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世界不屬於網路公司,而是那些「用好網路」的公司

數位時代資料照片
馬雲認為,在未來十年以內,網路將會繼續加速五個產業的變革:新零售、新製造業、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能源產業。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今天在2017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發表開幕主題演講時,談了網路對產業變革和人類未來的影響。

他以叫花子擺QR Code讓大家捐款為例,認為不是網路搶了你的生意,而是你對網路的漠視,「當我們都認為技術摧毀就業的時候,其實技術在重新創造無數的就業。網路不是替罪羊,也不應該成為替罪羊,大家都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利用網路把這個做得更好。」

馬雲認為,在未來十年以內,網路將會繼續加速五個產業的變革,新零售、新製造業、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能源產業。「現在沒人說電是高科技,以後不會有人說網路是高科技,這是基礎設施。世界不屬於網路公司,而是屬於那些用好網路的公司。」

對於這段時間以來熱度大增的人工智慧,馬雲也表達了不同的看法,「大家把AlphaGo說得天花亂墜,很恐怖的樣子。我個人覺得So TM what!」圍棋打敗了人只是侮辱了一下人而已,機器要做的是人類做不到的事情。他認為正確的方向是機器要有自己的思考,機器要有自己的方法,而不是強迫機器根據人類對大腦僅有的3%認識,讓它去學習和模仿。機器人的出路不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慧),而是Machine Intelligence(機器智慧)。

馬雲在演講中也提到了中國所獨有的一種現象。 「全世界只有中國把網路經濟稱之為虛擬經濟,大家知道虛擬經濟真正的主要主體是什麼?是銀行,是金融界,中國不敢罵銀行金融界,因為你一罵就貸款貸不到了,所以都罵網路。虛擬經濟的主體是金融界,另外一點網路經濟不是虛擬經濟,它是虛實結合的經濟,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網路經濟持久地發展。」

馬雲在2017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現場。

以下是馬雲演講全文:

大家早上好,坐在下面挺感動的,一個經濟學家花了那麼多時間講專業的AI問題,我們國家經濟學家們開始關心的事,成功的把握性越來越大。確實講得很專業,我講一些不太專業的事情。

我來這裡主要也感謝論壇,每年只要來,我都希望講一些我自己對產業問題的看法。不來的話,我也在網上很關注這裡所有的討論,過去九年深圳IT領袖峰會給業界很多思考。我是一個老師出身,所以我胡說八道的時間多一點,機會多一點,因為我不是技術人員,也不是商業人員,我的職責是利用我過去所有的思考、經歷和資源把所有的問題與大家分享一下。

我的講話不一定是對的,只希望給大家一些思考。因為我從2000-2005年在廣東至少做過200場的交流,選了很多小企業家,包括零售產業,那時候我講得最多的是電子商務對製造業、零售產業巨大的衝擊。但那時候相信我們的人並不多,也很正常,那時候大家覺得所有的零售產業都笑話我們電子商務不可能顛覆掉,但我們覺得這是一個趨勢。

如果我們今天同樣對雲端運算、大數據、人工智慧,不管你怎麼暢想,我認為人類的想像力都是有限的,你覺得未來是這樣子,其實未來並不是這樣子。所以今天我在這裡跟大家還是要講一些我一直堅信的觀點:過去20年是網路技術的時代,未來30年將會成為網路的時代,社會的變革,各行各業變革的速度會越來越快,不管你高興也好,罵人也好,喜歡也好,未來30年是變化遠遠超過大家想像。

大家現在說實體經濟不好,其實實體經濟從來就沒有好過。說企業難做,企業從來沒有好做過,只是活下來的人說好做,死掉的人說難做。實體經濟都講由於網路衝擊,其實也只有中國絕大部分的實體經濟,或絕大部分的製造業都在罵網路,在美國、歐洲所有做得不好的企業都在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怎麼就沒有擁抱網路,我應該怎麼改變自己?

