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帝國的未來
專題故事

時不時低頭滑一下,Facebook就這樣成了日常,不僅抓住了眼球,也抓住了忠誠度。這個以大數據、演算法為基礎的平台,顛覆了各個產業,然而,Facebook的野心還不僅於此,一個全方位的生活服務平台,或許才是Facebook真正的目標。《數位時代》專題報導精選出五個面向,探討Facebook之於個人、生活帶來的影響!

從社群到商務

1 Facebook帝國的未來——3,376億美元的真相

楊淳涵/製作
這是一個人類歷史上前所未見,由全球將近18億月活躍用戶共同構築的金錢帝國。

金錢帝國?過去從來沒有人這樣形容Facebook,畢竟我們都對Facebook太有好感了,誰會用「吸金」來描述形象總是清新的Facebook。

不過,事實如此。根據財報,Facebook在2016前三季營收達188億美元,這不僅足以建造十棟台北101大樓,單單一天收入更超過20億元新台幣。20億元新台幣?這些都是由成千上萬的粉絲專頁廣告主們(或許你也是其中之一),以及將近18億子民的分分秒秒所貢獻。

Facebook目前的市值達3,376億美元(截至2016年12月23日),這相當於八個鴻海、172個HTC、250個宏碁!不僅名列全球前十大市值企業,更緊緊進逼前五大的蘋果、Google、微軟、柏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way)、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

自此,誰能否認Facebook的財富遊戲?這遊戲,是由數據、演算法、廣告、內容、資訊、新聞、社交、訊息、搜尋、影音、直播、電商、支付……,甚至是地理位置等用戶個人隱私,層層疊疊建構出來的。

你與我,全都無法自拔。每天在手機上,滑Facebook一、兩個小時,已經是我們不自覺的潛意識行為了。根據資策會在2016年7月的調查統計,台灣人是世界第一的低頭族,平均每天滑手機3.28小時,也是世界第一的Facebook活躍市場,用戶占總人口74%,兩者都創下世界第一!

加乘下來,Facebook是台灣人最愛使用的App,也是占用用戶最長時間的App。傳統媒體如報紙、雜誌、廣播、電視,再也難以取得讀者的眼球與時間了。時間確實就是金。當這個湛藍的App獲取這麼多用戶龐大的時間,Facebook從中創造出財富,更創造了影響力。

當我創立Facebook時,我想解決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把人們連結在一起。
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伯

33歲的創辦人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是統領18億月活躍用戶的小皇帝。早在2010年,他就成為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直到去年他又入圍決選名單,雖然最後被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比下,但這可以看得出來,Facebook持續累積的影響力,多年來有多龐大。

33歲的創辦人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是統領18億月活躍用戶的小皇帝。
Mathieu Thouvenin

因為我們習慣凡事問Facebook與Google。每人無時無刻連網的手機上,Google是「主動」尋找資訊的最佳渠道,Facebook則是「被動」接收資訊的第一入口,再也回不去了。

誰可以回得去?誰又能回得去?

回不去的原因,是因為人是社交的動物,不可能離群索居。
亞洲第一手機交友軟體Paktor(拍拖)創辦人潘杰賢說得直接,Facebook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社交產品」!產品體驗與領先技術是行動網路時代最關鍵的「底氣」,無庸置疑,這是Facebook成功的基石。在Facebook帝國中,社交串起了一切,更串起了錢與權。甚至是輿論的風向,用戶的思維方式,都被Facebook的大數據與演算系統掌握了。

Facebook推出「買賣社團」後,迄今每個月有4億5千萬人造訪買賣社團。為了在電商領域趁勝追擊,最新推出的「Marketplace」,提供地點、類別或價格等篩選功能,以及用戶主動搜尋與地理定位等方式找到賣家與商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C2C生意。Facebook Messenger結合信用卡與PayPal體系,推出金流服務,用戶能夠互相轉帳與付款。雖是模仿微信的產品方向,但從中美兩國的經驗來看,也是最佳路徑。

Marketplace。
Facebook

你的朋友想看的

新聞,你想看的機率肯定大得多,這是同溫層的資訊推薦演算法,用戶還會大嘆實在太精準了。真的有很多Facebook的「大眾」(mass)被假新聞影響嗎?點閱數字當然重要,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更是真實。

AppWorks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觀察,社群媒體早在歐巴馬2008年勝選時,就被證明是有效的,當時年輕人把對社會的不滿發洩在歐巴馬身上,「這次美國大選,中產階級白人把不滿發洩到川普身上,這些不滿的人群會透過社群平台、手中選票去抗議、去發聲。」

每走一步,你可以創造新的東西。請一直向前看。
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伯

「在選戰中,我們還是會努力地下Facebook廣告,盡量把廣告精確地傳給年輕族群!」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說起她在立委選戰中如何逆轉勝;前行政院政務委員暨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玉玲也說,「Facebook提供大家表達不同意見的平台,讓大家看到自己的同溫層,也容易找到各種不同的同溫層。」

誰真能反思,誰又在反思?

對於Facebook金錢帝國的霸權,雖然是台灣人不願面對的真相,但在全球,已經陸續出現了反思。「我認為演算法必須更加透明,這樣做為一個對社會議題有興趣的公民,才能知道什麼影響了我在網路上的言論及行為,而這些又會如何影響到其他人?」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2016年底首度公開抨擊Facebook。

PanX泛科技新聞網總編輯鄭國威,2016年底再度宣布「停臉」一個月。他發文宣示說,「這段期間我的例行工作,像是替貴公司生產內容,創造流量,提供廣告版位,以及點擊廣告等等,都將暫停。我已經將這些工作交給代理人,也就是還會待在Facebook上的18億人,相信他們在接下來一個月會繼續努力為您工作。」

直播App 17 Media共同創辦人黃立成觀察,「在中國,政府是過度保護市場,他們不要Facebook、不要Google!」

直播App 17 Media共同創辦人黃立成。
蔡仁譯/攝影

相對來說,台灣則是門戶大開。當1千7百萬台灣智慧型手機用戶,每天最常使用的六個App,以及螢幕首屏上沒有一個App是台灣國產的時候,我們自然是被殖民了。因為當台灣人下載規模與使用時長最高的App,都是各國強權時,不僅錢都被Facebook賺走了,信用卡海外授權付款,與不需要收發票的粉絲專頁廣告主們,更導致中華民國政府連應得的稅基都收不到,這遠比Uber爭議來得更嚴重!

