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的3D浮空投影不僅是科技秀,而是一種社會性「在場」

2016.11.09 by
翁書婷
工研院IEK
唐鳳利用科技創造出更多的公共領域,雖然按照實際上來說唐鳳並沒有真的「在場」,而是一種「缺席的在場(absent presence)」,但透過科技,在場與不在場的界線已經消融。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首度嘗試以360度全景錄製致詞影片,及3D浮空投影演講的方式參與論壇,分享並且實踐她所力推數位科技在群眾互動與政府在開放式服務整合政策推動上的經驗與想法。

唐鳳在專題演講上指出,目前面臨多螢幕、對話式機器人甚至是VR等各種不同的接取方式的時代,當前的國際趨勢是走向開放標準和共同平台,來進行政府採購。她因此建議政府要落實「Government as a Platform」的策略,須具備全盤資料整合的思維,加強各部門資料的整合應用。此外,她以自身建立「公共數位創新空間為例(Public digital innovation space,PDIS)」作為內部作業方式來解釋說明雲端技術應用的經驗,來改善政府跨部會的作業流程、更加的透明公開。

在此之前,唐鳳VR到美國創新館致詞強調「共感」,唐鳳本人也沒有到現場,現場人士帶上3D眼鏡,才能看到人在行政院的唐鳳。

韓娛樂圈早已Hologram(全息投影)秀聞名全球

唐鳳所用的技術在南韓娛樂圈早就被廣泛應用,而且更逼真互動性更強。在知名的東大門樂天百貨內的K-Live就以Hologram(全息投影)秀聞名全球。觀光客透過此科技觀賞韓國巨星BIGBANG、PSY及2NE1的立體映像演唱會。此地的Hologram有著270度超廣角度影片、3D立體感動態牆還有14.2頻道環繞立體聲音響,將視聽體驗推向極致,筆者有親身觀看過PSY的秀,真的讓我真假難辨。而現場觀眾則驚呼連連,現場笑聲洋溢。

Klive

缺席的在場與公共領域

相比於南韓娛樂圈,唐鳳用意不是要將自身明星化與娛樂化,最大的用意是讓更多公民親身接觸到她,親身參與公共領域,哈伯瑪斯(Habermas)指的是一個國家和社會之間的公共空間,市民們假定可以在這個空間中自由言論。唐鳳裡用科技創造出更多的公共領域,雖然按照實際上來說唐鳳並沒有真的「在場」,而是一種「缺席的在場(Absent presence)」,但透過科技,在場與不在場的界線已經消融。

當然她的互動性是有限的,《信傳媒》就指出,有記者私下表示,唐鳳講完了,但在現場沒辦法親訪她,這好像與唐鳳強調虛擬實境可以促成更多參與,拉近人與人的距離的說法不太吻合。但我們其實不應該如此解讀,若唐鳳沒有利用這種方式,那是連親自感受她的想法都沒有辦法。這是一種「補充性」,而不是取代性。

科技突破體制

 
另一方面,在唐鳳還沒正式接任數位政委之前,就有政府高層表示,唐鳳雖然有能力也很適合政委職位,但其能力可能會埋沒在一堆會議公文纏繞在既有體制與官僚系體的限制。因此不如留在體制外,反而更有彈性和發揮的空間。

但唐鳳利用科技找到一個出口,藉由VR和和3D浮空投影與360度全景錄影,突破了這個限制。她所強調的不是自己多麼擅長使用最新科技,而是透過科技突破了既有體制的界限,讓她可以從官僚體制中稍微解放出來。

唐鳳,清楚知道人體沒有辦法無法分身在兩個場域中,這也是她大力倡導「遠距辦公」的原因,她很清楚在既有的政府體制下,要讓自己發揮最大的能力,展現執行力,必須「不服從」於既有體制的規則,才有可能。

唐鳳給了很多陷入既有體制中的政府官員一個很好的典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