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顯斌:創業者要學習跟資本做朋友

2016.11.04 by
郭芝榕
Shutterstock
最近《創業投資聖經》在台灣創業圈瘋傳,而把這本書引進台灣的幕後推手,是新浪網聯合創辦人、CNEX聯合創辦人暨董事長蔣顯斌。他依照自己創業的歷程,總結出三點對資本的心得。

募資向來是新創公司最頭痛的事,最近《創業投資聖經》在台灣創業圈瘋傳,而把這本書引進台灣的幕後推手,是新浪網聯合創辦人、CNEX聯合創辦人暨董事長蔣顯斌。

新浪網聯合創辦人、CNEX聯合創辦人暨董事長蔣顯斌。
賀大新/攝影

蔣顯斌說,《創業投資聖經》這本書很珍貴,對他還是獲益良多,因為它一直在變。他認為,雖然創業者不一定碰得到書中寫的所有條款,但他建議創業者跟創過業的前輩多聊,就能明白別人歷程的他山之石被寫進書裡與最後實踐出來的差異。

現在蔣顯斌也開始當新創公司的導師,他也把這本書當成創業者的指定讀物。他說,「希望創業者可以消化這本書裡的詞,透過未來的5年、10年,一起改造台灣創業的DNA。」因為他認為,技術背後,重要的是創業文化,書裡的內容可以讓創業者和投資者一起共舞,「有點黏又不會太黏」。

時間回到1995年,回想20年前的創業過程,那是科技產業才開始要總結前一波PC的創業潮所帶來改變的年代,25歲的蔣顯斌大學畢業即創業,創立新浪網(前身是美國華淵資訊網公司)。

蔣顯斌笑稱自己是標準的理工男,在大學念機械,到美國念工程,由於創業從產品開發開始,對於估值、條件書、股份架構等投資和商管詞彙都不懂,在學中做的過程中,一點一滴領會每個字詞背後的意涵。

1996年,蔣顯斌發現公司經營有瓶頸,便延攬趨勢科技總裁姜豐年進到團隊中,再找了財務長進來。蔣顯斌形容,「有了姜豐年的加入,好像突然得到成套的大人世界遊戲規則!」他才發現,原來投資的遊戲規則在矽谷打磨了20年,已慢慢形成一些條文。

資本心得1:創業一開始就要把股權分好

蔣顯斌說,「再大的巨人,都是從樸實的嬰兒開始,一開始團隊只有3至5人。」這個過程中,有一件事很重要:「創業,共患難容易,共享福難。」創業開始有一點成績之後,開始分彼此,怎麼辦呢? 要能共患難,也可以共享福的話,在一開始出發時就要訂好約定。

創業者常常問蔣顯斌怎麼找錢?他問創業者的第一句話都是,「你們怎麼分股權?」然而,五個創業者中有四個說不清楚,因為大家覺得創業又沒什麼錢,能否存活都仍未知,不需要先劃分。

蔣顯斌舉例說明,他在矽谷創立新浪網時有三個創辦人,兩個是他的學長,他讀人機介面,負責產品設計;另一個學長寫程式;另一個念MBA,創業同時還在顧問公司工作,只能一週跟他們通一次電話,拿出3千元美元當其他兩個人的午餐錢。「誰貢獻比較多?其實講不太清楚。」他說。

一直到真的做出一些成績,希望可以招募人進來,他們就決定要分股權。當時他們把每個人的股權比例畫在一張紙上,「每次有不愉快,就把抽屜的這張紙拿出來,它幫我們渡過多少風風雨雨,先約定,然後日後不要反悔,這是很重要的約定!」蔣顯斌說,共同創辦人之間,要可以背對背一起對外作戰。

另外,也曾發生初早期對外招募的關鍵幹部,後來發現當初答應要給的條件太貴了,不過,如果當初答應要給他多少股份,就不要反悔。

學習跟資本做朋友,是創業者一輩子的功課。你答應的條件,將來要把它吞下去!

資本心得2:搞清楚資本的本質

新浪從創辦到上市,做華淵網路新聞之前,蔣顯斌的團隊募了兩輪資金,等到姜豐年加入,再募第三輪資金。

然而,當時公司有60名員工,眼看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資金就要燒完了。

大環境的背景剛好碰到亞洲金融風暴,所以原有老股東都保守不敢再投資。再加上,那時候是兩岸飛彈危機最緊張的時候,中國把台灣放在黑名單,美國創投認為台灣在中國黑名單上,對中國策略不看好。

蔣顯斌說,「當時很感慨,因為資金方就是晴天借傘,雨天收傘。」

最後他們用過橋協議,因為募不到資金,只好找一些身邊相信他們的人,用借款的方式融資,先不談價格,因為在低谷時談價格是不利的。等到日後算利息,過了12個月募下一輪的時候,再讓投資者用當時比較好的價格投入,此舉讓蔣顯斌團隊渡過快滅頂的風暴。

經歷三次增資,中間還差一點把錢燒完,終於跟北京一家公司大合併,兩年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

蔣顯斌說,「我們上市後收益蠻菜的,但有人說,在龍捲風中,雞都會飛。」因為當時全球對於網路充滿熱情,會願意給一些公司特別的破例,即時沒有足夠營收也讓你上市。

上市之後,投資者對他們說,募資的錢不要放銀行,要用最快時間丟到市場上,換取市占率、點擊率,後來是網頁瀏覽量。

但兩年後遇到網路泡沫化,每兩年就報銷一個執行長,等於八年消耗四個執行長,最後從谷底開始獲利。資本泡沫化之後,投資人除了看市占率之外,接下來就要開始看營收、賣產品。一年後又說要看利潤,那時就得裁員了。

資本的要求,在董事會上很清楚。 資本要的向來不變,它要公司的可變現的價值(估值)一直往上。 當全球對價值的判斷轉變,創投自然就會跟著轉變。這是創投很重要的心態,畢竟創投不是要跟創業者走一輩子,他最後必須退出和變現。理解資本這件事,是我在新浪的第二個心得。

資本要的向來不變,它要公司的可變現的價值(估值)一直往上。

資本心得3:創業者和創投的關係是對等的

後來,蔣顯斌的角色轉換了,從創業者變成導師和天使投資人,過去10年在兩岸三地投了10家新創,4家中國、6家台灣,其中又有4家台灣新創在海外設公司。

他指出,「我的角色換了,我以前是開車(創業),現在是站在旁邊投資,並理解創業者的困難。」

創業者和投資者之間是互相幫忙的關係,蔣顯斌說,創投要的是,創業者好,自己也好。

shutterstock

大家都說要找聰明的資金(smart money)。創業者的利益被包裏在投資者的計算中,蔣顯斌說,「我們會思考,條款寫進去是否會讓我們同床異夢?如果條款會讓人分你我的話,就要扣分。」

「要找到好的創投,要知己知彼,要知道他要什麼,而你有什麼。」蔣顯斌說,創業者在找錢,錢也在找創業者,要找對的錢,所以創業者不要認為自己在找錢,就矮人一截。他反而認為正確的心態是,「我給投資者一個機會,彼此給對方一個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