只有在中國到處在罵是網路害了我們,這也是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下,網路不是替罪羊,也不應該成為替罪羊,大家都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利用網路把這個做得更好。

前兩天我看到線上、線下不公平,需要線上、線下徵稅,其實線上、線下徵稅公不公平是一個偽命題,本質上是大企業和小企業,我從來還沒有看到一家線上的大企業不繳稅,只要做到一定程度都徵稅。今天不要盯上小企業繳了多少稅,而是小企業有沒有賺錢,有沒有利潤,有沒有活下來。今天不要看網路對你這個產業有多大的衝擊,而是要思考如何運用好網路。

我覺得十年以內會加速五個產業的變革,有人說我是胡說八道,我再胡說八道一下也無所謂。新零售是線上線下的結合,以前講電子商務多麼重要,現在怎麼又不講電子商務多麼重要,純電子商務在未來5年內依舊會高速成長,我們要想10年以後會怎麼樣。

我花很多時間思考一個問題,我創業的時候沒有積累,我爸也沒有錢,也沒有官,也沒有在銀行工作的舅舅,也沒有今天的資源,既沒有積累,也沒有資源,唯一的思考是對未來的判斷,10年以後會怎麼樣,誰對未來的判斷越準確,然後你按照這條路走下去才有贏的可能性。所以我們思考5年內電商會很好,10年以後呢?純電商會很艱難,純線下零售也會很艱難。所以新零售實際上要把線上線下整合思考,要考慮以後的零售,不是思考學會怎麼賣東西,而是學會怎麼服務好你的客戶。

其實在美國的傳統零售做得不錯的,絕大部分都是學會如何去服務好你的客戶,而不是學會賣東西。我們在過去10年以內傳統零售更重要的促銷想的任何方法就是怎麼賣東西。所以從賣東西走向服務別人是巨大的變革。

新製造,未來的製造產業已經不是標準化、規模化,而是個性化和智慧化。以加工標準化、定制化流水線,這要引起高度的重視,我前幾年就在上海講,淮海路、南京路的零售產業一定要面臨零售產業的挑戰。今天廣東的製造業一定會面臨未來新製造的挑戰,也就是個性化、定制化、智慧化成為未來的時候,原來的標準流水線集裝箱一切都會成為麻煩。

大家知道智慧化很重要的一點,以前手機本來就是打電話的,裝上作業系統以後,手機打電話的功能不到20%。假設汽車裝進了作業系統,汽車的交通作用也不到20%。

另外一個新金融,傳統的金融解決的是二八問題,在中國特別明顯,金融機構只要服務好20%的大企業,國有企業、外資企業就行了,80%的小企業,他不需要去管理,做也不一定做得好。而新金融要解決的是八二問題,解決80%的消費者和中小企業,如何能夠解決我們經常討論的小企業拿不到錢。

今天在印度,我們用了螞蟻金服的技術,在短短的一兩年內,現在已經有2億印度人用手機開始開設了銀行帳戶進行支付,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對金融產業的衝擊非常大,創新也非常大,所以新金融會越來越大。

第三個是新技術,核心技術,未來將不會圍繞以PC為主的晶片也好,PC的作業系統和數據庫都會重新顛覆。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們不應該彎道超車,而是換道超車。

彎道超車十超九翻,你要彎道超車的可能性絕對不大,只有在另外道上超車才有可能。根據大數據、行動網路在整個未來的雲端運算、行動作業系統,智慧晶片、人工智慧上,中國是有機會的。但PC領域裡面我認為還是很有難度。

最後是新能源,以前第一次技術革命是煤,第二次技術革命是石油,第三次技術革命主要的能源是數據,社會的變革會越來越大,每一次技術的變革都是就業的變革。前兩天杭州有一個搶劫犯連搶三個超市只搶到了1,800元人民幣(約台幣8,000元)
,最後被抓起來,因為大家都使用微信支付、支付寶,沒有用現金支付。

還有一個乞丐在門口擺了一個QR Code,大家可以掃QR Code捐獻。要飯都開始改變自己的東西,所以不是網路搶去了你的就業,而是你對網路的漠視。當我們都認為科技摧毀就業的時候,其實科技在重新創造無數的就業。

上一次工業革命,1870年在美國的農民佔50%,大家知道100年過去了,現在美國的農民只佔2%。中國房地產產業發展僱傭了成千上萬的農民工,但是最近這兩年,我們以前老是擔心城裡農民工那麼多怎麼辦,房地產沒了農民工去了哪裡?去了快遞。所以解決了社會巨大的問題。深圳發展過程中,每個城市都有民工很多,但這幫人沒有回到農村去,去到了快遞,當然也有回去的。另外很多技術工作、很多白領都沒有了,大家都在講大數據、雲端運算,數據分析師將來是不是有工作?十年以後沒有數據分析師這個職業了。