蔡玉玲強調,現在很多公司在網路上下Facebook廣告,直接用個人信用卡付款,如果要列成費用的話,稅務機關就要求補20%的扣繳稅款,大家乾脆就不報了,「產生很多應繳而沒繳的稅!」一位數位廣告代理商觀察,如果說「Don't be evil」是Google的企業價值觀,Facebook顯然沒有這麼高尚,「Facebook賺走這麼多,在台灣竟然還申請退稅!中華民國政府應該立法,公部門的廣告必須只能投放到本土媒體與App!」

傳播大師麥克魯漢(McLuhan)曾言:媒介即訊息!(The Media is The Message)當台灣社會被Facebook演算法控制輿論走向,台灣人的眼球,每天都被操控的時候,甚至可能影響總統選舉時,誰能夠站出來扭轉戰局?網路上零星傳出的「抵制臉書運動」,也有人拒用WhatsApp、Instagram、Messenger,當然是象徵性意義,但大家需要意識到的是,當台灣人自己做不出一個好的社群平台時,我們所有人的資料甚至是通訊隱私,都被Facebook與其演算法掐住了咽喉。

在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裡,唯一確定會失敗的策略是:不去冒險。
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伯

一位資深科技人比喻,如果微軟像Facebook一樣做用戶大數據資料分析,甚至透過手機麥克風存取,利用語音通話紀錄來做廣告推薦時,微軟早就被罵死了,「台灣人對Facebook的好感度實在太高了!」

「Facebook這家公司對台灣的殖民統治,在十年內恐怕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林之晨如此預言。確實,Facebook沒有為台灣創造GDP(國內生產總值),更沒有聘雇相應的就業人數與規模,也沒有設立研發與產品中心,對於台灣經濟與產業發展的「貢獻」,有多少正面助益呢?

新年伊始,確實是值得深思的一刻。

攝影/蔡仁譯 美術・插畫/楊淳涵

74
根據資策會在2016年7月的調查統計,台灣人是世界第一的低頭族,平均每天滑手機3.28小時,也是世界第一的Facebook活躍市場,用戶占總人口74%,兩者都創下世界第一!
去中心化的商務世界

2 當Facebook開始做電商——肥了品牌、瘦了平台

吳晴中/攝影
當Facebook推出Marketplace(市集),一下子大家都看到了Facebook對電商市場的野心。誰該提防、誰又能看到機會?

Facebook囊括了廣告市場,又一腳跨進電商領域,許多競逐其中的廠商心驚之餘也開始解讀與應變。從客觀數據來看,全球電子商務市場規模逐年創新高,根據市調機構eMarketer資料指出,2016年將突破2兆美元,比起2015年的1.548兆美元,年成長率達23.7%,而到了2020年,還將成長至4.058兆美元,搶占近15%的零售銷售總額。這也是為什麼Facebook未來的其中一個野心,就是瞄準這個高速增長的龐大市場。

2016年10月,Facebook開始在歐美國家測試C2C拍賣平台Marketplace(市集),被視為Facebook跨足電商的重要一步。Marketplace其實是Facebook在2015年推出的拍賣社團(buy & sell groups)的延伸,它會根據使用者所在的位置,顯示附近待售的商品;如果你想要賣東西,你只需要拍張照片,設定好商品名稱、敘述跟價格就可以上傳到平台上,而對商品感興趣的買家則能夠發送訊息給賣家,討論進一步的交易細節。

也就是說,未來在Facebook上,你可能就會看到更多你有興趣的商品,而且這些商品更好買、也更好賣了,也許不小心手一滑,又是一件商品成交了。「他們(用戶)就像在假日市集裡隨便閒逛時那樣,並沒有確定要買什麼,只是走走看看,也不排斥購買偶然發現的喜愛商品。」負責該項計畫的Facebook產品經理潘博文(Bowen Pan)表示。

衝擊了誰?Facebook能獨占鰲頭嗎?

Facebook會跨入電商其實合情合理,現在幾乎每個品牌、店家都在Facebook上開設粉絲專頁,經營自己的品牌、維繫客群;另一方面,Facebook坐擁著全球近18億的月活躍用戶基礎,這些用戶每一個人都是潛在消費者,當所有人每一天的時間、眼球都離不開Facebook時,這裡當然就成了做生意的絕佳場域。不過,一旦Facebook也要加入競爭越趨激烈的電商市場,是不是意味著將取代掉所有人的生意?「我覺得不會。」91APP董事長何英圻這樣說。

Facebook強勢進軍電商市場,首當其衝的,當然是如亞馬遜、eBay,以及PChome、momo、雅虎奇摩這樣集中化的電商平台。事實上,在Facebook傳出開始測試Marketplace的消息時,當天eBay的開盤股價就跌了快4%,衝擊力可見一斑。「他光是把人潮帶走,就已經會造成影響。」何英圻表示,Facebook控制了上層的流量、廣告收入,對必須一路掌握消費者動向的集中化電商平台來說,無疑造成壓力;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的結果是讓品牌出走,品牌在Facebook上接收到生意,下一步要做訂單的集成,就不會再把這些東西轉給集中化電商平台,一定會直接轉到自有的通道或是系統,動搖平台原先的地位。

Facebook推出拍賣(buy&sell groups)社團,賣家可以依據格式填上商品描述、價錢、物件所在地點等資訊,買家也可以搜尋自己周遭的拍賣社團。
Facebook
2016年,開始測試C2C交易平台Marketplace(市集)。Marketplace會根據用戶所在的位置,顯示附近待售的物品;用戶也可以輸入位置、類別與價格來尋找特定商品,如果看見中意的商品可以發出訊息詢問賣家或是直接開價。
Facebook

雖然Facebook虎視眈眈,無疑為集中化平台業者敲響一記警鐘,但並不表示它就能夠獨占整個電商市場。例如,Facebook目前暫時還只提供了一個交易平台,但還不支援金流、物流等服務,暫時不會搶到後端的系統服務商的生意。

追根究柢,則是要先來談Facebook為什麼也要做電商?何英圻說明,Facebook目前最大的營收還是來自於廣告收入,因此首要目的當然還是要增加用戶停留在平台上的時間。例如Facebook推出自己的交易平台Marketplace,提供了更多的受眾,也意味著能夠吸引更多的廣告主到Facebook的平台下廣告,創造更多的廣告收益。

去中心化,帶動品牌電商新機會

綜觀整個電商產業鏈,何英圻認為,Facebook現階段會著重在前端的服務與應用,但還不會往後端的訂單管理(OMS)、會員處理系統(CRM)發展,因為這不會是他們感興趣的業務。「它會圍繞著主戰場走。」他表示,大部分的公司會有自己聚焦的重點,Facebook當然也是,這類型的網路公司會去做的是資訊層、應用層,聚焦在最高的一層,把重心放在收取廣告費上,「這牽扯到它的投報率,它覺得沒有價值它就會停,選擇去做更有價值、也更有興趣的事。它想要控制的東西已經控制完了,後續要接到訂單就不會是它的重點。」何英圻說。因此,目前後端的系統服務商還是有其不可取代性。

雖然Facebook對集中化的電商平台是威脅,但對品牌電商來說,卻是另一波新機會的誕生。

「未來電商產業新的浪潮,就是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間的競爭。」何英圻認為,正如同每一個新興產業剛開始都會先中心化一番,但過了五年、十年,當產業漸漸成熟後,就會進一步分化分裂,「這個產業會開始分解,開始形成社會的分工。」他認為,電商產業發展約15年,恰好正處於這個階段,所以會有像Facebook這樣的網路平台切入電商,會有像91APP這類提供去中心化服務的廠商出現,當然也會有電商原生品牌的崛起。

