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越集團董事長郭智輝60歲後的新挑戰: 邀小農一起當科技農夫

2016.09.24 by
詹子嫻
郭涵羚
在半導體界打滾近30年,講話犀利、嚴以律己的崇越集團董事長郭智輝,要讓他說出「挫折」,簡直是不可能。但他近年投資的農漁產業,卻被他列為是縱橫商場以來最大的挫折。不過,有後悔嗎?沒有,他還將打造一個亞洲最大的水產加工廠,並且到醫院賣魚湯,因為,「沒有做起來,就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在半導體界打滾近30年,講話犀利、嚴以律己的崇越集團董事長郭智輝,要讓他說出「挫折」,簡直是不可能。但他近年投資的農漁產業,卻被他列為是縱橫商場以來最大的挫折。不過,有後悔嗎?沒有,他還將打造一個亞洲最大的水產加工廠,並且到醫院賣魚湯,因為,「沒有做起來,就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近幾年,科技界不少大老闆跨界投資有機農業,或是利用公司空地讓員工種菜,但像崇越集團董事長郭智輝砸下數億元重本的恐怕沒幾個。崇越的主要業務是代理及銷售半導體設備及材料,隨著幾個大客戶如台積電發展良好,擴產需求增加,崇越跟著走得穩定,近年稅後每股盈餘都維持在5元以上。

企業表現好壞,往往與經營者或企業文化大有關係。郭智輝從業務員幹起,為了服務日本客戶,下班後就到補習班報到,20幾歲就練出一口流利日文,正因對自己嚴格,對下屬同樣高標準,特別是半導體產業節奏變動很快,追求精密先進製程,細節可是馬虎不得,他直言:「我很討厭從業人員不嚴謹的態度。」因此每個員工一看到他,立刻站挺、繃緊神經,深怕被他那雖不大但很犀利的眼睛盯到,「我就是很兇啊!但現在很多人都玻璃心。」他笑著說。

郭智輝 現職│崇越集團董事長 出生│1953年 學歷│台北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 經歷│崇越貿易業務員以及崇越集團共同創辦人
郭涵羚

郭智輝以「敢言」出了名,像去年中國紫光集團積極入股台灣半導體公司,他的犀利評論是「左手跟中國拿錢,右手進行資本炒作」;另外,從小就愛打棒球的他,成立了崇越隼鷹隊,成立棒球隊不是出於興趣,而是因為2008年北京奧運台灣輸給了中國,「我把這視為國恥!」郭智輝說得用力,於是乾脆自己培養人才。

從小基層變成大老闆,在台灣半導體通路界打下一片天,但他沒想到在耳順之年有了新的挑戰,轉向投入農漁業。郭智輝有回參加一場朋友聚會,聽到朋友介紹一台在日本獲得創新大賞、由日商ABI開發的CAS(細胞存活急凍技術)設備,當時主要是用在保存幹細胞,「把含苞待放的花放進去很久,拿出來還可以開花,一點都不誇張。」這就是CAS技術厲害之處,他想起這幾年台灣食安問題連環爆,靈機一動,如果把這用在農漁業或食品界,消費者就能隨時吃到新鮮的食物,因此決定代理CAS設備進台。

可是,習慣了半導體產業思維的郭智輝只看到CAS技術的優異卻忽略了一件事,「半導體設備隨便一台都上千萬元,但台灣多是小農,負擔不起這麼昂貴的設備。」設備賣不出去,乾脆自己跳下來做。就這樣,在60歲時,開啟了他的鮮物及通路事業,從源頭開始養魚蝦,又成立販售水產及無毒蔬菜的超市──安永鮮物,而且還找來日本大廚擔任料理長,開發各式料理包,現已在台北、新竹開了12家門市。

跨產業,Culture Shock不斷

但,郭智輝卻說,賣鮮物是他職場生涯中最大的挑戰。為什麼?

