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國界的世界

2016.11.18 by
葛如鈞
葛如鈞 查看更多文章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LUNA相機募資計畫發起人。2012年取得台大資訊工程學博士學位,2014年獲國科會博士後獎助,赴日本慶応大學媒體設計研究所任博士後研究員。為首位獲選進入號稱「全球最聰明大學」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就讀的臺灣人。

Shutterstock
17日Uber發給總統蔡英文一封信,希望能用專法納管共享經濟。想像一下沒有國界的世界,不只 UBER,還有 Airbnb、foodpanda 這些國際服務打開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其中也包括台灣,讓台灣變得沒有國界、沒有隔閡!

前陣子,人在歐洲,短短的十四天內,跑了三個國家,先來到捷克的布拉格,再來到奧地利的維也納,最後一站來到的是匈牙利的布達佩斯。

這個城市一向擁有多瑙河上的珍珠、世界上最美的城市等美譽,但我們一行人從 Budapest Kelati 車站下車,裝上跋涉了半小時才取得的網路 SIM 卡以後,我們崩潰了。

沒有 Uber!

是的,前兩個城市,布拉格、維也納,一路上的風景、名勝和百年咖啡館,讓我們忍不住驚嘆連連,但最令我們開心不已的,是隨手可得、隨時可叫的 Uber。

想像一下,歐洲許多國家,是非英語國家,過去在路上,不只攔車不知道會不會攔到假牌計程車,上了車光要溝通去哪裡,就比手畫腳雞同鴨講個沒完,有些司機教育水平不高,不只看不起亞洲人,還會一聽到人說英文就給白眼瞧,「說英語的亞洲人」成了他們最不願意溝通的對象。

歐洲布達佩斯
葛如鈞

幾年前在歐洲的交通移動令人困擾的記憶猶新,如今短短幾年過去,只要滑開手機,打開 App,等個三五分鐘,一台乾乾淨淨的「計程車「就來了。

透過 App 上目的地的指定和 GPS 路徑定位的信心,我們得以只顧著跳上車,完全無需和司機說到半句話,就能讓Uber司機們一路劃開黑夜。

在無論是布拉格小鎮顛簸的石子道路,還是維也納歌劇院前擠滿了人的羊腸小徑,抑或是路面電車線路交錯的十字路口。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道路上滑行,一次又一次,以最便宜、最可靠的方式,把我們帶往一個又一個(過去可能要一步步走到腿斷還看不見店面燈光的)偏僻景點和小棧,開心玩樂。整個城市瞬間變成我們的城市,哪裡都能去!

幾次搭乘下來,我不禁想到,肯定有不少像我們這樣的外國旅客,來到台灣,也因為便捷的 UBER 服務而感覺到確幸。

無論是九份還是永和,不論是墾丁還是南灣,不管是抓寶還是吃刈包,通通都可以一個 App 在手,便捷移動。

不只 Uber,還有 Airbnb、FoodPanda 這些國際服務打開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其中也包括台灣,讓台灣變得沒有國界、沒有隔閡!

查理教堂的鐘聲響起,在整個城市裡迴盪。我不禁想像,在中世紀時期,這些鐘聲代表的,不只是時間的聯繫,也是地域與地域、街區與街區,甚至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之間的聯繫。

透過報時的鐘聲,源遠地把地方上的人們連結在一起。現在是 2016 年、二十一世紀,網路和手機像是新的報時鐘聲,透過看不見得絲線和看得見的 App,Uber、Airbnb、foodpanda、Instagram 人們的拇指取代了雙耳,讓一個又一個充滿爭議的跨國服務,像這個時代的鐘聲,把全世界的國界打開,連在一起。

台灣的 Uber 究竟該不該罰?合不合法?公司經營不在台灣落地合法,營收不繳稅卻希望合法經營?十九歲的少年拿了駕照究竟能不能成為 UberEATS 的司機替整個城市的飢餓胃腸們送餐?

評論這些不是我的專長。我的專長,是想像一個金髮碧眼的大叔,剛從桃園機場下了飛機,滑開手機,發現他那賴以在全世界各個城市為生的服務們,一個又一個地跳出通知向他訴說「這裡是台灣,我們不提供服務」。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