「對品牌來說,你去哪裡做生意都可以,但是他們會想要自己的資料、驅動到自有的通道,讓生意長長久久。這是現在品牌在打的算盤。」何英圻觀察,越來越多的品牌電商,崛起速度非常快,而且它們已經成熟茁壯,逐漸開始想要獨立做自己,卻發現大平台跟品牌的目標常常不同調。

「所以只要是好的品牌,它最後一定會想走自己的路。」何英圻認為,Facebook、Instagram這樣的網路平台,雖然與集中化電商平台是競爭關係,但對於品牌電商來說絕對是好的,它們都是在幫品牌電商做生意,拓展新的銷售管道。當然,最終消費者還是最大贏家,因為每一個產業的演變,都是消費者行為先跑在前面,而零售跟通道跟在後面。

91APP董事長何英圻。他認為,Facebook帶給品牌電商的是機會。
吳晴中/攝影

有台灣電商教父之稱,曾創辦的力傳資訊與興奇科技兩家公司,分別被eBay與雅虎奇摩併購。2013年再度創辦全通路服務商「91APP」,現為91APP董事長。

4.5億
Facebook推出拍賣社團(buy & sell groups),每個月有4.5億人瀏覽。
新進玩家急起直追,台灣市場競爭白熱

3 直播App占穩先行者優勢,下一步聚焦內容之爭!

蔡仁譯/攝影
當直播站上網路業下一個風口,競逐其中的廠商也各有來頭,先行者、新進者短兵相接,而挾著龐大社群基礎的Facebook,也從2016年第一季開始積極搶分一杯羹,市場玩家們該緊張了嗎?

2016年,「直播」在網路圈掀起了一波浪潮,快速奪得所有人的眼球,成為新的內容平台,人流、金流紛紛湧現。台灣的直播市場,也從半年前開始燒得火熱,許多行動原生的直播App紛紛搶進市場,包括2015年就開始發展的17直播,2016年下半年加入的新進玩家MeMe、Live.me、BIGO LIVE等,競爭益發白熱化。

眼看直播站上了下一個風口,身為社群龍頭的Facebook,當然也不能置身於這場戰爭之外。Facebook在2015年底開始測試直播功能,並在2016年第1季全面開放直播,無論你是萬人點讚的粉絲專頁、有藍勾勾的名人,或是僅有數百名好友的個人帳戶,都可以按下直播鍵,即時與你的朋友進行互動。坐擁近18億人的月活躍用戶基礎,加上近八成的用戶來自行動端,Facebook跨入行動直播,可說是優勢十足。面對Facebook這個重量級玩家,直播業者們到底該不該嚴陣以待?

直播平台更「個人」

「我覺得這不會不好,他們只是另一個市場玩家。」17直播董事長、「麻吉大哥」黃立成說得直白。作為2015年就投入台灣直播App市場的先行者,目前17在台、港、澳、星、馬等主力地區擁有超過1千5百萬會員,經營一年半,陸續走過下架、情色內容等風波,並在去年底迎來好消息,宣布獲得新加坡交友平台集團Paktor(拍拖)的投資。在黃立成眼中,Facebook加入戰場,對既有的直播業者來說不會帶來太大衝擊。

Paktor 集團執行長潘杰賢(右)與人稱「麻吉大哥」的17直播創辦人黃立成(左)。他們認為,Facebook加入直播市場沒什麼不好,未來的角力重點是內容。
蔡仁譯/攝影

黃立成觀察,Facebook雖然也有直播功能,但還是比較偏個人應用,能觸及到的用戶有限,不像17這類原生的直播App服務,很明確地以娛樂平台作為定位,吸引到的人就是對娛樂內容有興趣的人。「Facebook is more reality.」17執行長潘杰賢也有同樣看法,他認為,Facebook是個比較「真實」的空間,呈現的是你生活中比較真實的一部分,但你不會在你的爸爸、朋友前向直播主丟禮物,這可能會讓你覺得有些彆扭,「直播平台就比較像是個人的世界。」

另外,Facebook還沒開通金流、送禮的功能,尚未有變現的能力,「而且他們也不需要,他們有這麼多用戶,我現在還不太知道他們想做什麼。我覺得他們還在找方向。」黃立成觀察。因此,如果直播主想賺錢,最後還是得回到直播平台上,像是以17的分潤機制為例,排行榜上前幾名的VIP大戶,最多一個月可以賺到30、40萬,比藝人還多,這也給了直播主們強大的誘因。

「Everybody gets live now.」黃立成也認為,現在直播正在改變的,是溝通的形式。就像現在的叫車服務或訂房服務,會提供溝通工具讓顧客做意見回饋,本來是用文字,以後這個工具就可能會是LIVE,LIVE can be everywhere,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業者,投入這種新的溝通形式。「它(Facebook)現在在做的就是讓這個市場更大,我覺得這沒有不好,它看到這個市場就是很好。但它也是一個在摸索中的公司,現在就是大家一起摸索。」潘杰賢說。

內容才是勝負的關鍵

另一方面,即使Facebook未來真的開通了金流服務,也不見得就會吃下整個市場。黃立成認為,直播App業者除了擁有先行者優勢之外,在內容的經營上也比較有經驗。例如,Facebook現在同樣面臨到直播中不雅內容的管控問題,這些17以前就做過了,「我們早就在處理這些內容了,這是我們的優勢。」

翁羽汝/製作
翁羽汝/製作

點圖可放大

延伸閱讀:專題|你相信直播是未來嗎?

黃立成也認為,直播的核心不在於科技或是技術,而是內容。最終,還是要回到平台的內容豐富度上。「LIVE不只一種分類,還有很多應用都還沒做完。直播可以用來娛樂嗎?新聞嗎?溝通嗎?重點是你用它來做什麼?」單就台灣市場來看,從去年下半年加入的直播App業者當中,就看得出來大家都在努力做內容的差異化。像是17定位是娛樂平台,很確定要經營的就是娛樂內容,現在平台上就有各式各樣的娛樂內容,從幫人算命、教化妝,甚至只是一個人不停的挖石頭或開車,都能吸引到觀眾。另外,17也透過網路娛樂節目《網路熱容佼》以及選秀節目《超強17練習生》,培養更多的內容以及有潛力的下一個直播主,這些都是Facebook這種大平台上比較難做到的。

最後,黃立成十分看好直播能帶來的無限商機,「LIVE是一個cash cow(金牛、搖錢樹)。」不過,你能淘到多少金,能不能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最終還是會回歸到內容之爭。就像現在Facebook、Instagram、YouTube這些網路業者都有了直播功能,但他對17的先行者優勢與內容力,還是很有信心。「我覺得我們現在沒有最大的對手。There's no leader yet!」他認為,新的一年,比起中國的直播產業正在洗牌,台灣的直播市場才是正要分出勝負的時候,競爭也會越來越火熱,「It's gonna be a fight!」

