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0億美元到2億美元之後,他說:重新做新創公司,比較爽

2017.01.02 by
36氪
36氪 查看更多文章

36氪是中國領先的科技新媒體,報導最新的互聯網科技新聞以及最有潛力的互聯網創業企業。

從10億美元到2億美元之後,他說:重新做新創公司,比較爽
36kr
別了,豌豆莢;你好,輕芒。

想像一下,一個 31 歲的年輕人,剛剛以兩億美金的估值賣掉自己的公司,這個時候他會幹什麼?

是像盛大陳天橋一樣退居幕後頤養天年?還是像攜程梁建章一樣操心人口問題?抑或選擇最普遍的一條路——像PayPal共同創辦人彼得・泰爾一樣做創業投資?

回答這個問題有必要疊加一個背景:三年前,這個年輕人原本可以數倍於當前估值的市場價來賣掉公司,當時同類型標的——91無線整體賣到了19億美元。

作為窮人,我很難體會到這種十幾億美元到兩億美元的糾結,但大概理解了這個年輕人——豌豆莢創辦人王俊煜為什麼要開闢他另一個創業專案——輕芒的原因。

36kr

六年前,當豌豆莢用戶量達到一百萬的時候,和他們同為創新工廠孵化企業、共用第三極大廈18層一角的知乎,用戶數不過千人;而當豌豆莢因為規模擴大搬到知春路錦秋家園時,樓上那家喜歡非法辦公的小創業團隊,有個一臉碼農氣的創辦人,名字叫張一鳴。

三年之後同樣如此,2013年豌豆莢的估值達到頂峰,而知乎和張一鳴的今日頭條卻還是「不爭氣」,前者不過剛剛開放註冊,後者也僅僅處於起步階段。

鬥轉星移,世殊時異,又一個三年終於過去。當知乎周源攜6000萬用戶搞起了知識付費、當張一鳴面對騰訊80億美元報價今日頭條的傳聞喊出「當騰訊的員工沒意思」,王俊煜的豌豆莢,卻只能以低價賣給阿裡收場。

對於王俊煜來說,越過山丘之後,發現的不僅是無人等候,還有別人爬上更高的山丘。

六年豌豆莢生涯帶給王俊煜最大的啟示是,重要的是把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好。他發現自己以前太汲汲想補足其他不足的部分,而事實是,強扭的瓜並不香甜。

在豌豆莢拿到創新工廠的第一筆啟動資金的時候,王俊煜給李開複呈現的願景並不是我們日後看到的應用分發平台,而是所謂的「使用者內容發現的第一選擇」,應用分發只是規劃的一部分。

但不知道可喜還是可惜,應用分發誤打誤撞站在行動網路興起年代的風口之中,成就豌豆莢那個年代的高估值;可王俊煜設想的音樂、影音、書等內容分發卻在應用分發這個肉身下身陷囹圄,遲遲沒有大的進展。

直到王俊煜賣掉豌豆莢,他似乎才得以心無旁騖地堅守初心,「重新做新創公司,比較爽,比較靈活」,王俊煜接受36氪專訪時這樣表示。

兩個月前,他回到了豌豆莢曾經孵化的輕芒團隊,這個團隊的產品目前包括原先的豌豆莢一覽,現在改名叫輕芒閱讀——一款可以聚合手機上App內容的應用;輕芒通知清理,一款脫胎於豌豆莢Smart鎖螢幕的工具軟體;以及這週剛剛正式發佈的一款基於興趣組織的內容分發平臺——輕芒雜誌。

36kr

這個二十多人的團隊算上豌豆莢一覽,已經存在了兩年,作為單獨公司也成立了將近一年。而現在,豌豆莢的元老,包括王俊煜、負責豌豆莢技術的范懷宇、負責豌豆莢品牌的崔瑾正式回歸。

輕芒延續了豌豆莢創業之初的精益創業理念——一個似乎在2012年之後被相當多網路公司拋棄的打法,用小步快跑來慢慢推進產品的反覆運算更新。

這是一個從容的選擇。他們在賣掉豌豆莢之後並不是很缺錢,也沒有特別迫切的盈利企圖,「成績單我是做給自己看的,不是做給外界來看的」,王俊煜說。

輕芒,輕巧的輕,鋒芒或者麥芒的芒,不是芒果的芒。

在發佈輕芒品牌前一周,王俊煜在他已經八個月沒發過言的知乎帳號上特意「撕」了張一鳴,鋒芒畢露。

他針對的是張一鳴此前接受的一次採訪。當時張說,技術是中立的,不干涉可能是最好的分發資訊的原則,今日頭條拒絕價值觀先行;而王俊煜對此回應:技術是有價值觀的,取決於你做什麼;面對現實,不意味著沉迷于現實、不斷放大人性的弱點;即使是普通人,也有娛樂之外更高的追求。

這位 2007 年至 2010 年曾在Google中國擔任用戶體驗設計師、工號37398的「技術擁有者」,自創辦豌豆莢之初就提倡,在技術分發應用的同時要重視人的因素。代表案例是豌豆莢設計獎——一個至今已經延續了268周的應用評選,每週有一款優質應用能獲此大獎,是中國Android App廠商最重視的幾個榮譽之一。

而給技術賦予人的價值觀,也是輕芒正在做的。王俊煜給這個品牌的設定,是為對世界感興趣的人提供高品質的內容和資訊。這並不是一個對標今日頭條的領域,但和頭條無形中存在著一種對立的關係,「某種程度上,用戶不喜歡今日頭條,然後會喜歡我們,這是我們想看到的」,王俊煜向36氪表示。