我在年前跟公司內部,我們啟動了一個專案叫ET專案,我們認為未來的機器會比人越來越聰明,30年以後《時代雜誌》封面本年度最佳CEO是機器人,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它都開始起來。所以如果你的技術不能夠讓這個世界更加普惠、更加公平,如果你公司的技術不能讓社會的經濟能夠更加持久,如果你的技術不能讓人類更加快樂、更加健康,我認為你的技術沒有多大意義。以前我們創業是要靠資源,要有錢,要有關係,未來你要創業是問你有沒有技術,你有沒有數據,你有沒有創新。

王健林跟我打賭,線上多還是線下多,現在打這個賭沒有意義,未來沒有一個企業可以完全脫離網路。所以過去我們說電是高科技,現在誰還說電是高科技,以後沒有人說網路是高科技,這是基礎設施。與其你今天還在罵這個東西,還不如趕緊去擁抱,讓你的員工多花點時間在這。未來30年,我覺得世界不屬於網路公司,而是屬於那些用好網路的公司。

過去可能是BAT,BAT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技術、資源、能力、人才普惠化,BAT會越來越小,只有把自己的技術變成一種普惠的技術才有可能起來。所以我還是想未來30年,不是網路公司的時代,而是用好網路公司的時代。網路不是一種形態的改變,而是一種思想的深化。未來你服務的客戶絕大部分都在網上,今天網上80%的消費者都是80後,再過幾年90後、00後基本上都是在網上,現在大部分的人還在線下,50歲以上的人,有一個領導以前跟我講從來不上網,從來不購物,我說這不是什麼時髦的事情,不是什麼時尚的事情。就像我們以前講只有貧下中農才可以當黨支部書記一樣,沒有什麼值得驕傲,我們必須學習。

再過20年、30年,我們面對的所有客戶,他們出生下來就是網路,所以大家準備好。在我們公司三四年來提到最多的兩句話,第一是一切業務數據化,第二是一切數據業務化,所有的業務如果不是數據的話就別做了,所有的數據必須變成業務,所有的業務必須數據化。正因為你只有這樣才能迎接這個時代,

我們儘管走得比較前面,但是我們比任何一家公司都擔驚受怕,如履薄冰,你必須要有獨立的思考,必須強迫自己改變昨天的成功模式。所以未來的企業家是開放的胸懷,必須是利他的精神、責任感和全球化的眼光。

現在中國全球化和國際化也搞糊塗了,國際化是一種能力,全球化是一種格局,國際化不是在國外開兩個工廠,你會講幾句英文就有國際化視野,國際化是一種能力,全球化是一種格局。全球化你要為當地創造價值,你到當地去不是因為他有便宜勞動力,不是因為當地有便宜的資源,而是你去當地創造獨特的價值,使當地創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和稅收,只有這樣的企業才稱之為全球化的企業。所以未來希望大家高度關注未來的30年,高度關注那些低於30年的公司,高度關注30歲以下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將成為未來30年整個社會進步的象徵。

最後講講人工智慧,我自己作為學者,我有不同的看法,允許我有不同的看法。去年IT領袖峰會,我晚上參加了研討會,大家把AlphaGo說得天花亂墜,很恐怖的樣子。我個人覺得So TM what?

機器比人跑得快大家都承認吧,機器比人聰明,我們人類聰明無非幾個,這個哥們背書水平特別高,過目不忘,電腦比你厲害多了,這個人算術算得很快,電腦不知道多快,而且還沒有情緒。下圍棋本來的樂趣就是對方下一把臭棋,結果機器不會下臭棋,那還有什麼事情呢?圍棋打敗了人只是侮辱了一下人而已,機器要做的是人類做不到的事情,這才叫本事。

我個人認為我們另外一種方向應該思考機器要有自己的思考,機器要有自己的方法。汽車也是機器,但汽車如果仿造人兩條腿走路的話?未來20年、30年要思考的是怎麼用機器固定的智慧,