17共同創辦人 黃立成

前L.A. Boyz成員、嘻哈樂團Machi團長。除了是娛樂圈的「麻吉大哥」之外,黃立成的網路產業經驗也十分豐富,目前是直播App 17 Media共同創辦人、董事長,以及英雄聯盟電競隊伍Machi e-Sports的老闆。

17執行長 潘杰賢

2013年創辦新加坡交友平台Paktor(拍拖)集團,目前Paktor已經在亞洲市場有超過700萬名使用者。2016年12月Paktor宣布投資17 Media並取得控股權,潘杰賢兼接任17 Media執行長。

700億美元
根據MarketsandMarkets在2016年的報告,全球影片串流市場,產值在五年內將成長至700億美元。
直播
Live
「直播」本來多指電視台即時播放新聞事件,但隨著行動裝置與4G網路普及、技術門檻降低,掀起網路直播熱潮,各式各樣的直播app平台興起,最具代表性如Twitch、Meerkat、Periscope,台灣也有17、livehouse.in等等,大型平台像Facebook、YouTube也紛紛投入戰場。直播的即時互動性吸引大量網友觀看、也製造出一批又一批「網紅」,從遊戲、表演音樂才藝、美女大胃王吃飯都讓許多人看得津津有味。網路直播也被喻為「壓垮電視新聞的最後一根稻草」,潛力無限。 (來源: 數位時代凱絡媒體週報 )
每天刷臉50分鐘 vs. 每年閱讀兩本書

4 當書遇上了Facebook一定會輸?

LearningLark via flickr
Facebook的貼文通常不長,很少超300字,即使沒有章法、沒有邏輯,但這個閱讀形式卻讓內容散播力道變得非常強勁,甚至改變了出版的遊戲規則,寫作好手、新秀躍躍欲試,探索著新的消費型態與喜好,一起創造未來。

前幾年一本知名月刊做了個調查,說國人平均一年看幾本書?結果答案是兩本。當時輿論嘩然,怎麼國人的閱讀風氣這麼糟!當時就有人在網路留言,說兩本書是哪兩本?恐怕一本是NB(筆記型電腦),另一本是FB(Facebook)。這句話在大約十年前只被當玩笑看,但這幾年下來,Facebook在國人的生活中,已真的取代了許多讀書的時間,一場Facebook與書籍的戰爭火熱開打,且愈戰愈烈!

Facebook真能替代書?從內容來看,似乎並不相同。Facebook的文章不長,很少超過300字,多數文字是日記式小語,沒有章法、沒系列、甚至沒邏輯,純粹是個人抒發,即興式發表、片斷的字句,怎麼能替代有篇章、有一定創作規畫、有足夠文字長度,且強調知識與感受體驗的書籍內容閱讀呢?但是Facebook的內容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你知道作者是誰。你認識他,你可能馬上讀後回應,你可以按讚、轉貼、發布,你不只是讀者,你同時可以當編者與發行人,這多元的閱讀角色轉換很過癮。加上多數的內容短短的,沒閱讀負擔,又有圖片,甚至影音,現在還來個直播,簡直就是SNG(Satellite News Gathering,衛星新聞轉播),十足充滿了閱讀樂趣,這往往是書所不能及的體驗。

這也就是為什麼小小的台灣,已經擁有全世界最多頻道的電視新聞台、近200台有線電視節目,加上十幾家過多的主要報紙、幾百本百花爭鳴又多元的雜誌、全台大中小功率的廣播電台,以及一年出版3萬本的新書,早已爆炸過載的資訊環境,當Facebook一出現,卻仍然能快速吸引了大量使用者湧入。

Facebook的普及率,在台灣比其他國家都高,而且不限男女老少,快速的串聯出一大國、一大國的社群。但是Facebook終究是Facebook,真的會從這一國侵襲到書與其他紙本與電子傳媒的地盤嗎?答案不用懷疑,就是如此。現在報紙完全不行了,整體發行量跌得一蹋糊塗,而且還繼續嚴重下滑。這幾年有線電視新聞台的收視率也普遍重挫,早已沒了當年風光,讀者的需求跑到那裡去了?答案是Facebook與LINE。在這兩者裡,有即時新聞、有娛樂消息、有健康新知、有民生指南、有專家評析,有各式各樣你想得到與想不到的內容。有自發性的發文,有被動性的回應,有正經八百的洞見,也有無厘頭的搞笑。

在新舊之間碰撞的商機與可能

當上網環境普及,當閱讀載具普遍之後,讀者很快的就被吸引過來,甚至改變了習慣,滲透了生活型態,起床第一件事是看手機,上大號不再看書而是帶手機。加上訊息發布已由過去官方權威機構主導的環境,改變成回到百姓大眾網友主導的時代,新的閱聽革命已經爆發。這不僅改變媒體與出版產業的生態,也影響了政治與經濟,從中東茉莉花革命、台灣太陽花運動,到美國總統川普的當選,一而再的說明了一切。只是讓懷抱傳統的人士不甘的是,這難道是一去不回頭的永久替代,就像卡帶換成了CD,底片變成了記憶卡嗎?能不能只是局部替換,像出現了汽車,火車與馬都還在;有了CD,竟然也還能存在著黑膠唱片!我的看法比較傾向於後者。儘管傳統傳媒的絕大部份的功能消失了,但它仍能有一些基礎的本質支撐(譬如紙本的手感或電視的畫質),而且在新舊媒體間能碰撞出新的火花與商機。

知名作家、主持人蔡詩萍過去一年多來,就在Facebook發表系列文章,每篇一寫就是2千字,網上回應熱烈,他一面寫,一面從按讚數摸索讀者的喜好。一年內分別在兩家出版社,集結出版了兩本新書──《回不去了,因為有一種愛》、《我該怎麼對你說,日常即永恆》,銷量比過去出版的書更佳。

又,一個20幾歲愛畫畫的小女生桃樂絲,因著可愛的圖像,在Facebook貼圖大受歡迎,之後出版社找上了她,出版了《表白──那些說不出口的話》一書,大賣5萬本,一本書的收入破百萬,衍生的文創商品陸續推出。一個台灣女生嫁給了法國老公,之後生了兩個小孩,她不斷在Facebook發表小孩的可愛照片,竟然累積了百萬粉絲。當她的新書《亞歷.肥安這樣長大》一推出就熱賣,發表會上擠滿了400多人,幾乎暴動。

另一個35歲住在台中的網路行銷顧問鍵人,因著每天在網上發表的獨特觀點,在一次五月天樂團主唱阿信的轉發後,粉絲大量增加,他也持續耕耘累積到33萬粉絲,一年前同時六家出版社找他出書,他的《每天來點負能量》新書是今年各大通路的暢銷榜前茅,最近還出了《2017負能量日曆》,也大受好評。

其實不只出版的取材來自網路與Facebook,許多出版社也善用Facebook做行銷,雖然叫好不一定就叫座,按讚數不完全反應到銷量,但因此帶動紙本書銷售的例子不在少數,尤其是人文社科類更是明顯,專家與網友的推薦,常常因口碑帶動購買,Facebook因此幫了出版不少的忙。可以想見,未來將是Facebook打敗書,但Facebook也會帶動書的銷售的時代,新的媒介、新的創作型式、新的工具、新的生活型態已經來臨,不論是書報雜誌或電視廣播網路,都將面臨新的挑戰。唯有跟上腳步,符合新世紀的消費需求,才能在新時代中存活發展。不管書還是Facebook,顯然各行各業都必須變臉迎戰。

最大的敵人都不再是原本的競爭對手,而是消費的新型態與新消費者,守成不變大概就注定輸了!
讓創作被更多人看見

5 圖文創作者Duncan:原來Facebook可以用來做這麼好玩的事!