可以用消費升級的理念來理解王俊煜對這個產品市場空間的判斷。他認為,用戶除了物質上消費升級,在精神層面上,也會相對願意花一點點成本嘗試使用不同的App。

36kr

當然,如果你是Android用戶,以上關於輕芒產品的介紹請適當忽略,輕芒雜誌至今只上線了iOS版。這聽起來很難想像,一個原先專門做Android市場的團隊,在自己做新產品的時候居然沒有Android版。

王俊煜已經熟悉了這種質疑,他的解釋是微信小程式。

9月份時,輕芒就已經研發好了自己的小程式,一些輕度使用者,完全可以在小程式中完成基本的閱讀需求,這讓 App 開發也顯得並不是那麼迫切。而在此基礎上開放給協力廠商內容生產者的的「輕芒小程式+」,業已就位。

36kr

是洪水滔天,還是涓涓細流,靜待微信大閘開放之後驗證。

這次創業,王俊煜是在玩模擬城市。

這座城市延伸的路網是輕芒的搜尋引擎,輕芒的API以及輕芒團隊此前推進的數十個產品。如果你有機會打開王俊煜Chromebook Pixel筆記本,還會在一個開發文檔裡找到所有他想要圍繞輕芒做的事情。

而這些未來的夢想,跟豌豆莢已經沒有了關係。儘管王俊煜依然是阿里應用分發的首席顧問——但他的絕大多數精力現在放在了輕芒這裡。按照阿里移動前一周發佈會的內容,豌豆莢將會與阿里移動其他分發平臺,包括阿里遊戲・九游、PP助手、UC應用商店、神馬搜索、YunOS應用商店成立阿里應用分發。

王俊煜在這場發佈會上的發言,怎麼看怎麼像謝幕演出。

36kr

今日頭條張一鳴面對騰訊 80 億美金收購傳聞時,用一句簡單的曲名—— Go Big or Go Home 回覆,但王俊煜的選擇無疑已經是 Go Home 了。

這不像是失敗者的落荒而逃,去他的新 Home 看看吧。那是一個位於東四五條胡同裡的獨棟小樓,看起來比能直接降落直升機的知春路中航大廈——今日頭條今年新搬過去的總部,少了一份人潮湧動,多了一份隱忍克制。

王俊煜能不能再次Go Big我不知道,但他現在是真的爽啊。

以下是36氪專訪王俊煜精選:

1、輕芒系應用,為什麼不沿用豌豆莢的品牌呢?

本來我的如意算盤是,就像諾基亞賣給微軟一樣,還能使用自己的品牌,但這個品牌在前面並購的同時也給了阿裡。後來我覺得也對,許多用戶眼裡,豌豆莢就是應用分發,阿裡也確實能把應用分發的矩陣放在豌豆莢裡來,對豌豆莢是個好事。

2、為什麼輕芒雜誌是圍繞興趣來分發內容?

雜誌是在十九世紀德國出現的一種新的題材,以興趣為組織單位,這個很符合我的想法。興趣這個東西不分社會階層,每個人都有自己另外的一面,有娛樂需求,也有讓自己生活變得更好的需求。

我們給輕芒的設定是,為對世界感興趣的人提供高品質的內容和資訊,這個是我們不想變的。

3、做內容分發,重視技術還是重視人工?

很多時候要承認技術有缺陷,雖然我也相信技術總有一天會解決這個問題,但目前我們會人工給機器很多輸入,希望慢慢影響機器。

人工可以選擇調整也可以不調整,但是人工的調整機器會拿到。

4、新產品輕芒雜誌會重視哪些指標?

我們看的是閱讀的完成率,而不會刻意鼓勵點擊率。要看使用者會不會有收穫,比如看的速度、會不會收藏、做筆
記以及分享,演算法會採集這樣的信號。

5、如何處理演算法搜集來內容版權問題?

我們會保留原文的銷售連結、品牌、欄目,甚至廣告二維碼都保留,不會有該付費的內容而出現在這裡。當然,如果對方有不滿,我們會把他拉到一個遮罩的名單裡面去。

6、沒有Android版?

我們第一時間會上線微信小程式,這是更輕的一個版本。
我們為什麼非得用App?用戶下個App說明他會為這個事情而買單,但也有輕度的用戶存在需求。

7、怎麼看小程式的未來?

我們主要是對微信的執行力比較信賴,微信強大的流量只是信心的一部分。

輕度App我們主推小程式,比如結構化呈現這方面,我們的輕芒小程式+已經很成熟。

8、再次創業,還是豌豆莢那種精益創業的打法麼?

是的,我們其實是面對今天消費者的需求做了一點東西出來,做這樣的創新產品,不應該高舉高打。做消費網路的公司用高舉高打的方法去做,很多最後都失敗了,比如Google+,兩年憋一個產品出來,結果沒人用。

如果我們做的是一個明確商業模式的產品,使用者需求很明確的話,那我們應該走高舉高打的道路,像豌豆莢後期,我們就做得很熟練。

9、上一家公司對你個人最大的啟示是什麼?

把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好,以前可能說會補短板,現在現在我想把事情想長遠,專心做好輕芒。

10、你財務自由了麼?

從物質的需求我是自由了,但是我物質的需求也不多。

本文授權轉載自:36kr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