我在美國這個產業也看了很久,很多學者專家,大腦神經外科專家都進入了人工智慧,我覺得這個有點懸乎,我們人類對自己大腦的認識都不到3%,我們讓機器去學3% 。

我覺得機器比人做得好的事情,機器做得好只會讓人越來越沮喪,我們要讓機器做人做不好的事情,人創造不了的事情,這是我認為在智慧機器人上前景還是有很多的。過去20年,過去人類100年,我們把人變成了機器,未來100年我們將會把機器變成人,而這個人跟我們想像的人是不一樣的。

外星人不是人,人太自大了,覺得外星人長得跟我們一樣,瞎扯。如果我們多花點時間在機器智慧上,讓機器成為人最好的夥伴,而不是人最大的對手,只有這樣人類有責任和擔當讓機器成為人的合夥人,成為人的合作夥伴,而不是讓機器來取代,我今天的位置是15年​​前的努力才有的,我們今天的努力可能會影響到10年、20年以後的自己,社會也是這樣發展。

21世紀最大的能力成為核心能力就是服務別人的能力,IT時代一切以強化自己為主,而DT(Data Technology)時代是強化別人、賦能別人、讓別人越來越強大,這是DT時代。我大概三四年前講DT時代,前兩天美國人說你怎麼那麼聰明知道DT,他們以為DT是川普,我說的DT時代不是川普時代。

戰略要考慮兩個方面,一個是考慮自己,一個是考慮別人,如果只考慮自己不是好戰略,很多人說阿里巴巴怎麼不做物流快遞,其實物流快遞我們在做,但菜鳥只有2,000號人。你想如果我們要去招聘100萬的快遞人員,我們公司的管理可能就垮下來了,把別人的飯碗都砸了,你說我們這些人幹嘛?你覺得聘請幾個快遞人員管理真正有獨特的技術嗎?不是獨特的技術,這

些獨特的服務技能應該留給別人幹。如果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你做成的那一天也是滅亡的那一天。所以大家做戰略的時候要準備好做不成功怎麼辦,做不成功又怎麼辦,這些大家都要思考一下。

未來30年已經不是力量的競爭,不是肌肉的競爭,甚至不是知識的競爭,而是服務別人能力的競爭,而是體驗的競爭,所以女人在未來的30年將會蓬勃起來。以前我們是肌肉競爭,後來是知識競爭,現在是體驗競爭,是感受競爭,你只有照顧別人越多,因為男人和女人還是有差別的,男人關心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權力、自己的升職、加薪,女士還要考慮孩子、老公、丈母娘,還要把工作做好,其實阿里巴巴比較得意,我們47%的員工是女性,所以才會讓我們的體驗做得相對好一點,全男人就完蛋了。

還有一個問題關於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之爭,首先什麼是實體經濟?現在中國亂了套了,實體經濟有兩個重要組成部分,一個生產製造,一個流通。全世界也只有中國把網路經濟稱之為虛擬經濟,大家知道虛擬經濟真正的主要主體是什麼?是銀行,是金融界,中國不敢罵銀行金融界,因為你一罵就貸款貸不到了,所以都罵網路。虛擬經濟的主體是金融界,另外一點網路經濟不是虛擬經濟,它是虛實結合的經濟,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網路經濟持久地發展。

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本來就不應該是對立的,實體經濟難,全世界都難,虛擬經濟強,其實虛擬經濟中垃圾也很多,實體經濟中的垃圾不能淘汰,我覺得該淘汰的就應該淘汰,不能為了保護那些快死掉的,一個很大的實體經濟,如果在過去二三十年居然沒有把握網路,把握未來的時代,把握市場的變革,該死的就讓他死,如果不死,將來死的大企業還多,一方面要轉型升級,一方面對落後企業的保護。

網路經濟也活得不好,除了BAT以外,有哪幾家企業利潤很好? BAT為什麼利潤好?不僅僅是因為專注,而是每家企業都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核心的技術,騰訊的技術、百度的技術、阿里的技術,技術才是未來真正的紅利。如果你沒有獨立的技術,靠規模,靠低成本,不管你是網路還是實體經濟都會倒掉。今天去思考一下,倒下去的實體經濟,中國的實體經濟好的也不少,實體經濟中做得好的非常多,做得不好的也一大批,網路經濟也一樣。所以我們不能怪一個產業,只能怪自己。所以缺乏技術含量的企業未來是不可能有利潤的,沒有利潤的企業是不可能冒險,你不冒險是不可能做出戰略,你不冒風險不可能起來。