Duncan Facebook
網路,給了圖文創作者更多揮灑的空間,從過去以文字為導向的部落格,現在我們迎來圖文並茂、更加生動活潑的Facebook時代。擁有320萬粉絲數的插畫家Duncan,又是怎麼看待Facebook的世界?

Q : 你在什麼時候開啟你的Facebook粉絲專頁,當初又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決定開始經營你的粉絲專頁?

有一天我在Facebook上,看到朋友點了圖文作家「翻白眼吧!溫蒂妮小姐。」的讚,我點進去看了以後,非常喜歡牠的作品(我沒打錯字,就是牠,因為牠的性別仍是個謎),那時才知道Facebook可以用來做這麼好玩的事情,所以我也按下了「建立粉絲專頁」的按鈕,開始在Facebook上發表圖文。那是2013年夏天。

Duncan

Q: 相較於以往的圖文創作,你覺得Facebook是否改變了創作者的創作形式?

我覺得有。因為Facebook的各種資訊量都非常龐大,使用者的習慣普遍比較快速,可能一張圖、一支影片,一篇文章,讀者都會用比較快的速度瀏覽,因為這樣讓創作變得比較簡單扼要或是一目了然。加上有著分享的功能,也讓作品比較容易被大量的讀者看見。

Q: Facebook讓創作者增加何種跟讀者互動的形式?

Facebook的留言和私訊功能,算是最普遍也最直接和讀者互動的方式,有時候可能會看到一些讀者在一篇圖文下方留一些好笑的,往往都讓我覺得比自己的作品有趣多了!有時候則是會透過私訊和一些讀者進行對話。現在也有直播的功能,能讓讀者在第一時間看到我們在做什麼,這也是一種很近距離的互動。

Q: 那你覺得Facebook的讀者大多喜歡什麼內容?

因為Facebook使用者時時刻刻都接收著大量資訊,分享的機制也非常完整,所以很多使用者的習慣都變得比較速食。我曾經在外面看到有路人在看我的圖文,他們大概都用幾秒的時間就看完了(不過看到他們噗嗤笑出來,這就讓我滿開心的)。雖然如此,Facebook上還是有很多使用者是會花更多時間去看內容更長的作品。我也認識一些朋友創作的內容是比較長的,也是受到非常多的讀者喜愛。所以我覺得重點還是在於創作者本身喜歡創作的形式是什麼,因為不同的風格都還是會有屬於他們的讀者群。

Q: 擁有320萬粉絲的你,有什麼經營社群的小撇步?

我從第一天開始,就是抱持著畫一些自己也覺得有趣的東西這種心態來做,我只是用自己覺得幽默的方式,去表達一些想法或是單純發發廢文。當然,好的商業合作對於社群經營是有幫助的,我很幸運地能做到一些可以跳出網路世界的案子,讓我的作品可以走進大家的現實生活中,這也是我在創作路上的推手之一。

很多人都把我跟「梗」聯想在一起,覺得Duncan的圖就是要有梗;但是我一直不認為我是個有梗的人,也沒有特別在追求「這個要有梗那個要多好笑」。現在比較喜歡往心裡面去創作,把每天的圖文當作日記在畫。我不覺得有什麼撇步耶,硬是要說撇步的話,大概就是我很喜歡自己畫的每一張圖吧!(笑)

Duncan

Q: 那你覺得你的粉絲有哪些特質?

好不習慣用粉絲這個名詞喔,哈哈哈!我覺得我的讀者都很熱情,有的非常幽默!像是有時候我剛發一篇圖文,才沒過幾分鐘,就看到有讀者在下面留言處,貼上他們改的圖,效率真的超高!我非常喜歡我的讀者,雖然現在不像以前可以每一篇留言都回覆,但是我還是會每一則留言都看,也常自己笑得跟白痴一樣。

Q: 經營粉絲專頁這三年以來,遇過最難忘的經歷?

我最近為一個讀者畫了一張圖,因為這位讀者很不幸地因為車禍過世了。從她家人的信件中,可以感覺到她是一個非常進取,立志要當薩克斯風老師的女孩,今年也如願以償考到證照了,但老天爺開了這麼一個玩笑。通常我會覺得,如果幫一位讀者畫圖,也要幫其他人畫才公平;不過我是真的被這個故事感動了,覺得必須為她做點什麼。我從未想過自己的作品可以給別人帶來這種力量,也非常感激她和她的家人讓我感覺到,我的存在是有這種價值的。

Q:你的創作很多都來自於生活中的觀察,其中也不乏許多網路上的群眾觀察,現代人每天幾乎都離不開Facebook,你自己大概一天會花多久的時間在Facebook上?

我花很多時間在Facebook上,其實是太多了,畢竟我是靠Facebook吃飯的嘛。它在某方面讓我跟朋友的連結更緊實(看你怎麼用吧),而且托Facebook的福,讓我可以做我喜歡的事情,這對我而言簡直實現了一個原本覺得不可能的夢。
不過好東西一旦太多也會有副作用,以我的使用習慣來說,我真的花太多時間在Facebook上,所以前一陣子嘗試過九天把手機、電腦和網路都關掉,想要回到像是國小時的生活狀態。這九天讓我感覺到久違的自在感,我也跟讀者和身邊的朋友說,有機會可以試試看!

Q: 你也有自己私人的Facebook帳戶嗎?在兩邊發文的內容上有什麼差別?

當然有!我自己的Facebook幾乎都是廢文吧。不過我的專頁好像也是,只不過是圖文形式的廢文(笑)。

Q: 作為社群人物,你希望發揮的影響力是什麼?

我其實沒有想過自己要發揮什麼影響力,目前只希望我的作品有時候可以帶給一些人快樂,有時候可以觸碰到一些讀者,不過這一切的前提還是比較自私的,那就是我必須要自己做得開心。

不過未來有機會的話,我想要幫一些想要畫圖但環境狀況不允許的小朋友,希望可以陪他們一起畫圖或讓他們喜歡上創作。如果能在能力範圍幫助一些身邊有需要的人,或是在生活圈之外的陌生人,我覺得我的存在會變得更圓滿。

我畫圖,我寫字,我拍照。

圖文創作者 Duncan

2013年創立粉絲專頁,創作內容結合生活與時事,其獨特且幽默的畫風廣受網友喜愛,追蹤人數已超過320萬。

插畫・圖片提供/Duncan

面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4億人口的挑戰

6 Facebook在中國市場的可能與不可能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即使Facebook在全球擁有近18億月活躍用戶,然而,面向中國那座高牆卻始終堅固,形成了牆內牆外兩個世界。佐克伯雖然努力扭轉局勢,甚至還取得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委員會委員身分,但這是否意謂著商業上或政策上的突破,引發了許多可能與不可能的想像?

