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Uber在台灣合法的三種可能途徑

2016.08.18 by
翁書婷
Uber台灣若要尋求最終解決辦法,有哪些可能途徑呢?Uber爭議在台吵翻天,而在世界其他國家,和不同政府間的談判差異,讓Uber各有不同...

Uber台灣若要尋求最終解決辦法,有哪些可能途徑呢?

Uber爭議在台吵翻天,而在世界其他國家,和不同政府間的談判差異,讓Uber各有不同結果。舉例來說,韓國政府認為Uber違法,而德國與法國也如此認定,美國為Uber增設新法規。而在中國,Uber選擇和滴滴出行合併,成為合法業者。那Uber在台若要合法,有哪些可能?

圖說明
(圖說:Uber台灣資深營運總監吳罡/圖片來源:Uber。)

可能途徑一:美國加州模式

第一種途徑就是台灣政府修法或設立新法規。台灣提出類TNC法規,讓Uber光明正大在台營運,但前提是Uber在納稅與保險等議題,有心溝通並和政府達成協議。

「Uber是全球公司,希望像美國一樣『有(TNC)法規』可以被納入。」Uber台灣資深營運總監吳罡說。2013年美國加州因應Uber等新型運輸服務,在法規中新增TNC(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類別,Uber平台上的私家車可以合法載客,來自加州的Uber也希望台灣政府能參考此作法。

除了Uber,台灣科技新創圈也有股強勁力量,支持修法(指計程車客運服務業申請核准經營辦法)或設立新法規,並且實施計程車彈性費率與多元計程車方案,讓台灣業者可以公平競爭,也讓類Uber業者合法經營。

不過,由於Uber目前僅用Uber荷蘭所授權的台灣宇博數位服務公司之名營運,用境外架構,逃避在台的實質車資納稅與乘客保險等責任。因此這個途徑有個大前提,就是Uber必須真心誠意和政府協議,營業登記符合法規,繳納實質車資總額稅捐,並且考量台灣乘客權益,提供國際險之外的在地保險。

可能途徑二:中國滴滴出行模式

第二種途徑則是Uber賣給台灣業者。Uber台灣也可以依照Uber中國併入滴滴出行的模式,賣給台灣相關業者,輕鬆當個背後股東。

在法規層面,前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指出,「若Uber台灣賣給台灣業者,成為背後股東。Uber提供技術,台灣業者承擔納稅、保險與消費者保護等責任,法規上可行。」

不過,依目前的狀況來看,台灣環境,沒有太多誘因讓Uber台灣選擇走這條路。
 
首先,Uber中國併入滴滴出行是Uber公司的「以退為進」策略,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就指出Uber藉此成為少數能實際營運中國市場的矽谷科技公司。Uber僅取得滴滴出行的5.89%股權,但享有17.7%經濟收益,17.7%的經濟收益如何想像?2015年滴滴已經擁有超過3億個註冊用戶,1500萬名司機,年訂單總量就高達14.3億筆,商機驚人。

再者,Uber中國的股東組成和滴滴出行的股東重疊度相當高,溝通容易。滴滴出行的「補貼戰法」嚴重威脅Uber中國的營運。加上,中國政府在法規上否定Uber原有主張,因此賣給滴滴出行是Uber中國最佳出路。

相比之下,Uber台灣和產業中相關公司並沒有股東上的重疊,台灣市場小的多,也沒有如滴滴出行般商業模式雷同、在競爭版圖上勢均力敵的對手,因此雖然也是一種途徑,但可能性不高。

可能途徑三:Uber出資入主台灣業者

第三種途徑,則是Uber出資直接入主台灣業者。這種途徑,在其他國家還很少見。由於台灣法規上對此產業沒有外資投資限制,Uber有可能直接砸錢,入主台灣交通運輸相關產業。

《東森新聞》指出,「市場盛傳,Uber找金融業想合夥買台灣大車隊。」不過,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反駁此新聞,她說「此事為『子虛烏有』,台灣大車隊從來沒有和Uber有任何的接觸,也沒有和台灣金融業有任何接觸。」《數位時代》繼續詢問,假設Uber真的來找台灣大車隊,公司的態度是?李瓊淑回應,「我們不答覆任何假設性問題。」「是否擔心Uber買下其他競爭同業?」「台灣大車隊專注於車隊服務品質的提升,外界的看法對我們來說不是這麼的重要。」

除了台灣大車隊,台灣也還有很多交通運輸與租賃相關業者。Uber台灣已經有約100萬註冊用戶,上萬名司機,市場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若Uber真的有心繼續經營台灣市場,聯手台灣本地企業或自己砸錢,負起經營者該有的責任,讓投審會點頭,入主台灣業者並非不可能。

不過,這是付出成本與回收利益間的商業考量。Uber全球佈局擴張,Uber是否願意花時間與精力和台灣業者談合作?台灣政府在後續協商過程中,是否能給予Uber壓力或是提供誘因?都是關鍵因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