可攀,另一方面就是雲端技術的崛起,讓管理大型資料中心變得容易,因為Pure Storage採用的是消費等級的flash,成本已跟HDD接近,再加上,Pure Storage強項在資料去重複化及壓縮技術,平均壓縮比為5:1,大幅縮減客戶的資料量,所需要的儲存空間自然也變小,成本也跟的降低。

因此近年企業市場興起了儲存架構的轉換潮,帶動了Pure Storage業績年年翻倍,根據Pure Storage新出爐的2016會計年度年報,2016全年營收4.4億美元,年增率達152%,前一年營收是1.74億美元,年成長率超過300%,是矽谷史上成長最快的儲存公司,讓戴禪信心滿滿的說:「我們可以算是唯一受惠Flash、雲端兩波趨勢的儲存業者」。

Pure Storage營收高速成長,2016年營收達4.4億美元,年增152%。(資料來源:Pure Storage財報)
圖說:Pure Storage營收高速成長,2016年營收達4.4億美元,年增152%。(資料來源:Pure Storage財報)

他的說法並非全然自誇,從儲存大廠幾個收購案就可看到端倪,過去Flash/SSD儲存方案多是由新創或利基型公司推出,但為了因應趨勢,大廠不得不透過收購Flash儲存新創公司來應戰,例如EMC陸續買下XtremIO、DSSD,思科收購Whiptail。再加上,產業分析師普遍認為,All Flash儲存方案的滲透率約10%,隨企業汰換舊型態儲存,All Flash儲存的滲透率將逐步上升,顯示出市場後續潛力很大,而且人人都還有機會,因此不論是新創公司或傳統業者都在磨拳擦掌。

創業心法大公開  

作為一個連續創業家,戴禪算是相當成功,最早創立的Transarc,後來被IBM收購,再成立WebLogic,受到全球應用基礎架構軟體廠商BEA的青睞而迎娶入門,接著創立在當時被視為是Web 2.0與開放原始碼編程的創新公司Zimbra,被Yahoo以3.5億美元收購,後續Yahoo轉手賣給VMware。最新成立的Pure Storage則在去年第四季IPO,與穿戴裝置Fitbit、行動支付Square、加拿大電商Shopify等齊名,被視為是2015最受矚目的IPO案。

每家創辦的公司均漂亮出場,令人好奇戴禪是怎麼辦到、如何選擇創業的題材?「我的確是有一個方程式」他說。第一要素:一定要是大市場,市場夠大才具意義、才能改變世界。第二要素:在這個市場中,客戶對現有的產品都不太滿意。而Pure Storage就是最好的一例,全球儲存市場一年規模達240億美元,但是,儲存設備在這二十年都在用類似大型主機(mainframe)的技術,越來越無法滿足客戶。

第三要素:技術要有破壞力、顛覆性。最後一個要素、但並不是最不重要,就是團隊,即使你已經具備了前三項,但沒有團隊幫你推動業務、行銷等,你的產品就不可能被世界知道。

中年開始就交棒

他也透露,Pure Storage是我累積了眾多經驗、最令他感到興奮的創業,「但這應該是我最後一個創業」。他進一步解釋,創業需要很大的精力,走到了中年階段,必須開始交棒,他相信團隊中許多年輕人都可以有很好的表現,「交棒,不是說我現在就要交出執行長,而是希望同仁有自我判斷決策的能力。」在Pure Storage的企業文化,大家都稱呼自己是創業小組,除了營運,也希望雇用的員工擁有創業精神。

對台灣企業來說,交棒似乎是一個不太重要的問題,但是對歐美企業是日常就要執行的工作,戴禪認為,一家公司能否繼續生存,除了擁抱創新,還有一個重要關鍵—復原能力,「儘管被隕石打到,也要很快爬起來」,雇用員工就是要找比自己更好的人,他也強調,不願交棒或許有許多原因,但如果是來自掌權者的自大(ego),那就是最差勁的原因,「公司的目標是贏得冠軍,不是MVP(最有價值球員)」。

不看股價 先衝投資和市佔

由於Pure Storage是矽谷歷史以來成長最快的儲存公司,營收呈現高速成長,加上戴禪的連續創業表現,讓投資者不得不較嚴格檢驗其表現,但是攤開財報,Pure Storage仍在虧損階段,其中在銷售和行銷(Sales & Marketing,S&M)的費用相當高,占了2016年度營收的一半。

「為什麼S&M費用這麼高?」記者問。「如果我們讓成長速率減緩,很快就會獲利,但現在我們寧可持續投資以保持高速成長、保有優勢」戴禪答得坦率。不過他也解釋,業務跟行銷的投資,包括推廣市場、服務客戶需要雇用許多人員,不僅整體團隊大了一倍,因亞洲市場成長很快,近期亞洲團隊也擴編了一倍,都是必要的支出。

另一項原因則是收費模式,Pure Storage是採取訂閱服務制(subscription),客戶採購後在未來幾年都會支付費用,但這是之後才會認列入財報,因此業績反應的時間會往後延

戴禪說,相較於EMC、IBM,Pure Storage仍是一家小公司,但因為產品、技術有特色,才能有高速的業績成長,「高階管理團隊不在意股價,我們只聚焦業務成長,在意技術領先」。特別是flash價格下降,對企業轉換會是很大的誘因,更何況連對手EMC、NetApp都提到:只是要效能關鍵的數據未來都應該被儲存到flash,這對Pure Storage是很好的機會,「因為我們的技術至少比其他公司領先兩年」。

圖說:Pure Storage去年以每股17美元掛牌,圖為近半年股價走勢。(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圖說:Pure Storage去年以每股17美元掛牌,圖為近半年股價走勢。(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