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解讀蔡英文就職演說,我們該如何期待新經濟結構轉型?

2016.05.24 by
郭芝榕
5月20日,對台灣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新任總統蔡英文宣誓就職,她成為華人世界最有政治權力的女性。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強調新政府要「解決問題」、...

5月20日,對台灣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新任總統蔡英文宣誓就職,她成為華人世界最有政治權力的女性。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強調新政府要「解決問題」、「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這將是新任總統首次在就職演說中提到「年輕人」。

年輕人是國家的未來,而現在台灣年輕人正面臨十分艱困的經濟處境。針對國家的未來,她提出五大點做法,包括經濟結構的轉型、強化社會安全網、社會的公平與正義、區域的和平穩定發展及兩岸關係、外交與全球性議題。

蔡英文  
(圖說: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上,提到台灣必須向新經濟轉型的重要性。圖片來源:蔡英文官方Facebook。)

其中,與科技領域最相關的就是第一點「經濟結構的轉型」,要下定決心勇敢走出另外一條路,要想辦法打造可以永續發展的新經濟模式,大致上是以下幾個方向:

  • 強化經濟的活力與自主性,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經濟合作及自由貿易談判,包括TPP、RCEP等。
  • 推動新南向政策,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
  • 推動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藉著這些產業來重新塑造台灣的全球競爭力。
  • 提升勞動生產力,保障勞工權益,讓薪資和經濟成長能同步提升。

什麼才是新經濟模式?

只是,所謂的「新經濟模式」到底是什麼呢?

傳統產業面臨轉型的困難,製造業的成功還能引領台灣下個20年嗎?台灣需要新的經濟動能。正當臨近的中國喊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韓國喊出「創意經濟」,泰國也專門成立「數位經濟部」的時候,亞洲國家都開始認知傳統企業轉型的必要性,並積極投入支持網路科技創新創業時,我們的新政府準備好了嗎?真的認知所謂的「新經濟」是什麼了嗎?是否能夠以「年輕人」主體,不再只看短期選票,打造一個長達10年、20年的科技藍圖,讓台灣加緊腳步跟上全球的網路科技浪潮,重回世界的科技版圖呢?

新經濟意味著要著傳統製造業的經濟型態轉型到新的科技經濟型態,而那會是相較於傳統製造業,以網路為主體的一種新的模式,要如何看出什麼是新經濟?可以以是否能快速擴張以及規模化的時間短兩個因素來判斷,不論是Google、Facebook或亞馬遜等等公司,或是世界上正熱烈討論的獨角獸(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未上市公司)例如Uber、Airbnb、小米,都屬於短時間內可以創造高價值的「網路公司」。

新經濟網路公司的特色是團隊成員很少,卻可以創造出比傳統產業還高的經濟價值,不僅低汙染,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提高薪資。根據去年數位時代報導,至少有29家網路新創公司獲得150億台幣資金,相較2014年,台灣新創獲得的資金已成長許多。今年開始,也有10家公司準備掛牌上市。

1月大選過後,新內閣人事逐步出爐,蔡英文政府也陸續推出科技政策,3月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TiEA選出新的理事長,蔡英文受邀演講,她雖然指出,「軟體人才」與「國家戰略」是台灣未來發展兩大關鍵!,但沒有具體的方向和策略。

五大創新政策一點都不「新」

然而,新政府心裡想的產業國家級戰略沒有包括網路產業,實在讓許多網路創業者十分憂心。就蔡英文政府陸續拋出的亞洲矽谷、物聯網、綠能科技、生技產業、智慧機器創新產業及國防產業等五大創新政策來看,雖然是台灣既有的優勢,但是一點都不「新」,都還是需要投入許多資本和設備的產業。政府也跟企業一樣,面臨「創新的兩難」,也就是追求獲利還是要投入資源創新?

