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旦的鸚鵡們-Uber的公共政策大災難

2017.02.09 by
吳祥輝
吳祥輝 查看更多文章

出生宜蘭縣,處女作「拒絕聯考的小子」震動全台。創辦「民進周刊」,突破戒嚴禁忌。代表性作品:拒絕聯考的小子、芬蘭驚艷、驚歎愛爾蘭、驚喜挪威、陪你走中國、驚恐日本、洋蔥韓國。旅行美國本土四十八州,正寫作美國中。

Shutterstock
Uber在台灣被矮化為和計程車的對立,是政府的刻意誤導,是交通運輸觀念上的守舊和管理概念的過時,更是對科技發展因應的無知。輸的不是Uber,而是台灣全民的重大損失。

注意Uber爭議的人,印象最深刻的恐怕就是「納管、納稅、納保」。這反映交通部不是腐敗惡質到極點,就是展現官場戰術的絕頂聰明。

三納是交通部丟出的假議題

「三納」是個假議題。納管才是真正該集中全力的討論焦點。納稅和納保都是利用群眾心理,所做的轉移焦點。

Uber在全球都遇到和在台灣類似的問題。 四年來,情況逐漸演變,就是因為納管法律和方式的革新。

美國三十四州加華盛頓特區,共35個一級行政區Uber已全境合法。沒全境合法的州也有70個主要城市合法,包括加拿大多倫多、渥太華、魁北克省,以及墨西哥的墨西哥市,和幾個州也已合法。澳洲雪梨等幾個地區和城市以及亞洲的新加坡,也都合法營運。

他們採取的方式是鬆綁改革計程車管制,重點在費率自由化和簡化營業執照申請。 這些改革建立在二十一世紀的既有改變和科技發展基礎上。以前開車是項專門技術,如三十年前的中國司機,就是擁有一技之長。如今,開車已是基本生活技能,那個營業車司機比衛星導航和Google大神更熟門熟路?

自用小客車司機只要有一兩年開車的良好記錄,申請轉營業。警政單位犯罪資料一連線,就知道是否在禁止當營業司機之列,三十分鐘就完成納管。

更清楚地說,Uber是個民間公司,沒有公權力可納管司機,是經過政府納管合格的司機加入Uber或其他不同模式的營運團體。

台灣現行納管實務

回到台灣現行的納管實務。自用車司機要取得營業執照登記,從上駕訓班第一天起算,平均要三到五個月,六到十二個月也還算正常。因為,台灣的考試刁難,沒有先進駕訓班補習,作弊、記住口訣、看到什麼標記、方向盤要打幾圈,要考多少次才會過?

取得營業司機駕駛執照,還要考營業登記證。在台北開車,考題有中南部地理。考兩三次才過,不是特例。更讓考者最難熬的是,營業登記證一年考十次,平均一個多月才考一次。考不過還要常常背,一個多月後再考不過,就再等一遍。

簡化納管程序才是Uber爭議的核心。 Uber登記司機1萬5千名。用交通部的老步納管,要多少年才納管得完?就形成名為納管,實為封殺的事實結果。

納管後的納稅和納保都是假議題。不合法怎麼納稅和納保?事實就正是如此。保險公司願意和Uber訂立特別保險合約,保障乘客安全。交通部不點頭,保險公司不敢承做。Uber要設稅籍,財政部怎麼讓不合法業者設?

問題其實就在納管。用舊步管,還是用新法新措施管。合法自然有納稅和保險的立場和義務。交通部卻一再轉移焦點,把問題複雜化到稅收和保險問題,掩飾沒能力提出解決爭議的新納管辦法。

交通部的戰術是成功有效的,交通部出面就是三納,反Uber者口口聲聲也是三納。到底路政司和公路總局是奉部長之令的鸚鵡,還是賀陳部長是跟著下屬學語的鸚鵡,外人難知。確定的是跳針的交通部。

Uber是科技公司,是二十世紀和二十一世紀科技大進化的一個中繼產出,也是一個新創公司。有電腦而有網路,有網路而有現在的Google地圖和蘋果等等各種應用程式,有全球Uber化的交通運輸模式,無所不及地對居住地區的高密度海量數據蒐集。

首先衝擊的是未來都市規劃設計和交通體系和管理系統。目前已經感受到空前危機的是產物保險。Uber的龐大數據讓每個駕駛人的駕車品質和習性,無所逃脫。這種新資訊將產生新的保單、新的保費計價模式,對傳統保單的設計架構具有顛覆性。這種地圖資訊也是開啟無人駕駛時代最安全珍貴的基礎。

Uber在台灣被矮化為和計程車的對立,是政府的刻意誤導,是交通運輸觀念上的守舊和管理概念的過時,更是對科技發展因應的無知。輸的不是Uber,而是台灣全民的重大損失。內閣改組最該撤換的部長沒有撤換,就是蔡英文總統和林全院長應負起的政府過失。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自吳祥輝 Brian Wu粉絲頁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