由於各種產業的變化,監管也會變,小型企業創新是靠產品,中型企業創新靠技術,大型企業創新靠制度,一個國家,整個國家的發展必須考慮制度的變革,任何創新最後都必須是監管的創新,必須是製度的創新。

前兩年我去了世界籃球協會,那個人跟我講了一件挺逗的事情,最開始是一個筐,球扔進去以後,馬上要有人搬梯子往那一放,然後把球拿下來。然後過了很多年說把那個筐的底給剪了不就行了嘛。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創新,創新沒那麼複雜,但是把底剪掉,花了十幾年,然後形成製度就更長時間了。任何創新背後付出的代價都很多。

1865年英國曾經出過一個很有意思的法案叫做機動車法案,後來稱之為紅旗法案,就是1865年英國的汽車出來了,所有上街砸汽車的都是馬車夫,因為那時候馬車夫是白領工人,汽車出來那還了得。最後通過一個機動車法案,這有很重要的一條是汽車不許開得比馬車開,那時候汽車的速度是6.4公里/小時,跟人走路差不多,目的是保護馬車夫的利益,活活一個汽車產業被這個法案給拖了下來。結果美國成為了車輪上的國家。今天的中國,今天的世界有多少紅旗法案在製定中或在醞釀之中,而且會越來越多。人算不如天算,天算就是雲端運算。監管要從人算變成計算,要更加科學,要更加著眼未來。

教育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人工智慧出現以後,教育的方法,你要跟機器比誰算得快,誰算得準,我們讓孩子們背,我以前數學其實還不錯的,但是上學時學的至今沒有用過。我們未來的教育一定要重新思考,重新思考我們的教育,以前是搞定年輕人就可以搞定老年人,未來不是知識的競爭,是智慧的競爭,是體驗的競爭,智慧的競爭,我們一定要想明白讓孩子們去學習音樂、體育運動、美術,音樂讓人有智慧,通靈,體育運動讓人有團隊精神,懂得什麼是團隊合作,我們必須讓孩子畫畫,學會他們的想像力,我們必須讓孩子懂得很多在知識以外的事情,教育的重點未來不將是知識的傳授,教育的重點將會是想像力和創造力及團隊精神。

我自己覺得我們國家的教育體系在未來30年將會受到巨大的衝擊。現在教育的方法、教育的體系訓練的是工業時代,所以教和育又是兩回事,教是知識,育培養的是文化。所以我希望大家多去思考我們國家在教育改革上面對未來的大數據、雲端運算時代,改革開放最大的紅利就是知識就是力量,鄧小平恢復高考,讓有知識的人先富起來,這是很關鍵的。所以未來的30年,什麼是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時代所需要的,我們今天就給孩子們進行重新培養。學和習也是兩個概念,學校裡學的是知識,習是不斷地犯錯誤,是想像力,是文化。

最後探討一個有爭議的話題,人看上去營養不良的,就像我這樣的,當初稱之為東亞病夫。但是人到今天為止,我們思考過沒有,如果你的知識結構不良,你的智慧不良,你整個文化體係不良,其實是很可怕的。這才是我稱之為網絡病夫,我們這個國家網上的人越來越多,但是體現的網絡病夫越來越多,網絡暴力,不懂裝懂,水軍氾濫。如果我們不對這些重新補充營養,有很多重要的企業,很多重要的崗位,如果你能夠把這張圖畫出來,非洲難民是營養不良,如果你把這個人的知識文化營養不良的話,你會發現我們這個國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現在的網絡暴力已經變成這個狀態,但是在迎接走向未來的時候,我們該做些什麼,網絡公司該做些什麼,教育體系該做什麼,人類的價值觀體系該做什麼?這是我想思考的,也是帶給大家的話題。

未來20年,網絡會把很多問題公開化、擴大化,也把我們這個民族在過去幾十年下來,知識文化不平衡所造成的缺陷會越來越多。

時間到了,謝謝大家。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