政府在目前GDP保1都困難的情況下,最合理的選擇當然是加重原有項目的支出,鞏固既有的經濟結構,搶救GDP。只是,在台灣面臨產業轉型的當頭,若是繼續參照舊的方法,我們還有什麼機會改變?雖然新經濟模式無法在短時間內為台灣貢獻GDP或增加就業機會,但台灣不能再等了,全球科技發展的速度這麼快,再不抓住這波浪潮,就來不及了。

此外,部長們對數位科技及網路不算太熟悉,以為建個行政院的LINE群組溝通就可以更快速、順暢,但沒有意識到使用科技的重點其實在於開放心態,而非工具本身。新任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不用智慧型手機,被媒體稱為「科技原始人」,其實,智慧型手機不只是打電話、找不找得到人的功能而已,如果官員們不了解建立其上的智慧服務應用,如何能理解網路科技,並對網路科技有更長遠的想像?相較毛治國、張善政所建立的科技閣揆,積極聽年輕人和網路圈的意見,鬆綁第三方支付及創業法規,也讓人憂心好不容易開始開放的政府,是否將走回頭路?

五大創新政策:蔡英文:沒有創投資金挹注,新創公司就像鯨魚擱淺沙灘!五策略打通任督二脈
新政府科技人事:蔡英文新政府啟動科技人事布局:科技政委吳政忠、科技部長楊弘敦、經濟部長李世光,網路圈怎麼看?(5/20更新)
[亞洲矽谷] 新政府為什麼選定桃園作為亞洲矽谷?
[亞洲矽谷] 什麼是亞洲矽谷?為什麼要做

物聯網的重點是智慧服務,不是硬體

以物聯網和智慧產業為中心的亞洲矽谷,「物聯網」是其中跟網路最有關係的一個方向。不可否認硬體是台灣長久以來的優勢,但網路不該用來服務硬體,也不該是硬體產業遇瓶頸時轉型的解決方案,相反地,應該是硬體來服務網路,發展智慧服務。

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說,物聯網不再是the future of mobile,不應該再注意手機、車子,而是應該注意新的需求。物聯網給了很多新的平台,可是重點是,上面的智慧服務是什麼?台灣要扭轉產業的最後一次機會,是把握物聯網,但不是把握硬體,這不是意味著要放棄硬體,而是要把握硬體可以發展的智慧服務。

人才往新經濟移動,政府不要逆潮流

亞洲國家包括中國、韓國、越南、泰國,已經有大量在海外留學的「海歸派」,回到自己國家工作,創造新經濟和新的可能,成為網路公司的創業者,或是幫網路新創公司擴張全球化業務。當全球人才都往網路新經濟移動的時候,台灣人才也不例外。世界級的網路科技業吸納許多台灣人才,台灣人離鄉背景,幫國際公司打工,不是他們不愛台灣,而是,即便他們想回來,也回不來了。薪資是最直接而現實的問題,舞台及未來發展性也是一大原因,台灣沒有足夠的網路公司,可以容納這些新經濟的人才。

台灣人才教育水準高、忠誠度高、心理素質好、CP值高,比起中國、日本,更擁有國際化視野,日本、韓國公司想發展國際市場,幾乎都會選擇台灣市場做為前進中國及東南亞的第一站,甚至中國網路公司大舉到台灣攬才,讓台灣人負責全球化業務,負責接軌國際市場。這些都是國外企業看重台灣人才的優點,政府及產業看見了嗎?只是,政府到底知不知道年輕人想加入的產業是什麼?希望新政府推出的政策和方向千萬不要逆潮流而行。

[數位觀點] 蔡英文說:「我們有務實可靠的工程師」,然後呢?

為什麼國家支持網路很重要?

簡立峰在3月時極力呼籲,「網路產業將成為翻轉台灣的關鍵產業,是全球經濟轉型的新引擎,是年輕人的機會!」台灣的網路必須強起來,才能有創新的能量,大部分的產業都需要網路拉一把,但是台灣要先把網路產業拉起來。他加重語氣指出,「這是個國安問題,它不只是經濟問題!」

