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邪惡面貌:殺手無人機

2016.11.14 by
張硯拓
CNEX紀錄片影展.Pixabay
無人小飛機在千里之外,像打電動一樣轟炸敵人,早已不是科幻情節,而是真正發生的現在式。美國在過去十多年利用無人機狙殺恐怖分子,連帶造成的無辜傷亡,以及帶給執行者的心理創傷,都讓人看得既驚駭更憤怒。

在一些二流的科幻片中,常會有以下的情節:邪惡的恐怖組織在地球周圍部署了衛星,這些衛星上有雷射死光,可以瞬間擊中並毀滅地面的某個城市,通常是舊金山、紐約或華盛頓……。

這樣的科幻聽起來荒謬,但事實上,它已經換了一個方式成為現實。更重要的是對調了方向。現在的美國空軍飛行員,可以在家鄉的某個貨櫃中,看著電腦螢幕,透過衛星操縱飛行在數千哩之外的無人機(drone),瞄準並發射飛彈炸死「恐怖分子」。

而過去這十多年,美國已經用無人機在地球另一端(主要是巴基斯坦和葉門)炸死數千人,其中也許有一小部分恐怖分子,但更多的是無法確定身分、只有危險嫌疑、甚至根本是「間接傷害」的無辜百姓。他們甚至還有個習慣,是為了確保目標被殲滅,只要炸完之後看起來還有人會動,就再炸第二次。這造成許多第一時間趕來搭救的村民、親友、鄰居都跟著陪葬。

這樣的行動本身不僅躲在暗處,毫無預警,還強硬飛入他國領空,炸死嫌疑者及其身邊的人,這些都可能犯了戰爭罪。而執行這些勤務的士兵,因為距離遠而感受不到死亡的重量,日復一日的輪值切換卻帶來心理混亂。其中一人在數據上看到:自己總共殺了629條人命,那一刻他說︰

我只想把一顆子彈轟進自己的腦袋。

在CNEX影展的《遠距殺人計畫》(DRONE)裡,有個圖表是這樣顯示的:2004至2013年,中情局發動的無人機攻擊在巴基斯坦總共殺死的人數是:「2,537至3,646之間」──這「之間」是什麼意思?意思是:爆炸發生後,美方在攝影機上只看得到一堆殘骸,連自己到底殺了多少人都不知道。

更不用說,這其中有將近200個孩童,有不到1千個確定是一般民眾,而剩下2千人根本不知道是誰。確定的恐怖分子,只有49個。

這是美國歷史上最輕易、最無負擔可以在國外暗殺人的時代。而雖然執行者是空軍,理應受到軍法的嚴格監督,但因為包裝在中情局的秘密行動之下,基於保密原則,也就沒人可以監管。而執行這些任務必須具備的能力,其實跟打電玩非常像,於是美國軍方開始投資遊戲公司,和他們合作開發出能幫忙篩選、訓練無人機駕駛的遊戲。

2013年,一個來自巴基斯坦的受害者家庭前往美國國會作證,其中13歲的男孩說:我再也不喜歡晴天了,因為唯有陰天的時候,無人機無法出動,我才可以稍稍喘一口氣,不用處在隨時被炸死的焦慮中。

科技的發展不只可以偏離人性,還可以把人世間的醜惡加倍放大。這就是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天眼行動》Eye in the Sky

由艾倫・里克曼(Alan Rickman)主演的《天眼行動》講述一場由英美主導,發生在非洲奈洛比的無人機攻擊行動,透過層層命令授權的往返,討論現行體制對此種攻擊的處理,最終更帶出「面對國安利益,我們能容許自己波及無辜到什麼程度?」的捫心自問。

CNEX紀錄片影展.Pixabay.天眼行動.巡戈狙擊手

《巡弋狙擊手》Good Kill

由伊森・霍克(Ethan Hawke)主演的《巡弋狙擊手》則是聚焦在執行任務者的心理狀態。原先駕駛戰鬥機翱翔天際的飛行員,從此不再有造訪青天的機會,而是在小小的貨櫃裡進行日復一日的遠距攻擊。空虛感加倍,殺人的心理陰影卻無法減少……。

CNEX紀錄片影展.Pixabay.天眼行動.巡戈狙擊手

歐巴馬政權的負面遺產

反恐戰爭始於小布希時代,但歐巴馬政權動用無人機攻擊的數量是前者的八倍。無人機行動相對便宜,而且保證不會造成自己人傷亡,這也是為何美國民眾過半數支持這個選擇。問題是,距離削弱了臨場感,讓殺害面貌模糊的人變得容易,這也讓科技的進步再一次反映成為戰爭地位的懸殊。

CNEX紀錄片影展.Pixabay.天眼行動.巡戈狙擊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