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振萱] 媒體的天然數位腦 vs. 老靈魂

2016.06.11 by
官振萱
官振萱 查看更多文章

曾是財經雜誌記者,足跡踏過三十多個國家、採訪超過百家企業與企業家之後,她開始尋找地圖上自己的新定位,從記者變成專業經理人,曾任職過網路外商公司,現為聯合報新聞部副總編輯,探索並實驗媒體與社會的新可能性。

現今各大媒體產製現場,需要資深老靈魂與天然數位腦的混種組合。不論誰少了誰都無法在打群架的時代脫穎而出。唯有打破組織慣性,創造「神」與「...

現今各大媒體產製現場,需要資深老靈魂與天然數位腦的混種組合。不論誰少了誰都無法在打群架的時代脫穎而出。唯有打破組織慣性,創造「神」與「形」的完美戰隊。

前幾天去台大新聞研究所授課,青春面孔、活力四射的的課堂報告讓我驚豔,開心之餘也備受衝擊,這些年推動媒體數位轉型的疑問一一被挑起。

當天課堂上,同學們分享了「當新聞遇上幾個不同元素,會產生什麼效應?」比如:當新聞遇上新科技(如360度虛擬實境技術)、新世代使用行為(如直式影音、聊天App),研一的同學們出乎意料的準確掌握了當中的關鍵點。

特別是360度虛擬實境運用在新聞上,同學精準掌握的程度,讓我和另一位授課老師都大吃一驚。因為,我們新媒體中心大概花了半年時間,才稍稍摸索出「360度虛擬實境說新聞」的製作重點。怎麼這些「孩子」,只給一周時間準備,三兩句就點破了我們苦思已久的問題核心?

科技越強大,越須「老靈魂」操盤

這些年輕腦袋,應該是浸泡在數位的汁液裡,腦袋都是「天然數位」的。這些數位工具,他們輕鬆上手。但假設把他們直接丟進新聞現場裡,就萬事俱足嗎?

就以360度虛擬實境為例,今年2月發生的南台大地震,我們思索再三不敢貿然出機拍攝,因為擔憂能操作此技術的同事新聞歷練還不夠,有些人事物該不該入畫面,年輕同事可能一時反應不過來,零時差播出又身歷實境的力道,反而可能加重傷害了受災者。

科技越強大,速度越即時,新聞現場越需要毫秒便能進入狀況、全盤掌握現場的資深工作者,新聞倫理要考量的層面也更動態多元(題外話,我覺得新研所的新聞倫理課程應該大幅更新教案),年輕腦袋,似乎要加上「老靈魂」,或說「熟靈魂」,才能更精準到位、分寸拿捏得宜的完成工作。

「神」與「形」的戰場

數位內容,是「神」與「形」的結合。「神」(內容本質)要準確掌握,需要日積月累的錘鍊,都是跌倒、犯錯、搥心肝、識人性後的領悟,才能逐漸接近本質。所以,靈魂不是小鮮肉,千瘡百孔,已老、已熟。

但是反過來看,擁有老靈魂的媒體人,往往對於推陳出新的「形」(表現方式),難掌握也難適應。文字思考、平面版型,已駐紮在腦袋裡,數十年工作慣性很難打破。數位的載具、呈現,是平面軌道之外的,新增的、額外的工作,如果不能把慣行的工作方式砍掉重練、大破大立,數位帶來所有「形」的可能性,就是原來工作之上永遠的疊床架屋。

我忽然想,如果來個「師徒制」,不知道可不可行?「老靈魂」帶著「天然數位腦」跑新聞,手把手的傳授自己的新聞判斷、跑線的眉角。到了內容呈現,換「天然數位腦」細細講解數位工具的應用、製作的訣竅,兩兩一組,可否創造「神」與「形」的完美組合?

打破組織的慣性

想著想著覺得自己太樂觀,因為,「團隊」不是媒體常見的作戰隊形。新聞工作長期以來是單兵作戰,「資深記者」個人擁有獨到的人脈、第一手關鍵新聞,是多數人的追求,這樣跑新聞很靈活、易深入。但是數位的戰場上,團隊作戰是必然,一個重要的新聞事件、現場,要有各種角度的洞察、要產出符合各種載具的最適呈現,文字的、圖片的、影音的、直播的、360度虛擬實境的……,還要追求速度、即時,一個人一枝筆是絕對不夠的,必須是經過規劃、分工、調度的一組團隊,才有可能完成任務。

要打團隊戰,要先打破組織的慣性。長期以來,媒體常在「平面不漏新聞」的前提下分線,對於踩線,記者不樂意,主管通常也不介入。但數位的場域裡要關照的面向太多太雜又求時效,不打破路線門戶很難勝出。更難的考驗是調度,出口的載具可能是平面媒體,也可能是多種數位產品、或社群平台,形式可能是文字、照片、影音或其他多媒體素材,每一種資訊推出的時間點又不同,在在考驗主管調度的本領。

甚至,一個重大新聞現場可能還去了不同的團隊,怎樣事前(或當下)分工,不重工,讓每位同仁在現場各司其職,合力產出多角度多層次的報導,這考驗更高主管橫向觀看、見樹見林的調控能力。聯合報新聞部正在規劃「雲端多媒體大稿單」,考量環節甚多,規劃要務實,執行要徹底,都不容易。

下課了,收穫了很多驚喜,踏出教室的腳步卻也更沉重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