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 愛立信預言網路型社會的未來

2016.07.26 by
詹子嫻
[百年老店] 愛立信預言網路型社會的未來
從修理電報機起家,接著,讓電話變得平凡不過,有了行動電話之後,又讓我們可以傳短訊,140年來,不僅只是愛立信這家公司的業務換了,更徹底...

從修理電報機起家,接著,讓電話變得平凡不過,有了行動電話之後,又讓我們可以傳短訊,140年來,不僅只是愛立信這家公司的業務換了,更徹底改變了人們溝通的方式。

愛利信創辦人Lars Magnus 和夫人 Hilda

圖說:愛利信創辦人Lars Magnus 和夫人 Hilda。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一位瑞典商人離鄉出差,藉著一封封情書傳達對妻子的思念,他寫到:「我們聘了一位能到上海出差的工程師,或許能為我們打開市場,雖然你身在遠方,但我們努力的事,將拉近你我的距離。」、「我離你甚遠,與其餘的世界亦沒有聯繫,只能透過明月傳送思念。」

這位瑞典商人恐怕沒想過,他從電報機修理工坊開始的小公司,拉近的不只是他與妻子的距離,還串起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如今有了行動網路,是個可以不到一秒傳訊、手機不離身的時代,對戀人的思念不必再請月娘傳話,只要點擊送出一張熊大與兔兔的貼圖。這些改變源自19世紀末拉爾思.馬格納斯.愛立信(Lars Magnus Ericsson),全球最大電信網路設備商愛立信的創辦人。

網路型社會是未來趨勢

臺灣愛立信總經理何可申

何可申(Hakan Cervell)
現職│台灣愛立信總經理
出生│1969年
經歷│自1990年起加入愛立信,任職多項領域及多個區域的主管職位,包括軟體開發、產品管理、專案管理,行銷管理與業務主管等,亞洲市場經驗達11年。

今年7月1日,愛立信正式啟動組織改組,分成五大事業體,分別為網路產品、網路服務、IT及雲端產品、IT及雲端服務、以及媒體。「過去五年,我們沒有很大的成長、沒有爭取到很多新客戶,這是我們的問題。」台灣愛立信總經理何可申(Hakan Cervell)直言,改組就是要回應這個問題,「不過,我們曾做過很多次組織調整,這只是其中一次而已。」
確實,一家活了140年的企業,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愛立信從修理電報機開始,接著做電話交換機,讓不同地點的人們能夠通話,也發明了行動電話、傳出第一封簡訊,2015年全球行動用戶數超過74億,平均每月行動數據流量就超過6GB,在這背後有四成的行動流量是靠愛立信完成傳遞,儘管手機需求持續成長,但也開始出現疲態,加上競爭對手華為猛攻,愛立信明白若想持續成長就必須往下一個浪潮布局。

什麼是下一個趨勢?愛立信執行長Hans Vestberg說:「我覺得是網路型社會(Network Society),所謂網路型社會是指任何事物都會相互連結,並從中獲得效益,而5G、物聯網及雲端就是驅動網路型社會的力量。」

根據愛立信內部研究單位預估,2021年全球聯網的裝置(包含運輸工具、家電等)將達到280億個,相較於消費市場,各式的產業應用在愛立信眼中才是最具潛力。舉例來說,台灣愛立信去年拿下一個案子,是協助遠東集團旗下的裕民航運利用資通訊(ICT)科技進行船隊管理,透過監控50艘船隻,可以掌握船隻位置與動態,並監控船隻速度,進而減少燃料使用及碳足跡。

還有像是在愛沙尼亞部署智慧電錶,愛立信與當地電力供應商Elektrilevi合作安裝63萬個智慧電錶,用戶不僅可遠端讀錶,電商也允許他們根據每日電價調整買電及用電,進而達到省電節能、節省費用的目的,在未來還會應用在協助市政單位更快發現及排除停電現象。這些都是網路型社會的一隅。

140年來不斷創新的關鍵

走了140個年頭,愛立信的發展也不是全然一帆風順,然而,即使愛立信已經百轉千折,「許多人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這是一家做手機的公司,幸運的是,至少還知道愛立信這家公司。」何可申笑說,15年前愛立信手機部門與索尼合組SONY Ericsson手機品牌,攜手了十年後雙方分道揚鑣,愛立信提早抽身離開現在殺紅眼的產業,只專注在B2B電信設備。

如今手機市場競爭同樣激烈,許多廠商都面臨困頓掙扎,或許該說愛立信很有遠見?「應該是說,我們具備改變的能力,而且願意改變,這是愛立信可以走140年的關鍵之一。」在愛立信工作25年,何可申觀察到,其實在80年代末期,愛立信就開始了行動電話的研究,但當時沒有人看好,「沒有人想要隨時隨地都被找到啊。」但到了90年代初期,所有人都相信這絕對是一項大事,現在更是成為生活必需品。

