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沒有 Uber 的城市

2016.06.24 by
陳伊凡
成立 7 年、橫掃全球的 Uber,始終遊走在各國法規游離地帶,雖然爭議懸而未決,卻已成功讓幾百萬人養成習慣,但它其實一直走在鋼索上。那麼,...

成立 7 年、橫掃全球的 Uber,始終遊走在各國法規游離地帶,雖然爭議懸而未決,卻已成功讓幾百萬人養成習慣,但它其實一直走在鋼索上。那麼,要是 Uber 真的消失,將對一座已對它習以為常的城市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photo credit: Dave Doe

今年五月,美國德州奧斯汀居民仍投票否決了 1 號提案(Proposition 1)——這個提案旨在廢除強制司機指紋檢驗,作為背景審查的一環。因此,更嚴格的監管措施勢在必行,而 Uber 與 Lyft 兩家全美最大的汽車共乘公司拒絕服從,退出市場。

於是,上萬名駕駛頓失工作,也為這座以夜生活著稱的城市,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人口接近 100 萬的奧斯汀,只有 900 輛持有執照的合法計程車,而且大眾交通系統並不完善,Uber、Lyft 曾經填補龐大需求,但如今人們打開 app 只能見到空蕩蕩的地圖,沒有任何車子在上頭行駛。

私家車媒合「地下化」,更混亂而危險的城市

app 叫車服務瞬間「空窗」,很快有人想到利用 Facebook 群組,繼續媒合駕駛與乘客,一個名為「Request A Ride」的社團開張,便吸引了 3.5 萬成員湧入。需要車輛接送的乘客留言說明地點,剛好在線上的司機們能夠立刻回覆自己的基本資訊、距離並提供過往 Uber 或 Lyft 的個人資料頁面,乘客從中挑選,雙方私下聯繫,並以現金或 Venmo、Square 等手機 app 支付。

雖然暫時解決燃眉之急,但私人群組管理畢竟更鬆散,身分驗證不易,Facebook 資料、Uber、Lyft 截圖都能造假,沒人知道會不會有重刑犯混入,乘客在上萬人眼前暴露自己的行蹤也不安全。缺乏評價系統,供需雙方只能倚賴有限的資訊判斷對方是否值得信賴,現在已有乘客控訴遇到醉醺醺的駕駛;況且司機為了賺錢,即使遠在天邊,也可能謊稱自己就在乘客所在地附近。

奧斯汀酒吧密度極高,又聚集了許多大型節慶祭典,比如結合科技、音樂與實驗電影的 SXSW 名聞遐邇,每年吸引 7 萬人湧入參與。精彩豐富的夜生活卻彷彿頓失安全後盾,前 Uber 駕駛 Sarah Cooper 形容,Uber 與 Lyft 停業第一天,「爛醉的男男女女就像殭屍進攻一樣。」當地一名調酒師 Morgan Taylor 也說,少了 app 叫車的選擇,她得適時阻止客人豪飲,也就是擋掉自己的生意,而甘冒風險、酒駕上路的酒客也愈來愈多。

空下來的共乘沃土


圖說:奧斯汀新興共乘服務 Fasten

不過,Uber、Lyft 兩大巨頭離去,也讓奧斯汀小型的共乘服務有了嶄露頭角的機會。上述 Facebook 群組,便是其中一個 Arcade City 的「暫時性替代方案」,其他還有 Fare、Fasten、Get Me、Wingz 等 app 躍躍欲試,他們在共乘基礎上發展不同優勢,比方說讓乘客可以事先預訂車輛,或者要求 Facebook 實名認證、乘客也能選擇駕駛。而且他們樂於配合政府監管措施,雖然這也代表這些服務難以快速擴張規模。

只是,比起 Uber 與 Lyft 有大量資金得以投資技術不斷精進使用者體驗,這些 app 當然遠遠落後:司機埋怨導航系統奇爛,乘客覺得註冊流程令人費解,且僧少粥少,供需雙方經常陷在無止盡的等待。

很顯然的,多數公司終將失敗,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經濟系榮譽教授 Daniel Hamermesh 認為,最後能夠存活下來的,應是善待駕駛、願意提供更高費率的公司,唯有如此,司機們才會心甘情願提供更優質的服務,也才能留下更多使用者。

砸 800 萬美元擋指紋審查

為了說服奧斯汀市民對第一法案投下贊成票——亦即共乘公司駕駛不必採取嚴厲的指紋檢驗,Uber 與 Lyft 相繼共投入 800 萬美元進行公關宣傳以及政治遊說,但 56% 的市民決定司機應該受到更嚴謹的把關。

兩年前辭去兩份工作、專職開 Uber 的駕駛 Nick Fowler,現在每天早上得大老遠到車程一個小時的隔壁城市聖安東尼載客,那裡的 Uber 仍照常營運。接著又返回奧斯汀,服務他於 Uber 時期建立深厚關係的老主顧,這個月他的收入比往常驟減 50%。

然而,他說,「我們不打算讓大企業發號施令(call the shots),他們本來可以做得更好,但他們卻表現得跟三歲小孩一樣。」他指的是,奧斯汀要求 Uber 與 Lyft 須於 2017 年 2 月前完成共乘司機指紋審查,給予的期限已很足夠。而調酒師 Morgan Taylor 雖然被困在零落的公共運輸系統,但也明白表示,「如果你要繼續玩,請遵守遊戲規則。」

隨著 Uber 激速擴張,在歐美陸續發生的犯罪事件,終於引爆安全疑慮,雖然 Uber 堅稱安全審查制度非常嚴謹,卻仍被調查出部分司機重者有性侵、謀殺等前科紀錄,輕則也有假冒身分者。因此美國不少城市包括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等城市均考慮要求共乘服務公司將指紋審查納入背景調查,但 Uber 抗議這會大幅拖累司機錄取進度、並增加 35% 的乘客等待時間。

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vocativThe Atlantic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