在川普當選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後,中國網民對Facebook的關注又掀起了一個高潮。很多人認為,由於很多美國傳統媒體力挺希拉蕊,而Facebook、Twitter上的網民更喜歡川普,因而以這次總統大選為正式的分水嶺,社交網路全面戰勝了傳統菁英媒體。

但即使是這樣,中國網友還是在外圍「觀戰」,無緣直接使用Facebook,更多的是在微博或微信朋友圈發表自己的意見,並時常「翻牆」後截下Facebook中的圖片,來表達自己的關注程度。對網友來說,這個全球最大的社交網路只是「牆」那一頭的超級玩具。而且中國還有另一個超級玩具微信,功能甚至更強大,因而他們在全球社交網路中的缺失感並沒有那麼嚴重。

不過,對佐克伯(Mark Zuckerberg)來說,他的缺失感卻肯定會非常嚴重。要連接地球上所有人的Facebook,沒有了13億中國人的參與,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儘管他過去幾年做了很多努力,用心程度遠遠超過美國任何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執行長,但中國市場的大門對他依然沒有完全打開。

不得不說,佐克伯是在進行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至少在中短期的時間內,Facebook要進入中國,變成中國網友都能使用的社交網路,還是缺乏現實的條件和基礎。

確定的不可能;中國網友不會靠向Facebook

在蘋果、Google、亞馬遜和Facebook這「四大天王」的執行長中,面對中國市場的問題,佐克伯肯定多少會覺得自己是獲得「不公平」最多的那一個。

先說蘋果,它在中國市場賺的盆滿缽滿,最高的一年銷售額就達到了100多億美元,成為在華最賺錢的跨國企業,執行長庫克(Tim Cook)也早已經是政府的座上賓。再看亞馬遜,這幾年它在中國市場進入了收穫期,跨境電商業務每年成績都攀升,今年的「雙十一」,又創下了紀錄。至於敏感的業務AWS,即使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沒有頻頻來華督戰和高層公關,手下的人也有辦法讓它在華落地,放置在西北一個偏遠的省份。而牛氣沖天的Google,一直就是不肯折衷,也就無所謂在中國市場公平不公平了。

但佐克伯卻沒有這樣的運氣。他在中國雖有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委員會委員的身分,同樣在這個委員會的還有華爾街大佬、國營企業掌門人,以及馬雲、馬化騰這樣的新經濟代表。可以說,在這個委員會裡面,佐克伯雖然得到了企業家在中國的最高待遇,但却沒有決定性作用。

同樣,即使佐克伯多次表示了對中國市場的熱愛,從爬長城到在北京跑步,從秀中文到請領導人給女兒取名字,都花了不少心思。但這些都只是證明態度,和業務本身並沒有太多關聯。

當然,作為有遠大抱負且精明的創辦人,他也不是沒嘗試過務實的辦法。據說,他曾經考慮過和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中的一家來成立合資公司進入中國市場,並同意將伺服器放入境內,甚至還允許中方合作夥伴的股份比例超過自己,但最終都因為種種複雜的原因而不了了之。

在經歷過這麼多進入中國市場的努力而失敗後,佐克伯可能需要從另一個維度,來認真考慮的一個問題是:即如果有一天好運突然來了,中國市場的大門可以向他敞開,那麼,是否最好的時機其實已經錯過了?

回答很有可能是,最佳時機的確已經錯過了。因為Facebook所有的產品在中國都有類似對手,而且網民們的使用習慣已經形成。且不用說微信這一個產品就可以與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等角力,就連Facebook近期力推的直播,在中國都有一大堆同類產品,而且玩法更加豐富,盈利手法也更加多元。

更為關鍵的是,中國網路的基礎用戶不只是北京、上海、廣州的菁英們,而是在二三四線,甚至農村的大眾。他們的口味、喜好、使用習慣,需要網路公司「把臉貼到土地上」才能捕捉到,對Facebook這樣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無形且巨大的門檻。佐克伯可以在北京和企業家們談笑風生,卻絕對不可能在中國的小縣城和民工們打成一片。

因而即使Facebook進入了中國,即使它把介面換成了中文,但也還是無法真正成為中國網民必選的社交網路。那麼這個時候,「不進中國市場」,反而要比進中國更加明智。

確定的可能:作為中國企業佈局國際市場的夥伴

然而這不意味著Facebook和中國市場就沒有關係了。事實上,在另一個層面,Facebook和中國市場的聯繫遠比外界看到的更加緊密,Facebook也從中賺到了更多的真金白銀。

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伴隨著經濟增長,中國企業開始把國際化當做新戰場。從數據來看,今年第二季中國企業海外併購的金額就超過900億美元,超過去年全年的總和。可以橫向對比的數據是,今年上半年日本企業海外併購的金額是5萬億日圓,約等於420億美元。中國企業對海外的熱情,大大超過了日本企業。而且所有人都認為,既然開了這頭,中國企業往外擴展的態勢還會繼續下去。再深入去看,如今幾乎所有中國有知名度的一線企業在海外都有布局。在A股的上市公司中,據非正式統計,也至少有50%在海外或併購、或開公司、或成立合資公司。

即使中國市場的大門向Facebook敞開,是否最好的時機其實已經錯過了?

Facebook的大好機會也就在於此。在中國企業國際化的浪潮中,Facebook是海外最好的品牌行銷、用戶關係維護、銷售轉化的平台之一。在Facebook上,有97%的用戶是成年人,他們基本都是中國企業在北美市場、歐洲市場和南美市場的目標用戶。另外,由於Facebook不斷在升級和優化廣告行銷平台,相較傳統的通路平台,Facebook的成本並不高,而效果卻越來越好。

這就相當於,Facebook雖然可能無法拿下中國市場消費端的用戶,卻能掌握商業端的企業用戶,尤其是那些聲稱要把未來重心放在全球的中國企業——它們基本都是中國商界中的翹楚。

筆者所在的「出海傳媒」就遇到了活生生的例子。在「出海傳媒」的大數據平台分析中,包括華為、TCL、小米、萬達等企業,都在Facebook上或多或少掌握了適合自己的行銷技巧,很多外國人成了公司的粉絲。而一些航空公司,如海南航空、中國國際航空更是學會了開闢一條新的國際航線,就直接在Facebook找到精準用戶實現廣告轉化率與成交率。

且不用說微信這一個產品就可以與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等角力,就連Facebook近期力推的直播,在中國都有一大堆同類產品,而且玩法更加豐富,盈利手法也更加多元。