投資創新且要想得更遠一些

另一項關鍵就是投資創新,愛立信的客戶是各國的電信業者,走的是B2B模式,不過,在愛立信內部卻設有一個消費者行為研究室(ConsumerLab),運作超過20年,每年在全球面訪超過10萬人,專門研究人類行為及價值,例如人類如何使用以及怎麼思考ICT產品及服務,進而挖掘市場的需求及機會。

ConsumerLab近期做了一個穿戴裝置的研究,過往會購買穿戴裝置的人多半是為了健康、健身用途,不過調查發現,這個誘因已經慢慢弱化,有43%的穿戴裝置購買者在過去三個月並沒有做任何運動,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個人安全」,最想要的穿戴裝置功能第一名就是救援或SOS按鈕!而且穿戴裝置的潛在客群有年輕化趨勢,15到24歲、25到35歲的比例高,消費者自己則預估穿戴裝置要廣為普及,至少得到2020年之後。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穿戴裝置看似與愛立信關聯不大,為什麼還要做這些研究?穿戴裝置研究只是眾多例子之一,重點在於數據背後的意義、變化及趨勢,對愛立信在與客戶溝通、產品開發都是很有啟發性的資訊,因此愛立信願意投注資源研究消費大眾,為的就是掌握最前端的需求,而不是等著客戶傳遞二手資訊就好,那已經太落後、太被動。這就是愛立信口中的「Thinking Ahead」(想得更遠)策略。反觀台灣有許多經營B2B業務的企業,卻鮮少有此投資。

此外,愛立信去年研發費用為350億克朗(約1,417.5億新台幣),先前也宣布從2013年到2018年間,將投資70億克朗(約282億新台幣)打造三個全球ICT研發中心,其中位在瑞典的林雪坪(Linköping)、羅瑟伯格(Rosersberg)已分別在2014年、2016年運作,加拿大蒙特婁(Montreal)研發中心預計下半年就會啟用,目標就是全力朝5G技術發展。

經營超過一世紀,愛立信從小工坊變成一個擁有11.6萬員工的跨國企業,業務發展也有過多次的調整,「如果你現在聽到有人說愛立信是手機公司,你會怎麼回答?」何可申大笑了一下,「我會說,我們是確保無人車在路上正常行駛、或是可以讓你家冰箱上網的公司。我不想只告訴外界愛立信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是告訴大家,愛立信貢獻了什麼。」他給了一個很好的答案。

愛立信

成立於1876年。主要業務為全球行動或固網業者提供電信設備、服務及管理;2015年研發費用為350億克朗,約1,417.5億新台幣。

  • 1876 年
    拉爾思.馬格納斯.愛立信(Lars Magnus Ericsson)開辦電報機修理工坊。
    1894年,丹麥電話接線站
1894年,丹麥電話接線站。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1895年,與中國簽訂第一份合約於上海

1895年,與中國簽訂第一份合約於上海。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1903年,荷蘭人工接線廳

1903年,荷蘭人工接線廳。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1910年,擁有信號系統的電話

1910年,擁有信號系統的電話。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1942年,瑞典公司電話接線台

1942年,瑞典公司電話接線台。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 1950 年
    溝通無國界,愛立信電話交換機支援全球第一通國際電話。

1957年,Ericofon電話廣告牌

1957年,Ericofon電話廣告牌。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1976年,Ericofon 700,透明電話

1976年,Ericofon 700,透明電話。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 1977 年

愛立信安裝首部數位電話交換機(AXE) 1 ,從此不再需要接線生操作人工交換機接聽電話。

  • 1981 年

推出了全球第一套商用行動電話系統,從此人不是打電話給某個地點,而是打給某個人。之後,行動電話徹底影響了人類的生活。

1981年,愛立信在沙烏地阿拉伯推出行動電話系統NMT,為全球第一套商用行動電話系統。

1981年,愛立信在沙烏地阿拉伯推出行動電話系統NMT,為全球第一套商用行動電話系統。圖片來源:愛立信提供。
  • 1992 年

世界上第一則簡訊在英國順利發出,愛立信為幕後推手。

  • 1994 年

發明藍牙技術,1998年投入市場後,藍牙串聯了各種裝置,開啟了「無線」生活。

  • 2009年

3G太慢,沒關係,我們有了4G。愛立信是制定LTE全球統一標準的主要業者,並在瑞典斯德哥爾摩推出全球第一個LTE網路。

  • 2015 年

全年營收2,469億克朗,約9,999億新台幣 ,EPS為4.13克朗,約16.7新台幣,全球員工11.6萬人

看愛立信如何改變未來

有了行動網路後,人們宛如把世界裝進你的口袋,而愛立信一直是3G、4G、未來5G技術的主要規格制定者,愛立信認為未來將成為網路型社會,不論是人或物都透過網路串聯,並從中提高或創造效益,而要達到這個目標,5G、物聯網、雲端是關鍵,為愛立信目前積極投入的領域。

照片提供/愛立信 攝影/郭涵羚

本文出自:@@BOOKID:126800@@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