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也認為,國家支持網路是重要的,因為連網已經跟用電一樣不可或缺了,網路實力代表一個國家的語話權。台灣是被國外網路服務侵略最多的地方,像LINE、Facebook、Google等等,台灣用的是本地還是外地的服務?這決定了台灣能否支配別的市場,當任何新服務都要用Google和Facebook行銷時,交易金額都被外國公司拿走,台灣公司難道不掙扎嗎?他語重心長地說,「台灣網路公司要很努力,衝一下,證明自己!現在不打仗真的就不用打了!如果我們努力卻失敗了,但至少我們要打過這一仗,知道為何失敗。」

這兩年我採訪許多台灣新創團隊,他們開始往全球化發展了,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他們期待政府為他們做的,也只有三件事:第一、傾聽年輕人的聲音,真的了解網路的重要性及顛覆性。第二、以興利取代防弊的思維,不要一開始就對新興網路服務多加限制,讓許多新服務因此胎死腹中。第三、創業及網路法規鬆綁,讓台灣新創公司與世界的公司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

台灣網路產業歷經失落的15年,現在還來得及,全產業的「網路化」(互聯網+),是所有產業升級的機會,也是台灣年輕人的未來。也許我們來不及跟上行動網路的世代,但我們還來得及創造下一個物聯網平台的智慧服務,台灣不能再重硬輕軟,我們擁有的工程師人才庫,不應該用來替大企業代工,而是要創造最大的價值,創造出自己的網路服務,影響全世界。

延伸閱讀:簡立峰:物聯網是台灣扭轉產業的最後一次機會
簡立峰:產業需要網路拉一把,但台灣要先把網路產業拉起來!

蔡英文就職演說全文如下:

各位友邦的元首與貴賓、各國駐台使節及代表、現場的好朋友,全體國人同胞,大家好

感謝與承擔

就在剛剛,我和陳建仁已經在總統府裡面,正式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與副總統。我們要感謝這塊土地對我們的栽培,感謝人民對我們的信任,以及,最重要的,感謝這個國家的民主機制,讓我們透過和平的選舉過程,實現第三次政黨輪替,並且克服種種不確定因素,順利渡過長達四個月的交接期,完成政權和平移轉。

台灣,再一次用行動告訴世界,作為一群民主人與自由人,我們有堅定的信念,去捍衛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這段旅程,我們每一個人都參與其中。親愛的台灣人民,我們做到了。

我要告訴大家,對於一月十六日的選舉結果,我從來沒有其他的解讀方式。人民選擇了新總統、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個字:解決問題。此時此刻,台灣的處境很困難,迫切需要執政者義無反顧的承擔。這一點,我不會忘記。

我也要告訴大家,眼前的種種難關,需要我們誠實面對,需要我們共同承擔。所以,這個演說是一個邀請,我要邀請全體國人同胞一起來,扛起這個國家的未來。

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全體國民的共同奮鬥,才讓這個國家偉大。總統該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總統該團結的是整個國家。團結是為了改變,這是我對這個國家最深切的期待。在這裡,我要誠懇地呼籲,請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讓我們拋下成見,拋下過去的對立,我們一起來完成新時代交給我們的使命。

在我們共同奮鬥的過程中,身為總統,我要向全國人民宣示,未來我和新政府,將領導這個國家的改革,展現決心,絕不退縮。

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

未來的路並不好走,台灣需要一個正面迎向一切挑戰的新政府,我的責任就是領導這個新政府。

我們的年金制度,如果不改,就會破產。我們僵化的教育制度,已經逐漸與社會脈動脫節。我們的能源與資源十分有限,我們的經濟缺乏動能,舊的代工模式已經面臨瓶頸,整個國家極需要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我們的人口結構急速老化,長照體系卻尚未健全。我們的人口出生率持續低落,完善的托育制度卻始終遙遙無期。我們環境汙染問題仍然嚴重。我們國家的財政並不樂觀。我們的司法已經失去人民的信任。我們的食品安全問題,困擾著所有家庭。我們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我們的社會安全網還是有很多破洞。最重要的,我要特別強調,我們的年輕人處於低薪的處境,他們的人生,動彈不得,對於未來,充滿無奈與茫然。