這可能是作為商人的佐克伯內心更願意看到的現象。畢竟現在的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路,也是全球最大的廣告平台之一。雖然Facebook的財報中沒有特別體現中國廣告主貢獻的金額,但從中國幾家代理Facebook廣告公司的表現來看,就知道肯定差不了。這些代理公司近幾年生意好到忙不過來,大量中國企業主動找上門來尋求在Facebook上行銷的方法,普通公司一年營業額上億不成任何問題。

因而樂觀的人甚至認為,還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假以時日,中國企業這個群體,會集體成為Facebook上的第一大投放金主,為Facebook貢獻最大比例的現金流和利潤。到那時,佐克伯可能都不用考慮是否要進入中國市場,因為他其實已經用另一種方式巧妙的實現了。

撰文/黃河 照片提供/黃河

林之晨X黃益中

7 Facebook對台灣的「殖民」,至少還會持續十年

郭涵羚/攝影
對每一個人來說,Facebook的意義與價值也許不盡相同,甚至就連在動態牆上展現的行為都不太一樣。在世界各國中,台灣是Facebook滲透率最高的地方,平均月活躍用戶達到1,800萬,這個數據象徵著與日俱增的社群黏度與依賴關係,更是現階段興起中的「聊天經濟」基礎。

這是一場「超高顏值」的對談。顏值是來自中國的網路用語,對於這兩位在網路社群上呼風喚雨,特別是在Facebook上擁有大批粉絲的新世代意見領袖們來說,網路無疑等同於影響力。

一位是AppWorks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他同時也是TiEA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不久前,剛剛成為GQ雜誌的「Men of The Year」,並與「大仁哥」陳柏霖在頒獎典禮上並列。

一位是大直高中公民教師黃益中,同時也是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由於長期投入同志平權等社會運動,因此不僅被稱為「熱血教師」,還被稱為「同志天菜」,在街頭遊行時,身材健壯的他總是鎂光燈最愛。不過黃益中已步入結婚禮堂,這消息大概要讓許多同志失望了。

2016年,具有獨特魅力的兩人雙雙面臨人生轉折點,在歲末之際展望新一年度,《數位時代》邀請兩人首度對談,暢聊Facebook對於生活的意義,他們怎麼樣在Facebook上創造影響力,以及台灣人究竟有沒有可能離開被Facebook殖民的世界性呢?以下為對談精華摘要。

Q :Facebook在你的生活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黃益中(以下簡稱黃): 對我而言,Facebook就是一個「傳遞訊息」的角色。若人們想要擁有自己的專屬平台來發表文章或分享生活,過去必須架設網站才能因應,但架網站不是件簡單的事,就算克服種種困難架設了網站,在上面發表的內容依然不容易被大家看到;但現在這個年代,只要透過Facebook就可以讓其他人看見,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傳遞資訊的平台,不只容易上手,流動性又大。對我來說,除了可以透過Facebook獲得大量資訊,每天傳遞的訊息也幫了我一個大忙。

從沒想過我會因為Facebook成為一個「半公眾人物」,因為我對數位方面不太擅長,所以一開始還滿抗拒的,但是當朋友們都在用,我也只能「被迫」走進這個數位時代。(大笑)因為Facebook變成了半公眾人物的狀態,純粹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當然,我在「街頭」的活動,比如高房價和反課綱運動等也推了一把,讓我「被迫」推上檯面,Facebook追蹤者變多後,良性循環也越來越多。

從原本只是朋友社交的Facebook,逐漸變成公眾式的使用,從私用變成公用!當Facebook變成公用後,私人生活比較就會使用LINE之類,不太會公開;雖然有人建議我如果只是公用的話,可以開設粉絲專頁,但我並不是以這個賺錢,加上開粉絲團每天都要封鎖別人,是件很麻煩的事啊!

林之晨(以下簡稱林): 台灣是Facebook在全世界滲透率最高的地方,有1,800萬使用Facebook的月活躍用戶,除了個人,台灣企業開粉絲團的比例也相當高,甚至連很多中小企業都會去了解Facebook粉絲團的運作。

林之晨:「我同意有同溫層的現象,但這不是因為網路出現的問題,而是人類既有的行為。」
郭涵羚/攝影

Facebook在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可以分成三點。第一就是讓我追蹤一些對我來說具影響力的人,他們的觀點對我很重要;第二,我每天都會分享至少五六則資訊和新聞到我經營的粉絲團及社群,因為重要的資訊應該要分享到適合的管道和群體;第三就是方便追蹤,創投的工作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去追蹤、了解投資的新創團隊目前在做什麼。現在有很多CEO或是團隊都會時常更新動態和消息,所以我每天只要把Facebook打開,大概就能了解我們投資的工作和輔導的公司在做什麼,這方面來說,算是對工作上有滿大的幫助。

我個人有開粉絲團,是因為工作以及興趣的關係,網路上有什麼新東西我一定會去嘗試,所以我不覺得這是在「經營」粉絲團,反而認為他們是能跟我一起成長的!我吸引到的這群追蹤者,其實是相當嚴格的粉絲,他們是一群很能接受深入討論和新東西的人,不需要譁眾取寵,對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存在。

我會把Facebook當作一個「思辨」的空間,我自己領悟到的一個道理或是思考到一篇文章要怎麼寫,就會把它呈現在上面,倒不是怕我的言論會引起什麼反應。

Q: Facebook對生活而言,是好的還是壞的呢?

黃: 樂觀來講,是某種程度上的反思,因為Facebook,媒體訊息變得更加真實了,這是很有趣的一點。
以前,我們接收的訊息是經由媒體守門人的角色決定我們應該看什麼,但Facebook通常可以讓你得到第一手訊息,因為一般媒體大多時候呈現的是主流,Facebook卻讓很多非主流訊息被看見。

從正面的角度來看,人在生活中的不當行為會被網路放大,如果大家怕這些行為被公開在網路上,網路自然就有監督效果,因此人們在生活上也會比較注意,這也許是好的。不過,缺點就是會發生「楚門世界」的現象。像我這種盡可能不使用數位產品的人,最終還是會被浪潮捲進去,如果朋友們一窩蜂都在用,就會出現無法不去使用的情況。

Q: 你怎麼應對Facebook上的酸民評論呢?有沒有最讓你不能接受的酸民言論與事件?你又是怎麼處理的呢?

