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愛情當道?網路世代更獨立、更晚婚

2017.01.26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shutterstock
網路世代比過去的世代更晚婚、更獨立,除了教育程度較高、兩性平權意識高漲之外,也與低薪及高失業趨勢有關。但回歸人性最基本的愛情需求,則不減反增,過去現實生活中的喜好面向被放大並投射到全球化的網路世界中。

你用過Tinder嗎?用過愛情公寓嗎?

這些迅速配對的交友軟體,也讓網路世代被形容為速食愛情主導的世代,同時,網路世代的確也比過去的世代更晚婚、更獨立。與其說是網路世代的愛情觀單方面墮落,不如說是網路世代在一個截然不同的全球化世界中,做出了前一個世代無需面對的抉擇。

不同世界的愛情距離

網路世代生活在一個與過去大不同的世界。

網路世代不懂得甚麼叫作「失聯」,只有「拒絕往來」,距離不再是拆散人們的因素。因為通訊科技與內容分享太過於發達,世界各地的人們無時無刻在交換訊息、溝通。

網路世代的世界已大幅自動化。試想過去寄一封信所需的製造、物流、運輸、行政等工作,今日被高度自動化的雲端服務、網路服務商取代。勞力密集的工作減少了,意味著以工作為目的的群聚規模變小了,取而代之的是長距離的分工。已開發國家的網路世代因少子化,學校與社交群聚規模也縮小了。

論及愛情,網路世代的生活中的群聚規模較過去縮小了,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變長了,但是資訊科技卻又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加密切。

網路世代的世界,是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在不見面的情況下凝聚的世界,也是一個在實體互動越來越生疏的世界。

難說是好是壞,只能說不同。

網路世代與過去世代最大的差異,就是網路世代是人類史上教育程度最高的世代。同時,網路世代的女權意識(兩性平權)意識高漲,這也意味著網路世代的女性勞動參與人口比例極高,在多數已開發國家已與男性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許多受教程度高的網路世代嚮往更有質量的愛情,尤其女性不再願意草率地為了結婚而放棄事業。因此,網路世代普遍晚婚,不過,僅有9%表示不願意結婚

婚姻選擇的兩大族群

網路世代晚婚的現象,其實也跟近年來在世界各地延燒起來的低薪與高失業潮流有關。尤其在已開發國家,貧富差距不斷加劇。

在美國,一個國家已形成了兩個獨特的生態與潮流:

以紐約、波士頓、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波特蘭等都會為主的高收入、高知識生態圈。在這些都會區中,所謂中產階級多指大學以上學歷、白領工作,甚至許多「中產階級」都在十萬美金以上。

以紐約曼哈頓區為例,該地區平均家庭收入約6萬6千美元(美國全國平均家庭收入不到5萬)。事實上,曼哈頓許多公寓多人分租,平均一人每個月要分攤1500美元以上,若年收入在8萬以下很難在曼哈頓生活。

另一生態,則是商業都會區外的美國城市與州,許多家庭的平均收入遠低於全國平均。許多生活在這些都會區外的「中產階級」人口多為藍領勞工與基層白領勞工,對於工作機會外移、失業率飆升極為不滿。

由此可見,雖說是一國,美國內兩生態圈的習慣與思想大為不同。都市人多半重視精神生活、重視工作升遷機會,也因此多半晚婚;而同時,都市外的鄉鎮人口生計困難,通常教育程度較低,而通常在二十出頭就結婚了

綜觀美國各州結婚人口年齡統計,第一次結婚年齡幾乎與經濟產值成反比。

隨著兩生態圈平行運轉,以收入為分水嶺的婚姻問題在美國越來越嚴重。不管是離婚率、結婚次數、結婚年齡等,都已分化成兩大族群

因此,在看待網路世代的愛情與婚姻觀時,除了整體的習慣與觀念改變以外,網路世代的社會逐漸一分為二也是極重要的議題。

台灣的情況亦同。台灣發展長年重北輕南,如今工作機會絕大多數集中與北北基桃都會區。當年輕工作族群普遍低薪的情況持續惡化,城鄉差距與收入差距也將成為結婚年齡、婚姻關係品質的分水嶺。

對愛情的渴望仍相同

即便世界觀與世界結構改變了,人性是萬古不變的。人們對於愛情的各種面向喜好,從實體群聚的縮小而走向虛擬,而也因為資訊科技的串聯,從當地走向跨境。

人類有史以來便存在的性衝動,衍生出的一夜情現象,隨著Tinder、Bumble、CoffeeMeetsBagel等迅速配對平台的盛行,也成了顯學。有人擔心膚淺的「一拍即合」(Hook up)文化在美國已取代了正常的愛情關係

事實上,「一拍即合」文化盛行,並非代表過去公認的「正常愛情關係」已被取代,兩者並非零和關係。

網路世代在一個虛擬人際網路盛行的年代,其實仍相當渴望透過科技去找到靈犀相通的朋友與伴侶。

以紐約為例,過去該城市曾以蓬勃的社交俱樂部為名,如今,紐約社交俱樂部的規模與影響力仍然有增無減網路交友也已不再被汙名化,越來越多網路世代選擇透過網路去接觸更多的可能交往對象。

論及膚色人種與愛情,美國線上交友網站分析的資料顯示交友最吃香的為亞裔女性、白裔男性以及拉丁女性,而最吃虧的則是非裔女性、亞裔男性與非裔男性,可見現實生活已移植虛擬世界。

由此可見,網路世代對於不管是性愛、平權還是精神等情愛的交流,不但需求不減,反而因為教育程度提升、虛擬人際互動機會增加,而將過去現實生活中的喜好面向被放大並投射到全球化的網路世界中。

不過,網路世代的愛情也不能僅以「速食」二字帶過,這世代的愛情與人際關係在網路科技的帶動下,該擔憂的,並不是人性的某個面向消失了,而是人與人結合的速度變快了、範疇變廣了,使得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及族群與族群之間的差異拉大了。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100字內個人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