年輕人的未來是政府的責任。如果不友善的結構沒有改變,再多個人菁英的出現,都不足以讓整體年輕人的處境變好。我期許自己,在未來的任期之內,要一步一步,從根本的結構來解決這個國家的問題。

這就是我想為台灣的年輕人做的事。雖然我沒有辦法立刻幫所有的年輕人加薪,但是我願意承諾,新政府會立刻展開行動。請給我們一點時間,也請跟我們一起走上改革的這一條路。

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國家的處境。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沒有未來,這個國家必定沒有未來。幫助年輕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正義,把一個更好的國家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新政府重大的責任。 第一、經濟結構的轉型

要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未來,新政府要做到以下幾件事情。

首先,就是讓台灣的經濟結構轉型。這是新政府所必須承擔的最艱鉅使命。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失去信心。台灣有很多別的國家沒有的優勢,我們有海洋經濟的活力和靭性,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務實可靠的工程師文化、完整的產業鏈、敏捷靈活的中小企業,以及,永不屈服的創業精神。

我們要讓台灣經濟脫胎換骨,就必須從現在起就下定決心,勇敢地走出另外一條路。這一條路,就是打造台灣經濟發展的新模式。

新政府將打造一個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價值,追求永續發展的新經濟模式。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強化經濟的活力與自主性,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經濟合作及自由貿易談判,包括TPP、RCEP等,並且,推動新南向政策,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 除此之外,新政府相信,唯有激發新的成長動能,我們才能突破當前經濟的停滯不前。我們會以出口和內需作為雙引擎,讓企業生產和人民生活互為表裡,讓對外貿易和在地經濟緊密連結。

我們會優先推動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藉著這些產業來重新塑造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我們也要積極提升勞動生產力,保障勞工權益,讓薪資和經濟成長能同步提升。

這是台灣經濟發展的關鍵時刻。我們有決心,也有溝通能力。我們已經有系統性的規劃,未來,會以跨部會聯手的模式,把整個國家的力量集結起來,一起來催生這個新模式。

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要忘記對環境的責任。經濟發展的新模式會和國土規劃、區域發展及環境永續,相互結合。產業的佈局和國土的利用,應該拋棄零碎的規畫,和短視近利的眼光。我們必須追求區域的均衡發展,這需要中央來規畫、整合,也需要地方政府充分發揮區域聯合治理的精神。 我們也不能再像過去,無止盡地揮霍自然資源及國民健康。所以,對各種汙染的控制,我們會嚴格把關,更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對於能源的選擇,我們會以永續的觀念去逐步調整。新政府會嚴肅看待氣候變遷、國土保育、災害防治的相關議題,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也只有一個台灣。

第二、強化社會安全網

新政府必須要承擔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強化台灣的社會安全網。這些年,幾件關於兒少安全及隨機殺人的事件,都讓整個社會震驚。不過,一個政府不能永遠在震驚,它必須要有同理心。沒有人可以替受害者家屬承受傷痛,但是,一個政府,尤其是第一線處理問題的人,必須要讓受害者以及家屬覺得,不幸事件發生的時候,政府是站在他們這一邊。

除了同理心之外,政府更應該要提出解決的方法。全力防止悲劇一再發生,從治安、教育、心理健康、社會工作等各個面向,積極把破洞補起來。尤其是治安與反毒的工作,這些事情,新政府會用最嚴肅的態度和行動來面對。 在年金的改革方面,這是攸關台灣生存發展的關鍵改革,我們不應該遲疑,也不可以躁進。由陳建仁副總統擔任召集人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已經緊鑼密鼓在籌備之中。過去的政府在這個議題上,曾經有過一些努力。但是,缺乏社會的參與。新政府的做法,是發動一個集體協商,因為年金改革必須是一個透過協商來團結所有人的過程。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由不同階層、不同職業代表,在社會團結的基礎上,共同協商。一年之內,我們會提出可行的改革方案。無論是勞工還是公務員,每一個國民的退休生活都應該得到公平的保障。