他把半導體業追求完美的態度移到水產業,安永的水產是採用低密度養殖,餵的是益生菌飼料,漁獲從養殖場運送到加工廠還會再放養一兩天,讓魚維持活動力,接著宰殺過程採取安樂死,避免漁獲因驚嚇而產生不良的成分,接著就是利用CAS設備保鮮、運送,當交到消費者手中還能跟現撈一樣的新鮮。但精緻養殖、保鮮度高的漁獲售價勢必比一般市售高出許多,要讓台灣消費者買單相當困難,所以安永鮮物顯得有些曲高和寡的寂寞,挑戰就在這。

「投入很大心血,但實際效益不高,做電子業要賺500萬元是輕鬆愉快,但做生鮮不是,以崇越來看每位員工一個月可以為公司賺近上千萬元,但餐飲貢獻只有幾十萬元,最大的Culture Shock(產業文化衝擊)就是這個。」他直言。

另一個衝擊就是管理。半導體產品生命周期短,業者都被訓練出極快速的服務,而且製程每一個步驟不容許缺失,但食品業並非如此。

初期,郭智輝看下屬做餐盒,原訂六個步驟,但廚師卻跳過第三個步驟,原因只是廚師個人覺得不重要;或是要求廚師不要加辣,但吃起來還是辣,因為廚師說如果這道菜不加辣,就不知道怎麼炒。還有一次,餐盒裡會放一張玻璃紙來隔絕飯盒和食物,但同仁每一次放玻璃紙的位置都不一樣,「我看了都很傻眼,也許這個小動作在今天沒有影響,但明天呢?你不會知道的!」

在半導體界講的是六個標準差(6 sigma),每百萬次只容許3.4次瑕疵的品質水準,所以那些肆意、全然憑經驗的做法在他眼中都很刺眼,甚至發怒。他語重心長的說,「我沒有想到管理難度這麼高,做服務業的服務對象不是特定的族群,而且這些人是變異的,所以我現在很佩服統一跟寶雅。」

郭智輝把做半導體的態度帶進農漁業,並歡迎小農合作。
郭涵羚

打造亞洲最強水產加工廠

投這麼多資金跟心力跨進不熟悉的產業,後悔嗎?郭智輝停頓思考一下說:「最起碼,我們吃得安心,但如果沒有做好,就是浪費我的時間。」做事就要做好的個性,讓他沒有時間後悔,而且投資更大,他就是要把安永做起來。

首先,安永鮮物調整客群策略,郭智輝說,現在看起來健康的人,對健康都不會很在意,買東西總先選低價的,等到不健康了,才開始重視食安跟食補,所以他的新策略是賣給「需要健康的人」,因此,安永鮮物即將進駐醫院賣鱸魚湯,先抓住有需求的消費者。

另外,還有大規模的實體投資。目前安永的水產加工廠是向人承租,面積較小,他決定在高雄打造自己的加工廠,預計12月就會完工,「一般冷凍庫大概2千萬元,我們用7千萬元的。」生產用水除了基本的RO過濾,在洗淨過程用電解水、酸性水,生產製程用鹼性水,加工過程則是用臭氧系統來殺菌。「這絕對是亞洲最厲害的加工廠。」他很有自信的說。

同時間,為了推廣消費者的食安意識,他在宜蘭建置的觀光植物工廠也會在年底開張,除了可讓民眾種菜,還會結合當紅的AR及VR技術做生態體驗。

歡迎小農合作,落實科技農業

這幾年有不少年輕人回鄉務農,讓郭智輝很有感觸,他說,台灣有一批小農是科技小農,大學、研究所畢業,明白食安問題,透過不使用農藥等較好的方法回鄉務農,「至少要讓這些有志青年的收入高於在都市上班,才能吸引更多人投入。」

可惜的是,台灣農夫的規模太小、缺乏資本,不論是自動化設備或是監測設備,對他們都是沉重負擔,而台灣電子業在技術或管理都做得很好,如果兩者能合作,創造一個新的模式,對台灣農漁業有很大的幫助,有機會朝荷蘭、日本的農業科技前進。因此他希望跟理念相同的小農或是跟一整個村、鄉進行契作,「安永可提供好的種子、科技化生產知識、及好的物流及門市銷售,大家一起來當科技農夫。」他說。

像是目前安永鮮物賣的部分鱸魚、水耕蔬菜以及蛋,就是跟中南部的魚戶及青年農夫契作,目前合作的小農接近20戶。

在郭智輝心中,健康來自幾個關鍵,吃、運動、睡眠。因此除了食物之外,他計劃後續還會跨入健身,與醫院合作睡眠諮詢,他說,安永的定位是讓每一個人健康快樂,所以現在的任務是把兵練好、拉近安永與消費者的距離,也就是他的自我挑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