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手機成為明星商品的集體情緒

2006.06.15 by
數位時代
讓手機成為明星商品的集體情緒
過去「寂寞」用來形容心理狀態,但是從一九八○年代開始,社會學者何傑特(Hojat)、賽德勒(Sadler)等深入研究,認為寂寞和社會孤立不同...

過去「寂寞」用來形容心理狀態,但是從一九八○年代開始,社會學者何傑特(Hojat)、賽德勒(Sadler)等深入研究,認為寂寞和社會孤立不同:寂寞是當個人意識到自我世界的「關係網路」破裂時,所經歷的一種深刻感覺。
為了彌補這種「網路破裂」的深刻感覺,無數消費產品前仆後繼進入這一塊市場。美國作家凡斯.海夫納(Vance Havner)指出,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美國擁有這麼多的娛樂,卻有這麼多寂寞的人。一直到貼身的手機出現之後,這個「關係網路」的隙縫正幾近消弭。

**手機讓使用者不再孤獨

**在手機出現之前,現代人已經開始消費寂寞,例如頂客族把「寵物」當自己小孩,養出一年上百億商機;還有全球數億的網路族夜夜上線,連成每年以兩位數字不斷成長的虛擬網路。 隨著手機不斷增加網路和影音功能,手機的花樣愈來愈多,從黑白手機的簡訊、語音時代,快速轉進到GPRS上網、電動玩具到Java多媒體影音交友,編輯個人照片、留言、寫日記外,甚至也開始設有人氣排行榜、徵友啟事等功能,總之過去網路有的,現在手機也都有,且隨著3G加入,影像也更加豐富。
以語音交友為例,未來可省卻電腦上網的麻煩,「機友」們只需手機直撥簡碼,就能設定通話對象的條件,由系統自動配對,在空中隨機與陌生人配對聊天。愈來愈多應用也讓手機交友服務年年成長,成為「圖鈴下載」之外最受歡迎的項目,機友族群已隱然成形。

**其實男性比女性容易寂寞

**
但「手機交友」會是排解寂寞的「殺手級應用」嗎?電信營運商的企圖心當然不只於此,營運商早期就提供新聞要聞、體育精華、音樂節目和色情節目的內容,現在希望提供更多行動電視功能,伏得風(Vodafone)於二○○四年十一月與二十一世紀福斯公司(Twentieth Century Fox)聯手,在十幾個歐洲國家以及日本,透過3G播送根據電視劇(24)專門製作的一分鐘「手機連續劇」,(芝加哥論壇報)還特別稱之為最強的「寂寞殺手」。
到底什麼樣的應用會是「寂寞殺手」,答案可能要回到「寂寞」的本身,到底哪一個市場族群的人最「寂寞」?
一般人總以為老年人比較寂寞,但是根據二○○五年英國(臨床護理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的研究,發現以四十到四十九歲對寂寞的感受最為強烈;而十八、十九歲的青少年跟五十歲的人,覺得寂寞的比例反而最少。
這項調查也發現,三成五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很寂寞,其中人們過了二十歲以後,寂寞感覺逐漸升高,並且在四十到四十九歲之間達到最高峰,五十歲以後寂寞的感覺反而沒那麼強烈。另外,讓人訝異的是,和男性相比,女性比較不會感到寂寞,研究人員認為男性比女性容易「寂寞」,是因為有宗教信仰的女性比較多。

**單身者用手機排解寂寞

**
學者賽德勒(Sadler)指出,寂寞的來源,一種是需求(needs)的,一種是認知(cognitive)上的寂寞。顯然,這種四十到四十九歲的青壯年男性是屬於認知上的寂寞,因為他們的朋友、同事環繞,不像老人家親友逐漸疏離的需求型寂寞,賽德勒認為中年男性的寂寞是缺乏「令人滿意的社會關係」所產生的心理困擾。
「人到中年,開始會感到有些夢想永遠不可能實現,」學者進一步分析,再加上不容易找到願意傾聽自己夢想的對象,因此常常會感到一種獨特的孤寂感。
一名台灣千億大廠的創辦人就感性地說,以前身上最可以表現品味、自我對話的物件,除了領帶之外,再則就是手錶,最多是眼鏡,但是現在有了手機之後,才是一個可以真正隨時「對話」的工具。
從這個角度來看,認知型的孤獨,將會是手機極大潛力的市場,包括了目前客製化的行動秘書、專用的顧問服務,未來很可能是穩定的高附加價值數據服務市場。
不過,目前手機應用服務主要客群,還是來自青少年的需求型寂寞,業者分析,主要是青少年接受新事務快速,六、七年級已進入隨身、即時的虛擬交友時代。舉台灣為例,網路與手機普及性名列全球前十名,加上十五歲以上單身人口,在十年間增加了一百萬人,這股壯大的單身勢力,將是手機成為「寂寞產業」的先鋒部隊。
以二○○五年台灣行動電話業務量一千億元的規模,其中數據服務占四至六%來推算,在四十至六十億元台幣的貢獻中,業者推估手機交友服務,至少創造了十至二十億元的進帳。隨著手機搜尋功能成熟,「機友」族群的形成愈來愈明顯。當現代社會愈來愈富裕卻愈來愈孤寂時,手機儼然成為其中重要的救贖之道。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