另外,在長期照顧的議題上,我們將會把優質、平價、普及的長期照顧系統建立起來。和年金改革一樣,長照體系也是一個社會總動員的過程。新政府的做法是由政府主導和規劃,鼓勵民間發揮社區主義的精神,透過社會集體互助的力量,來建立一套妥善而完整的體系。每一個老年人都可以在自己熟悉的社區,安心享受老年生活,每一個家庭的照顧壓力將會減輕。照顧老人的工作不能完全讓它變成自由市場。我們會把責任扛起來,按部就班來規劃與執行,為超高齡社會的來臨,做好準備。 第三、社會的公平與正義

新政府要承擔的第三件事情,就是社會的公平與正義。在這個議題上,新政府會持續和公民社會一起合作,讓台灣的政策更符合多元、平等、開放、透明、人權的價值,讓台灣的民主機制更加深化與進化。

新的民主制度要能夠上路,我們必須先找出面對過去的共同方法。未來,我會在總統府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用最誠懇與謹慎的態度,來處理過去的歷史。追求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在追求社會的真正和解,讓所有台灣人都記取那個時代的錯誤。

我們將從真相的調查與整理出發,預計在三年之內,完成台灣自己的轉型正義調查報告書。我們將會依據調查報告所揭示的真相,來進行後續的轉型正義工作。挖掘真相、彌平傷痕、釐清責任。從此以後,過去的歷史不再是台灣分裂的原因,而是台灣一起往前走的動力。

同樣在公平正義的議題上,我會秉持相同的原則,來面對原住民族的議題。今天的就職典禮,原住民族的小朋友在唱國歌之前,先唱了他們部落傳統的古調。這象徵了,我們不敢忘記,這個島上先來後到的順序。 新政府會用道歉的態度,來面對原住民族相關議題,重建原民史觀,逐步推動自治,復育語言文化,提升生活照顧,這就是我要領導新政府推動的改變。

接下來,新政府也會積極推動司法改革。這是現階段台灣人民最關心的議題。司法無法親近人民、不被人民信任、司法無法有效打擊犯罪,以及,司法失去作為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功能,是人民普遍的感受。

為了展現新政府的決心,我們會在今年十月召開司法國是會議,透過人民實際的參與,讓社會力進來,一起推動司法改革。司法必須回應人民的需求,不再只是法律人的司法,而是全民的司法。司法改革也不只是司法人的家務事,而是全民參與的改革。這就是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

第四、區域的和平穩定發展及兩岸關係

新政府要承擔的第四件事情,是區域的和平穩定與發展,以及妥善處理兩岸關係。過去三十年,無論是對亞洲或是全球,都是變動最劇烈的時期;而全球及區域的經濟穩定和集體安全,也是各國政府越來越關切的課題。

台灣在區域發展當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關鍵角色。但是近年來,區域的情勢快速變動,如果台灣不善用自己的實力和籌碼,積極參與區域事務,不但將會變得無足輕重,甚至可能被邊緣化,喪失對於未來的自主權。

我們有危機,但也有轉機。台灣現階段的經濟發展,和區域中許多國家高度關聯和互補。如果將打造經濟發展新模式的努力,透過和亞洲、乃至亞太區域的國家合作,共同形塑未來的發展策略,不但可以為區域的經濟創新、結構調整和永續發展,做出積極的貢獻,更可以和區域內的成員,建立緊密的「經濟共同體」意識。

我們要和其他國家共享資源、人才與市場,擴大經濟規模,讓資源有效利用。「新南向政策」就是基於這樣的精神。我們會在科技、文化與經貿等各層面,和區域成員廣泛交流合作,尤其是增進與東協、印度的多元關係。為此,我們也願意和對岸,就共同參與區域發展的相關議題,坦誠交換意見,尋求各種合作與協力的可能性。

在積極發展經濟的同時,亞太地區的安全情勢也變得越來越複雜,而兩岸關係,也成為建構區域和平與集體安全的重要一環。這個建構的進程,台灣會做一個「和平的堅定維護者」,積極參與,絕不缺席;我們也將致力維持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我們更會努力促成內部和解,強化民主機制,凝聚共識,形成一致對外的立場。

