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發下豪語要提供比寬頻快100倍網路的Google Fiber,為何最終難逃「賣身」的命運?

Eric Broder Van Dyke via shutterstock
無論目標、市場定位多清晰,在成本與利潤面前都顯得無能為力,Google Fiber已經發展6年,安裝成本卻依舊高居不下,再加上質量與速度並沒有在眾多競品中脫穎而出,或許難逃被出售的命運。

Google當年發展高科技的野心越大,就越能映襯出如今這些專案的「落魄」境況。

當我們還在為那個3年前被Google高調收購,卻又被迅速拋棄的機器人公司Boston Dynamics感到惋惜時,現在,曾被創辦人賴瑞·佩吉譽為「時代顛覆性產品」的光纖網絡專案Fiber或許將面臨同樣的命運。

就在昨天,一位Google Fiber前員工向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透露,這個專案已經為「賣身」做好了準備,而潛在買家就包括Fiber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CenturyLink。

實際上,自進入2016年後,Google Fiber就開始進入動盪整頓期——裁員、縮減專案規模與資金、CEO與員工相繼離職⋯⋯這些內部及外部的種種跡象早已偏離了Fiber預設的行進軌跡。

寬頻革命者的退出

這的確讓人唏噓。也讓我們對Google Fiber未來的「黯然離場」而扼腕嘆息。

這不僅僅是因為它曾被稱為是「繼Gmail以後Google最具顛覆性的產品」,還在於它對整個網路服務市場的貢獻與影響力。

6年前,當Google首次宣布將計劃開拓光纖寬頻及電視服務時,大部分國家的寬頻服務商都處在一個無競爭對手的市場,因此,很少有運營商主動為用戶提供更加優質廉價的服務。

而那時的Fiber就像一位敢於破舊革新的勇士,毅然邁入了這個阻力巨大的壟斷市場。

佩吉與布林曾經高調宣布:用戶只需要70-120美元,就可以用上比傳統寬頻快100倍的網路(1 Gbps)。這的確嚇醒了部分網絡營運商,也倒逼他們努力提升服務質量。那時候你會看到,只要Fiber走到哪裡,哪裡的傳統運營商就會明顯調高網速。

8座被「攻略」的美國城市,服務一經推出就迎來的「夾道歡迎」,承載著Google Fiber不斷擴張的野心與動力。

單就這一點,Fiber就已經做到了「造福人類」的承諾。

缺乏「技術洞見」的產品

然而,還是那句在分析Google財報時就說的話:一家商業公司無論目標、市場定位有多麼清晰,在成本與利潤面前都顯得無能為力。

而事實便是如此:即便已經發展了6年,Google Fiber的安裝成本卻依舊高居不下。

雖然從財報來看,Fiber與智慧家居Nest是Alphabet高科技板塊營收的主要貢獻者。但今年4月一上任便致力於壓縮成本的財務長Porat卻早就對Fiber的巨額投入感到不耐煩。

她曾經向華爾街分析師透露,今年二季度Google在「Other Bets」板塊(高科技專案)的支出大約為2.8億美元,大部分是被Fiber「揮霍」的。而研究機構Jackdaw Research的分析師也很不看好這個專案的前景:

「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來維持這種東西(意義不大),Google不想花那麼多錢卻僅僅在這個市場扮演一個相對普通的角色。」

實際上,除了成本,Google Fiber也有另一個致命缺陷:質量與速度並沒有在眾多競品中脫穎而出。

以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市為例,美國四大通信營運商之一AT&T就在本地成功擊敗了Google。前者推出了最高速度可達1 Gbps的競爭產品GigaPower,甚至利用各類營銷郵件向用戶瘋狂推送最新的捆綁交易(各類套餐)。這讓Google流失了大量用戶。

此外,電信公司Comcast與其他寬帶服務商也明顯提高了自己的產品質量。與Google一樣,他們也推出了每月70美元的千兆級寬帶服務。

價格與產品本身不具備優勢的情況下,成本卻居高不下。 Fiber的這個結局似乎又是「命中註定」的。

這就像Alphabet董事長艾瑞克.施密特在《重新定義公司》一書中提到的,每一個優秀產品背後都會有一個獨特的技術洞見,而失敗的產品也在於「缺乏技術洞見」 。

顯然,「如何降低成本」應該是Google Fiber背後最大的「技術洞見」,但Google聰明的工程師們到頭來卻沒有解決這個問題。

因此,後面發生的事情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雖然Fiber的高階主管們在2010年立下了「在5年內收穫500萬用戶」的豪言壯志,但一位Google前員工告訴記者,直到2014年末,這個數字其實僅為20萬。

最終,Google也暫停了11座城市的光纖系統擴建計劃。與此同時,佩奇又向Fiber團隊下了命令:為減少成本,專案組需要改用無線技術來繼續拓展服務。

但這個決定又引發了關乎Fiber未來的更深層次的問題——作為光纖網絡系統,無線技術不足以向用戶提供同等質量的寬頻及電視服務。

與此同時,Google Fiber卻不能中止服務進行完善升級,因為它已經與幾個城市的管理部門簽下了幾年的營運合約。但相對來說,這也給Google光纖服務的持續運營提供了法律保障,也讓Fiber沒有提前被公司拋棄。

無法避免的「賣身命運」

然而,今年10月,一個Fiber將被賣掉的「信號」卻突然出現了。

The Information認為,如果Alphabet想繼續認真對待Google Fiber這個專案,或許就應該在該專案CEO Craig Barratt選擇辭職的第一天,為Fiber專案補充一個新的領導人。

然而,就在10月底Barratt離開後,Google Fiber卻一直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只是由其隸屬的子公司Access負責人Dennis Kish協同管理相關事務。

但一位Fiber前員工卻透露,作為一名商務導向型的管理人,Kish並不具備Fiber業務擴張進程中所需要的技術才能。如果母公司真的對Fiber足夠高重視,就應該在Craig離開前迅速補充人手,提振整個專案參與者的士氣,讓大家熱情高漲地進入另一個發展階段。

因此,這些跡像都在暗示Fiber或許將成為第二個Boston Dynamics,因為後者被賣之前也經歷了CEO離開卻遲遲不見新領導上任的局面。

與此同時,Google Fiber與一些城市簽署的合約也正在被轉接到其他網路供應商的手中。實際上,比起長時間無人問津的Boston Dynamics,Fiber的業務其實很對競爭對手們的胃口。

目前,美國市面上存在大量可以與Google現有網路進行銜接的光纖供應商,譬如剛才提到的潛在收購方電訊公司CenturyLink,這家企業目前的光纖網絡傳輸速度與Google Fiber不相上下。

此外,從目前的業務分佈來看,CenturyLink應該是最為匹配的潛在買家。

首先,其鋪設的光纖網絡與Fiber僅在鹽湖城一座城市略有重疊。其次,CenturyLink正在主導收購的無線通訊公司Level 3 Communications在Google Fiber鋪設的城市中有大量與本地簽署的互聯協議。

基本上,只要接手Google Fiber,CenturyLink就可以直接把光纖設施拿來使用。

或許是要向Fiber說再見的時候了,由於重重阻礙,Alphabet在明年賣掉Fiber將在所難免。這也意味著,當年Google那個令市場激情滂湃、甚至可能決定公司未來的高科技專案將最終被歷史掩埋。

本文授權轉載自:36 氪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