林: 當一個公眾人物必須要負擔的代價就是:一定會有反對你的、酸你的、謾罵你的人。

然而,這個過程中也讓我認知到絕大多數人發言確實是比較尖銳、或帶有情緒的,但他其實不一定是討厭你,而是會針對一個道理去跟你做辯論,如果你把這些「雜訊」撥開,找到一些點,其實是真的能在裡面找到有幫助的東西。

現在遇到這些比較帶有情緒的人,我都會用更理性的態度去面對,這樣的討論對我來說,是一種正向學習和成長的經驗。

黃: 我的另一個「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粉絲專頁,常常都在封鎖人。以前我的個人Facebook,常會有陌生留言,讓我看了不是很舒服,後來我就設定成只能朋友留言。我不希望Facebook充滿著大量的謾罵攻擊,我還是希望我的平台是乾淨的。對我來說,Facebook就像是我家一樣。

雖然我也知道當一個半公眾人物來說,這種做法比較「沒品」,也不符合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說的公共領域理論,但我還是希望整個平台是乾淨的。即使我把Facebook的留言功能關掉,想要攻擊我的人,還是可以把那些在網路上流傳的專欄文章當作標靶,當我面對這些言論時,如果是有道理的,我還是會自我反省。

後來,我逐漸發現當那些批評有道理、理性的點出問題時,通常都是有Facebook頭像的,相反地,通常罵得很難聽的,都是些不知道哪來的帳號!有一次我就回酸民說,你要罵可以,先把你名字公開出來。

當然,我們在強調民主思辨時,不應該以「二分法」去討論,我也認為台灣在這塊是很失敗的,當然很多國家在民主轉型時都會碰到這個問題,這就是我們從事社會運動跟教育工作者需要努力去改變的部分。

Q: 發文前會想一下,或對於想說的話有所保留嗎?

黃: 因為追蹤者太多,每個動態都可能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在發文前也會比以前謹慎。

老實說,很多時候我無法隨心所欲,但還是會盡量中性的呈現價值。畢竟我還是得考量到公眾性,為了避免被放大沒完沒了,所以還是盡可能的謹慎;尤其是在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我還是會保留某種程度,盡可能將自我情緒壓到最低。

但我也覺得這就是兩面刃,如果想要很多粉絲,就要寫得比較重口味。有些民眾不想自己罵,就會透過公眾人物來罵,批評是人的本性,所以有些人會靠一些言論比較激烈的人來罵。

這也是很多公眾人物所面臨到的問題。有些人實際上是很理性,但因為某些壓力,所以必須要比較激烈。

Q: Facebook的「同溫層」現象,您怎麼看待?動態消息的算法機制,最近也有很多不同討論,你觀察這對台灣閱聽眾有什麼影響?

黃: 我認為同溫層某種程度上會「加速偏狹」,像我之前跑去社民黨助選,也開玩笑說若社民黨總得票率過5%我就脫上衣慶功。雖然我只是開玩笑,但沒想到當天社民黨的粉絲專頁就被網友大罵,說我搞這個很LOW(俗氣)!這就是同溫層的偏狹,因為你只看到你的朋友們的意見,只看見同個立場,而且同溫層聚集在一起的攻擊是很大的。

像現在很多人在討論Facebook演算法是如何灌輸觀念,但我覺得即便Facebook有它的演算法,但我也覺得這跟科技無關,就像雖然我的立場偏自由時報,但我每天還是會先看聯合報;因為我不想讓社會變得對立,所以我都會先看反對方的立場。

黃益中:「因為Facebook,媒體訊息變得更加真實了,這是很有趣的一點。」
郭涵羚/攝影

不瞞大家說,其實我最常看的就是護家盟的Facebook,因為立場一樣沒什麼好看,但我想看看不同的見解是什麼。如果有些地方講得有道理,我就能進而思考,就算立場沒道理,至少我也可以知道對方的想法,「知己知彼」嘛。(笑)
林:我同意有同溫層的現象,但這不是因為網路出現的問題,而是人類既有的行為,我會認為從有DNA開始,就有同溫層的存在!

當人有「偏好」或「偏惡」時,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就算是朋友,只要意見與你不合,就會直接產生厭惡感,如果我們不能用教育、生活習慣去更理性地解決這件事情,反而把錯怪在科技身上,這樣是沒有意義的,這個同溫層現象仍會一直存在。

Q: Facebook對社會領域跟公部門的影響很大,有哪些值得更進一步探討?

黃: 以往,一般民眾想要博得媒體版面是相當不容易的,所以如果你對報紙社論有意見,不高興就算了,因為就算要回應投稿社論,也要編輯審核才決定要不要登。

現在只要在Facebook發表意見,其他人馬上就能針對你的發言進一步直接回應,整個過程不僅快速,而且可以承載更多元的意見。

林: 我覺得非常有趣的一個現象是:社群媒體在歐巴馬2008年勝選時,被證明它是有效的,當年,年輕人把對社會的不滿發洩在歐巴馬身上;這次美國大選,中產階級白人把不滿發洩在川普身上,這些不滿的人群會透過社群、選票去抗議、去發聲。

而在這個全球化的社會中,M型化越來越嚴重,這也證明了這八年來,台灣對於這個格局的理解是非常薄弱的,究竟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突破這個格局,現象跟問題擺在眼前,但卻沒有對症下藥的解決方法。

Q: Facebook在台灣有龐大的經濟與廣告規模,這對台灣網路產業發展有什麼影響?

林: 我們有一個斷層,從2001年到2010年,台灣絕大多數第一流人才並不會選擇網路公司,而是去聯發科、宏達電、台積電等公司上班,所以這段時間的斷層,導致台灣現在正在為那段時間「受苦」!

即使有一個新的平台出來,我們也不夠強大足以去競爭,台灣人要填補那段時間的空缺是很辛苦的。

Q: Facebook橫跨與顛覆這麼多的領域,怎麼看待Facebook的下一步?可以預期2020年的Facebook「帝國」輪廓嗎?

林: 我覺得現在是Facebook(在台灣)的最巔峰,1,800萬用戶還能再增加多少?我認為應該不會再有更高的巔峰,頂多是小幅的穩定成長。下一步應該是聊天平台會崛起,Facebook Messenger有越來越強的趨勢。

因為未來一兩年最重要的還是「聊天經濟」,這個產業基本上都有10億以上的用戶,所以要如何在這些強勢的文化中去堆疊有效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課題。例如微信其實領先西方世界很多,至少五年以上。中國的網路世界為了要服務「只用手機」的5億用戶,就能做得更多元,更能滿足用戶的需求,這是市場格局的關係。

總體來說,Facebook這家公司對台灣的「殖民」,在十年內恐怕不會有太大改變。不過有個問題是,Facebook來自西方國家,而我們是亞洲國家,Facebook人工智慧背後的演算法,其實代表著西方的主流價值觀,但他卻強迫東方的用戶接受,這也是另一個問題:台灣的用戶是否應該接受這樣的方式?

黃: 不管Facebook未來還會不會繼續存在,因為就算沒有Facebook,還是會有其他東西來取代,而不斷取代也是科技進步的象徵。科技始終來自人性,若人性仍不能將人們教育成能夠在公共平台討論,未來還是會一樣。

黃益中(左)與林之晨(右)。
郭涵羚/攝影

黃益中

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課堂外的身分是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巢運」發起人之一,並擔任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言人。他努力在課堂上翻轉錯誤價值,取材時事進行公民思辨,啟迪多元價值觀念。著有《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

林之晨

AppWorks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同時也是TiEA台灣網路暨電商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他不遺餘力地推動創業法規鬆綁與創業環境建造,也利用部落格提出觀點給所有網路人、創業人以及創業投資者,希望激發思考與辯證。著有《Mr. Jamie網路創業七堂課》與《Jamie流行銷》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