對話和溝通,是我們達成目標最重要的關鍵。台灣也要成為一個「和平的積極溝通者」,我們將和相關的各方,建立常態、緊密的溝通機制,隨時交換意見,防止誤判,建立互信,有效解決爭議。我們將謹守和平原則、利益共享原則,來處理相關的爭議。

我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當選總統,我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對於東海及南海問題,我們主張應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兩岸之間的對話與溝通,我們也將努力維持現有的機制。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92年之後,20多年來雙方交流、協商所累積形成的現狀與成果,兩岸都應該共同珍惜與維護,並在這個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兩岸的兩個執政黨應該要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造福兩岸人民。

我所講的既有政治基礎,包含幾個關鍵元素,第一,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這是歷史事實;第二,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第三,兩岸過去20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第四,台灣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

第五、外交與全球性議題

新政府要承擔的第五件事情,是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在外交與全球性的議題上做出貢獻。讓台灣走向世界,也要讓世界走進台灣。

現場有許多來自各國的元首與使節團,我要特別謝謝他們,長久以來一直幫助台灣,讓我們有機會參與國際社會。未來,我們會持續透過官方互動、企業投資與民間合作各種方式,分享台灣發展的經驗,與友邦建立永續的夥伴關係。

台灣是全球公民社會的模範生,民主化以來,我們始終堅持和平、自由、民主及人權的普世價值。我們會秉持這個精神,加入全球議題的價值同盟。我們會繼續深化與包括美國、日本、歐洲在內的友好民主國家的關係,在共同的價值基礎上,推動全方位的合作。

我們會積極參與國際經貿合作及規則制定,堅定維護全球的經濟秩序,並且融入重要的區域經貿體系。我們也不會在防制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議題上缺席。我們將會在行政院設立專責的能源和減碳辦公室,並且根據COP21巴黎協議的規定,定期檢討溫室氣體的減量目標,與友好國家攜手,共同維護永續的地球。 

同時,新政府會支持並參與,全球性新興議題的國際合作,包括人道救援、醫療援助、疾病的防治與研究、反恐合作,以及共同打擊跨國犯罪,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夥伴。

結語

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到今天剛好20年。過去20年,在幾任政府以及公民社會的努力之下,我們成功渡過了許多新興民主國家必須面對的難關。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曾經有過許多感動人心的時刻和故事,不過,正如同世界上其他國家一樣,我們也曾經有過焦慮、不安、矛盾、與對立。

我們看到了社會的對立,進步與保守的對立,環境與開發的對立,以及,政治意識之間的對立。這些對立,曾經激發出選舉時的動員能量,不過也因為這些對立,我們的民主逐漸失去了解決問題的能力。

民主是一個進程,每一個時代的政治工作者,都要清楚認識他身上所肩負的責任。民主會前進,民主也有可能倒退。今天,我站在這裡,就是要告訴大家,倒退不會是我們的選項。新政府的責任就是把台灣的民主推向下一個階段:以前的民主是選舉的輸贏,現在的民主則是關於人民的幸福;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

打造一個沒有被意識形態綁架的「團結的民主」,打造一個可以回應社會與經濟問題的「有效率的民主」,打造一個能夠實質照料人民的「務實的民主」,這就是新時代的意義。

只要我們相信,新時代就會來臨。只要這個國家的主人,有堅定的信念,新時代一定會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上誕生。

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演講要結束了,改革要開始了。從這一刻起,這個國家的擔子交在新政府身上。我會讓大家看見這個國家的改變。

歷史會記得我們這個勇敢的世代,這個國家的繁榮、尊嚴、團結、自信和公義,都有我們努力的痕跡。歷史會記得我們的勇敢,我們在2016年一起把國家帶向新的方向。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因為參與台灣的改變,而感到驕傲。

剛才表演節目中的一首歌曲當中,有一句讓我很感動的歌詞:(台語)現在是彼一天,勇敢ㄟ台灣人。

各位國人同胞,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等待已經結束,現在就是那一天。今天,明天,未來的每一天,我們都要做一個守護民主、守護自由、守護這個國家的台灣人。

謝謝大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